我党是怎样获悉国民党“划江而治”企图的

中国儿童资源网

我党是怎样获悉国民党“划江而治”企图的

   南京解放前夕,城内有一个直接受中共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领导的军政情报组,该组组长是史永,当时化名“刘先生”,公开身份是国民党中央研究院的职员。组员有卢则文的苏漱真等。卢和苏为夫妇。卢曾是蒋介石亲任团长的国民党军官中央训练团的教官,与蒋介石及其儿子蒋经国多有接触,当时的身份是蒋经国聘请、蒋介石签发委任状的少将高级参谋和设计委员。苏的身份是小学教师。后来,因为卢则文的特殊身份,党组织又派李冰玉(化名丁宁,周恩来同志的机要秘书)、庄佩琳来到他家,从事情报、信息和电台等工作。

    1949年4月初,中共代表团和国民党政府代表团正在北平进行和平谈判,卢则文突然接到奉化溪口来电,说蒋介石的亲信王东原中将要来南京同卢等人面谈要事,卢当即向组长史永汇报。大家都认为,这次会见非同寻常,很可能同我党中央最近要了解的国民党当局的政治内幕有关,于是就周密地计划起来。

    当时卢则文住在蒋经国分配给他的玄武湖内环洲33号,李冰玉、庄佩林也住在这里,电台也设在这里。当然不能在家里接待五东原,卢就选择了玄武湖内湖边的“又一村”小饭馆作为会晤地点。

    那天上午,王东原由两人陪同来到了“又一村”。他选择楼上会晤并打招呼不让任何外人进出。王对卢说:“我是团长(指蒋介石)派来。李宗仁(代总统)干不下去了,团长要东山再起,并有意以长江为界,同共产党形成南北分治的局面。此事也同前苏联协商好。”卢则文听了非常吃惊,当即随声附和,以便套出王的全部话来。王东原又说:“我来的目的是团长要中央训练团的同学精诚团结,为此出力。首先是要制造舆论。团长要大家订出一个计划来,由我直接汇报团长。团长满意后,将派人来领导。”王要卢立即执笔起草计划。

    午饭后,卢则文迅速起草拟了一个计划。计划中谈到推举王东原具体抓这件事,然后发动中央训练团在全国各地的毕业学员群起呼吁,等等。卢佯称字迹太潦草,又抄写了一份正稿交给王带回溪口复命,而将草稿收了起来。

    卢则文送走王东原后回到家中,史永早已在等待。卢立即汇报了情况,拿出计划的草稿,并且立即急电党中央,报告了毛主席。

    据蒋经国后来撰文回忆,李宗仁于1949年4月6日才表示了“隔长江而分治”的立场。而我地下党知道国民党的这个阴谋竟比李宗仁还要早。党中央、毛主席知道了这个消息,明白国民党交无和谈诚意,思想上就有了准备,当前苏联后来派人来谈此事时,遭到我党坚决拒绝。和谈破裂后,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当夜便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蒋介石划江而治的美梦遂彻底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