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武器纵横谈

中国儿童资源网

化学武器纵横谈

    化学毒剂的种类。按照毒害作用,化学武器使用的毒剂可分为神经性毒剂、糜烂性毒剂、全身中毒性毒剂、失能性毒剂、窒息性毒剂和刺激性毒剂等。

    神经性毒剂。是破坏神经系统正常功能的毒剂。20世纪30年代,德国法本公司研制成功神经性毒剂,用作杀虫剂,后来供给纳粹分子毒害犹太人。神经性毒剂可以使肌肉痉挛,身体抽搐,肺脏枯萎得象一个干瘪的苹果。身体上沾染一点点毒剂,就有致命的危险,在2小时15分钟内便会死亡。美苏目前生产的“二元”化学装置,里面装着两种无害的物质,爆炸以后,两种物质混和,便形成神经性毒气,可致人于死地。

    糜烂性毒剂。是糜烂皮肤和伤害各部器官的毒剂,能使人的皮肤溃烂,并导致内脏严重损害,如芥子气等。芥子气是一种威力强大的糜烂性毒剂,在温暖的气候下更加可怕。它不易消散,对戴着防毒面具的军队亦有杀伤力。芥子气由碳、氢、硫、氯混合而成,为油状液体,因其气味象芥末而得名。触及芥子气,皮肤会起大水泡,肺部和喉咙会发炎疼痛,能对视力和血液造成永久性伤害。

    全身中毒性毒剂是破坏组织细胞氧化功能,引起全身组织缺氧的毒剂,如氢氰酸、氯化氰等,能使人全身同时发生中毒现象,皮肤红肿,疼痛如割,并不断抽搐,严重者会迅速死亡。氢氰酸被人吸入体内后,会阻止血液的基本分子再形成。它能在15分钟内致人死亡,但在空气中消散得很快。

    失能性毒剂。是造成思维和运动功能障碍,使人员暂时失去战斗力的毒剂。它能在一定时间内,使一个正常人的神经失常或陷入昏睡状态。

    窒息性毒剂。是伤害呼吸器官的毒剂。它能给人的肺部带来很大伤害,造成肺水肿,使人窒息。

    刺激性毒剂。是严重刺激眼睛和上呼吸道的毒剂,能刺激呼吸系统和视觉系统,使人不停地打喷嚏和流泪,失去正常反应能力。

    美国的不光彩纪录。美国因使用化学武器方面留下了不光彩的纪录。在 60年代的越战中,美军在越南撒下的一种特殊剂,使一大段交通线变成了一片泥浆地。在美国使用的毁坏丛林的化学药物中,后果最严重的要算橙色剂了。它使植物因疯狂般迅速生长而自我毁灭。杂草长成了灌木,累累的“硕果”压弯了树枝,在臭气熏天的丛林中腐烂。在喷洒最频繁的时期,西贡儿 童医院的医生发现,患脊柱裂和裂腮的婴儿增加了两倍。到喷洒活动停止时,估计已在越南喷洒了240磅的二恶英。而在饮用水中加入几盎司的二恶英就足以使纽约的全部居民中毒。然而,喷洒的药物并不仅仅是对越南人发生了作用。越战后,不断有前越战美军死于橙色剂造成的疾病。那些即使看来似乎没有受伤的幸存者,也声称深受其害:由于他们曾暴露于落叶剂中,他们的孩子中有4万多个有严重的先天性缺陷。

    第三世界的化学武器。在60和70年代,人们担心欧洲北约组织和华沙条约国之间发生冲突时可能会使用化学武器。当时的普遍看法是,只有在那些和前苏联接壤的西欧国家才有必要建立化学武器的研制基地并部署广大的化学部队。但到了80年代,特别是两伊战争之后,事实证明真正会发生化学武器战争的倒是那些科学并不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

    中东、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以色列这些冲突中的国家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化学攻击能力,而利比亚在这方面的发展更令人瞩目。在亚洲,有的国家不仅拥有庞大的化学武器库,而且还推销这类武器和技术,将生产化学毒剂的能力扩散到其他国家。在非洲,据说索马里和苏丹已经同利比亚接触要求获得化学武器。

    化学武器的防御。化学武器的杀伤力是可怕的。然而真正要发挥作用却取决于不少因素,譬如风向、湿度、施放形式、攻击方式等。其中,关键在是否能搞突然袭击。受攻击的部队有无精神和物质准备决定其自身的命运。如果有所准备,其损失小于2%;倘若毫无准备,损失甚至超过95%。对付化学武器最行之有效的手段是搞化学预警。倘若一台探测系统能为部队赢得哪怕是很短暂的一点时间,那么它的价值就是无法估量的。毒剂报警器一般可分为点测毒剂报警器和遥测毒剂报警器两大类。前者监测所在点的大气中的毒剂,后者监测报警器所在点至一定距离或一定地域内的毒气。点测毒剂报警器有离子化报警器、光化学报警器、电化学报警器和酶法毒剂报警器;遥测毒剂报警器有遥感及有线遥测毒剂报警器。

    关于禁止化学武器。1925年,在日内瓦订立了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议定书。议定书主要内容包括:(一)禁止在战争中使用任何毒气作为武器;(二)禁止使用细菌这类的生物武器。但是,这项议定书并没有对使用化学武器起到约束作用,这是因为:(一)它只禁止使用化学武器,而对实验、生产、买卖、储存等方面未加限制;(二)它仅禁止把化学武器作为杀害敌人的手段,而没有禁止把化学武器作为对敌人进行报复的手段;(三)从法理上讲,它只禁止在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而没有禁止在尚未发展到战争程度的武装冲突中使用。

    1989年1月7日至11日,149个国家的外交部长或高级官员在巴黎举行禁止化学武器会议,重申了1925年日内瓦禁止使用化学武器议定书,并扩大到禁止制造和储存化学武器,会议通过一项《最后宣言》,与会国保证不使用化学武器,并且谴责使用这类武器,要求早日缔结一项全面禁止化学武器的国际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