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系统的法医学专著--《洗冤集录》

中国儿童资源网

第一部系统的法医学专著--《洗冤集录》

    世界上第一部系统的法医学专著,出在中国。这就是南宋著名的法医学家宋慈撰写的《洗冤集录》。

    宋慈曾做过多年的刑狱官,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不管什么样的疑难案子,只要一经他手,保管水落石出。他一生办过多少案子,为多少人伸了冤,使多少罪犯受到应得的惩罚,谁也说不清,但他巧破疑案的神奇故事,却在人们当中广为流传。

    那是宋慈调任广东刑狱不久的一天,宋慈刚到衙门,一位衙役就匆匆来到他的面前,禀(bǐng)告说:“启禀大人,至仁巷仇善人的丫环兰香的住房昨夜突然起火,兰香被烧死。她的兄长说她死得不明,大清早便击鼓鸣冤。请大人前往勘验。”

    宋慈一听,当即吩咐衙役:“传话下去,立刻前往至仁巷!”

    一行人刚到至仁巷口,仇善人便迎了出来,满脸堆笑对宋慈说:“小的该死,有劳大人。其实,也没什么,都是兰香自己不小心,弄起了火,害了她自己,也害了我。我那好好的一间房了,就这么没了。”

    在旁的兰香哥一听这话,气得浑身哆嗦,他大声驳斥道:“我妹妹做事从来小心谨慎,怎么会自己弄失了火,分明是你们害处了她!请大人给我们做主啊!”

    “你别血口喷人!”仇善人恼羞成怒,吼道,“如果一会儿大人勘验的结果是兰香自己不小心烧死的,我还要告你诬陷罪呢!”

    “别吵了!”宋慈厉声说,“若是有人蓄意谋害了兰香,我绝不会放过罪犯;假如兰香自己弄起了火烧死了,我也会给仇善人洗清冤枉。”

    听了宋慈的话,兰香的哥哥狠狠地瞪了仇善人一眼,而仇善人的嘴角则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冷笑。

    争吵的功夫,一行人便来到了起火的现场。兰香的尸体已被抬出废墟,停放在院子里。宋慈走到近旁,开始察验。尸体大部分已经烧焦,四肢蜷缩,颈部等没有烧焦的地方起着水疱,口腔、鼻腔干干净净。察看完尸体,宋慈又到火灾现场仔细检查起来。奇怪的是,屋里既无火炉、火盆,又没有堆放柴草的痕迹,这火是怎样着起来的呢?宋慈用一根木棍慢慢地拨弄着灰烬。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发现灰烬里有几颗散落的玉质串珠。宋慈悄悄地拾起玉珠,暗地里询问了仇善人的邻居,认定是仇善人常玩的玉串。至此,宋慈心里有了底,但却什么话也没说。

    仇善人见宋慈检查了半天,还不言声,以为他没看出什么破绽,便很得意地对乡邻们说:“我仇善人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怎么会干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呢!兰香的哥哥肯定是误会了。”

    仇善人刚说完,宋慈接着说:“兰香是不小心失火烧死的,还是被人谋害致死,我不先下结论,咱们不妨做个实验。”

    宋慈的话音一落,观看的人群骚动了。“做实验?这怎么能做实验,难道死一个还嫌少?”有的人吓得赶紧朝门口退去。见此情形,宋慈笑了,他对众人说:大家不必紧张,我怎么会拿人做实验呢!”说完,便转过头来吩咐衙役说:“买两头活猪抬到这里,我有用。”

    “噢!原来是用猪做实验!”在场的邻居们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们又不明白:“这实验怎么个做法呢?”

    猪抬来了。宋慈对衙役命令道:“把一头杀死,停放两个时辰;另一头捆绑住四脚,放那儿待用。”

    人们瞪大眼睛,不知宋慈在搞什么名堂。待猪杀死、绑好后,就听宋慈又告诉衙役:“再去找些干柴来!”

    一切准备妥当了,宋慈高声对众人说:“大家都看好了,用不了多久,事情就会见分晓!”

    接着,宋慈便命令衙役把柴堆点着,并将两口猪同时扔进火里。只见活猪吱吱乱叫,拼命挣扎,而死猪无声无息,任凭火烧火燎。不多一会儿,活猪被烧死了。宋慈让人熄了火,把两口猪抬了出来。

    又稍待了一阵,宋慈对众人说:“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实验的结果。大家瞧,这头活活被烧死的猪,口腔、鼻腔都有炭灰,而那头死猪却没有;另外,两猪的腋部都有泡(疱),但活猪的泡为气泡,死猪的泡为水疱……”

    有人不大相信,便走上前来查看,结果发现,宋大人说得一点不差。

    宋慈接着说:“本官今日所做之事,绝非儿戏,实为区分活人烧死与死后焚尸之法。现在本官敢断言:兰香是先被人害死而后纵火焚尸以图灭迹的!”

    宋慈的话像一颗炸弹,在众人中炸开了。人们议论纷纷:“是哪个禽兽害死了兰香!”“这个狗东西,真该千刀万剐!”仇善人呢,他也在假惺惺地说:“兰香是个老实孩子,有谁跟她过不去呢?我真不相信这是真的!”

    “你不相信?”宋慈接过仇善人的话头,反问道。

    听宋慈问他,仇善人心头一惊,忙点头哈腰地说:“哪里哪里!大人明鉴,小人佩服至极。只是小人和贱内天天吃斋念佛,不相信竟有人会来害我们!真是罪过啊,罪过!”

    宋慈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好一个仇善人,你可认得此物?”宋慈说着,把玉珠拿了出来。

    仇善人一见玉珠,顿时瘫在了地上,磕头告饶说:“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请大人饶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宋慈喝令衙役把仇善人捆绑起来,并对他说:“你真是个披着人皮的豺狼,还不快从实招来。”

    仇善人自知抵赖也没什么用处,便当着众人交待了他的罪行。

    原来,仇善人早就垂涎兰香的美貌,只是没有机会下手。这一天晚上,他见劳累了一天的兰香早早熄灯睡觉了,便闯进兰香的住室,想强暴兰香。谁料,兰香发觉了他的阴谋,挣扎着想大喊,他便掐死了兰香。为了防人察觉,他又放了一把火,企图焚尸灭迹。没想到,兰香反抗时抓散的念珠成了他的罪证,更没想到宋慈竟能分辨出是生人活活被烧死,还是人死后被焚尸。

    众人见宋慈不慌不忙地就破了这个疑案,佩服得不行,都说:“这宋大人真神!”兰香的哥哥更是感激,他流着泪说:“虽然我的妹妹被仇善人这个狗东西害死了,但有您给她伸冤,她在九泉之下也会瞑目了!”

    事后,宋慈巧破焚尸案的消息,迅速地在广东地界传开了。消息传到王家村少年王仁的耳中,王仁心里翻腾开了:祖父两年前不幸冤死,何不请宋大人来给自己报仇雪恨。主意打定,他便直奔宋慈的府上,状告村里的王财主害死了他的祖父。

    王仁对宋慈哭诉道:“我父母早死,仅剩下我一人跟祖父相依为命。幸运的是,家中还有祖传良田10多亩。靠着这些田地,我们祖孙俩的生活还算过得下去。谁知,两年前的一天,灾祸却降临到了我们的头上。那一天,王财主提着一瓶酒,拿着一只鸡,来到了我们家,说我祖父人缘好,要来跟我祖父喝两杯。我祖父知道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就婉言谢绝说: ‘近来我头不大舒服,不能喝酒,你的好意我领了,等改日再说吧!’我祖父的话刚说完,王财主就露出了凶相,他不阴不阳地说:‘我告诉你,老王头,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实说吧!我今儿个来,并不是想跟你套近乎,我是想买你那十几亩地。’我祖父一听,忙回绝说:‘这怎么行?我们祖孙俩就靠它生活呢!’

    “王财主见我祖父不想卖地,就又威胁说:‘老王头,你想好啊!你要是痛痛快快地卖,还能得点银子;你要是不卖,恐怕到头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祖父没理他的那一套,把王财主轰了出去。

    “转眼间开始麦收了。我们家那十几亩地的麦子长得特别好。我祖父着看那丰收在望的麦子,心里头甭提有多高兴了,夜里常常笑醒。哪知,还没等我们去收割,那王财主就带着家丁到我们的麦地里割起了麦子。我祖父闻讯赶去,王财主竟大言不惭地说他两个月前就买了我们的麦田。祖父据理反驳,王财主便和家丁把我祖父打倒在地。可怜他老人家这一躺倒,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我见祖父惨死,便哭着跑到官府申冤。可是,当时的提刑李大人带着件(wǔ)作(旧时官府中检验命案死尸的人)来验尸后却说,我祖父是天热中暑而死。王财主得了理,便说我诬陷了他,就把我赶出了王家村,我只好四处流浪!听说大人能为民昭冤,便斗胆跑来,请大人替我祖父报仇!”

    宋慈听了王仁的申诉,拍案而起:“真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如果真有此事,我断饶不了那个王财主!”

    随后,宋慈又安慰了王仁几句,对他说:“今日天色已晚,明天一早,我就去王家村。你祖父果有冤仇,我定会替他报的!”

    第二天,天刚亮不久,宋慈和仵作等人便来到了王家村。宋慈叫来几位村中老人,询问王仁所说的情况是真是假,老人们说:“回大人的话,王仁的话没错,他祖父死得冤呀!”

    宋慈又将地保(村里管事的头儿)唤来,问他说:“王仁祖父的死,你是否知情?”

    “启禀大人,王仁祖父被打,不久便死去,小人是知道的。但后来李大人带仵作来验尸,说是未见伤处,是中暑而亡。我不知谁真谁假!小人说的是实话,不敢有半点隐瞒!”地保作揖说。

    王仁在旁听了这话,跪在地上哭道:“我祖父右胸有很大一块青肿的伤痕,怎么能说是没有伤?苍天作证,我祖父就是叫王财主他们给打死的。”

    当王仁手指苍天,一抬头的功大,他看见了站在宋慈身后的仵作,便大声喊道:“大人,那天就是他给我祖父验伤的。”

    宋慈转头问仵作:“真是这样?”

    “回大人的话,那天的确是小人跟着他大人来验尸的。不过,小人记得很清楚,死者胸部的青紫印痕,是死者活着时候拔火罐留下的痕迹。当时李大人也亲自察验过。小人不敢说谎。”仵作不慌不忙地说。

    宋慈看了看仵作,没再问什么,便转头对捕快头目说:“跟地保去把那王财主叫来!”

    过了一会儿,王财主拄着根文明棍大摇大摆地来了。他一脸媚笑地说:“不知宋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请多包涵!”

    宋慈没接他的茬,正色问道:“王仁状告你打死了他祖父,此事怎么讲?”

    “冤枉啊,宋大人。小人哪里动过他祖父一手指头,分明是他中暑而死。”王财主抵赖说,“当时李大人和仵作是验过尸的。”

    宋慈环顾了一下在场的人,高声说道:“既然双方各执一词,我们只好让事实来说话了。我准备下午开棺验尸!”

    “开棺验尸!”听了这话,人们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人都死了两年了,能验出什么结果?这不是开玩笑吗?”

    仵作和王财主则暗地里发笑:“好你个宋慈,真是自找麻烦。这尸首早就烂了,你还能验出个啥来!”

    宋慈没理会这些人的神情,一一吩咐道:“张捕快,你去准备些凉开水,还有2升酒、5升醋!吴捕快,你到时找片竹席、草垫子,再弄点柴炭来!地保,你给备几把镐锹,还有一把红油伞。”

    在场的人听着宋慈的吩咐,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除了镐头开棺外,其他的东西跟验尸有什么关系。

    听说下午验尸,吃过午饭,王家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来到了王仁祖父的墓地。王财主也来了。他心里想:我才不怕呢!都两年多了,你宋慈就是神仙也没有用!

    坟墓挖开了,棺材盖也掀了起来,一具骸骨呈现在人们的眼前。人们瞪大了眼睛,瞅着宋慈,不知道他怎样验尸。

    只见宋慈从容地命令一位捕快,用干净的凉开水把这具尸骨洗刷了一遍,然后,拿细麻线按次序穿好,再放到竹席上。同时,又让另外几名捕快用镐头、铁锹挖了一个长5尺、宽3尺、深2尺的地窖。地窖挖好后,便把许多柴炭堆放在地窖里,引火点燃。烧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地窖四壁的泥土烧烤得发红了,宋慈便对身边的捕快命令道:“把炭火撤去,快将酒、醋泼到地窖里。”

    炭火撤了,酒和醋泼了进去,地窖里腾起了热浪。人们还没闹清是怎么

    一回事,两个捕快已把尸骨包放到了地窖中,并用草垫子盖好了。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地窖里的热气渐渐散去。宋慈让人掀开草垫子,取出了尸骨。

    打开竹席包,宋慈上前认真察看了一遍,然后把仵作和王财主叫到尸骨前,高声说道:“大家听着,王仁说,他的祖父是右胸受重伤而死。假如真的是这样,尸骨上一定能有所显现。”

    宋慈说着,便从地保手中拿过一把新的红油伞,对着西斜的太阳撑开,遮住尸骨细验起来。当他察看到右胸部位的肋骨时,把捕快头目叫到了跟前,指着一块肋骨说:“你看看,发现了什么没有?”

    捕快头目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吃惊地说:“哎呀!这条肋骨有裂缝,血都渗进去了。这不,暗红色的瘀血斑都显出来了!”

    “对!你说的不错。”宋慈接过捕快的话头说,“很显然,王仁没有说谎,他祖父的右胸曾受过重伤,要不肋骨怎么会裂呢?”

    宋慈说完,便对仵作厉声喝道:“还不从实招来,你收了王财主多少银子,干出这种昧良心的勾当?”

    仵作一听,忙跪在地上,一边打着自己的嘴巴子,一边求饶:“小人该死,求大人饶命,再也不敢做这昧良心的事了!”

    这边,王财主早就瘫在了地上。

    宋慈神奇的破案手段,让同道们佩服至极,但他们却想不明白,为什么

    一些无头案,到宋慈手里就会真相大白?于是,有人说:“宋慈办案时有神灵相助!”

    听了这话,宋慈笑了笑说:“如果真有神灵的话,也是前人经验的神灵!”

    宋慈说的是实话。早在五代后晋时,和凝等人编过一部《疑狱集》,这部书实际上是一部疑难案例汇编。宋朝以来,又有无名氏的《内恕录》、赵逸斋的《平冤录》、郑克的《折狱龟鉴》、桂万荣的《棠阴比事》等狱案著作出现。宋慈把这些书当作自己的教科书,反复阅读,细心揣摩(chuǎi mó),并结合自己的理刑实践来加以验证,终于使自己成了一名渊博的法医专家,成了一位“神探”。

    宋慈断案的本领虽然很大,但他却不以此为满足。他清楚地认识到,审案的失误,多是由于开始时的差错;检验鉴定的误差,则皆来自经验的不足。因而,他决心汇集前人法医学著作中的精华加以考核修正,并结合自己多年的检验工作经验,编撰一部新型的法医学专著??《洗冤集录》,为同行提供可借鉴的经验,给受冤屈者洗冤报仇,让害人者难逃法网。

    经过几年不懈的努力,《洗冤集录》于公元1247年著成了。该书一问世,便引起了轰动。当朝皇帝理宗看后,备加推崇,立刻降旨颁行。一时间,几乎所有刑宫的案头之上,都有这部书。

    《洗冤集录》分5卷,共53项,包括了现场检查、尸体现象,尸体检查以及各种死伤的鉴别等法医学的主要内容,同时,还涉及了广泛的生理、解剖、病因、病理、诊断、治疗、药物、内科、外科、妇科、儿科、骨伤急救等方面的医学知识。该书一出,便不胫而走,而且直到明清时代还盛行不衰。

    后来,《洗冤集录》又传到朝鲜,日本,以及英、法等国,受到国外的法医学界人士的好评,他们盛赞该书为当时世界最古而且最好的法医学名著。这话是很公允的。因为在国外,直到1602年,才由意大利人佛图纳图?菲德利写出第一部法医学专著,这宋慈的《洗冤集录》晚了350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