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家惨遭变故,保姆拯救一个家

中国儿童资源网

雇主家惨遭变故,保姆拯救一个家

  女主人带3岁的女儿外出,不小心把孩子丢了。思女心切的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丈夫也离家出走了。保姆偶然探听到小主人的走失是一群人贩子所为后,做出了惊人举动:“卧底”人贩子内部,探寻小主人下落……

  雇主家惨遭变故

  现年17岁的彭小青出生于重庆市綦江县赶水镇。2012年7月,她考上了綦江县一中,然而,父亲突然患病住进了医院,昂贵的医疗费用,迫使地放弃了学业,跟着村里人一起前往广州打工。

  彭小青应聘到一户人家做保姆,包吃包住月薪1000元。这户人家的男主人是公司的部门经理,叫李宏,女主人是中学教师,叫闵芳,他们有个2岁多的女儿,小名晨晨。彭小青手脚麻利,闵芳很喜欢她。在得知彭小青辍学的事情后,闵芳还鼓励她不要放弃学习,并找来高中教材让她在家里自学。

  一个多月后,彭小青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说爸爸病情恶化,再次进了医院,需要一万多块医疗费。闵芳看出了彭小青有心事,询问下得知缘由,于是和丈夫商量后,把一沓钱递给了彭小青:“小青,我和李哥提前把你一年的工资支付了,另外再给你加1000块奖金,你先寄回家给你爸爸看病。”

  彭小青泪流不止。有了这笔钱,彭小青的爸爸得到了及时救治。

  谁也没想到,一场灾难正在逼近李家。2013年7月的一天下午,闵芳带着3岁的晨晨出去玩。几个小时后,彭小青接到闵芳的电话——晨晨走失了!她赶紧出去寻找。李家亲戚朋友一行十多人,寻遍了周边每个角落,都未能找到晨晨。

  众人报了警,依旧未能找到孩子,大家断定:孩子可能被人贩子拐走了。失去女儿的痛让闵芳生不如死,她已经没法上班,整天不停地念叨:“晨晨,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不好……”。

  闵芳被送进了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闵芳住院后,李宏更是心如刀绞,他拜托岳父母和彭小青好好照顾妻子后,请了长假,踏上了外出寻找女儿的路。想起这个家庭曾经的欢声笑语,彭小青心酸不已。她对自己说:“我一定不能忘恩负义,将闵姐抛下!”

  彭小青一边照顾闵芳,一边不断打探晨晨的下落。2013年10月下旬的一天,彭小青的一个老乡叫她去参加老乡会。她带上晨晨的照片,心想,让老乡帮忙留意一下,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老乡们都对人贩子的恶行非常愤慨。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一个老乡说:“我认识个叫刘芳的贵州女人,她身边经常会有不同的孩子,她总说那是老乡的孩子,帮忙照看一下。你们说她会不会是人贩子?”

  彭小青心里一动:“如果这个刘芳真的是人贩子,或许从她身上能够找到晨晨的下落。”她决定找机会接触刘芳,“卧底”到她们的内部。

  接近人贩探消息

  2013年10月底,在老乡的帮助下,彭小青认识了刘芳。数次交往后,彭小青知道刘芳是贵州凯里人。令她诧异的是,来自贫穷山区的刘芳,吃穿住用处处讲究,可她却连固定的工作都没有。

  彭小青乖巧,很快就和刘芳熟识了。彭小青知道刘芳好酒,且喝醉就说个没完。一天,彭小青单独请刘芳吃饭。小青不断地敬酒,刘芳很快就迷糊了,一高兴,竟说出了自己前段时间卖了个孩子挣了一大笔钱的事情。她手机里还存着孩子的照片。

  彭小青哄着刘芳打开了手机,一看,真的是晨晨,孩子应该被卖到湖南株洲的一户没孩子的人家了。

  彭小青留了个心眼,悄悄将这些对话都用手机录了下来,想着将其作为证据交到派出所。但她转念一想,如果报警,其他人贩子会有所提防,那样会给找回晨晨带来麻烦。彭小青脑子里突然钻出一个大胆想法:“我还是先将晨晨找回来再报案!”

  2013年11月10日,彭小青乘上了前往湖南株洲的火车。可在那么大一个地方寻找一个孩子,无疑犹如大海捞针。彭小青早就想好了,去了那边就走街串巷拾荒,一来可以维生,二来接触人的机会将更大。

  保姆拯救一个家

  彭小青尽管能吃苦,但拾荒的辛苦还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垃圾堆里不仅臭气熏天,翻捡时还容易划伤手。短短几天时间,彭小青的双手被垃圾堆里的硬物弄得布满了裂口。伤手只要一沾水,就疼得要命。但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探访晨晨的下落,她还是忍痛坚持了下来。工夫不负有心人。

  2014年4月初,正在株洲下辖的鹿原镇农村寻找时,她突然听到了那熟悉而稚嫩的声音。循声望去,发现一个中年妇女牵在手里的女孩,仿佛正是她寻找了半年之久的晨晨。

  彭小青没有急着冲过去相认,只是忐忑地跟在中年妇女身后仔细观察着。良久,她确定,那就是晨晨!晨晨一路上一点也不听那个女人的话,一直说要找妈妈,中年妇女则不断哄她给她买玩具。

  彭小青不敢轻举妄动,她偷偷尾随那个妇女到了她家门口,记下了地址后,飞奔到公安局报案。

  警察当即立案调查,并迅速与广州警方取得了联系。广州的闵芳也得到了警方的通知。母子连心,得知孩子找到了,闵芳顿时清醒过来,急忙坐上了前往湖南的飞机。2014年5月8日,警方在劝说买方无效的情况下,强行将晨晨解救了出来。

  看到长高了许多的孩子,闵芳颤抖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呆呆地看着孩子,泪水溢满了眼眶。听到孩子稚嫩的声音在喊:“妈妈,妈妈,抱抱晨晨……”泪眼模糊中,闵芳张开双臂,将晨晨紧紧地抱在怀里。

  办好相关手续,闵芳带着孩子和彭小青返回广州。而此时,株洲和广州两地警方顺藤摸瓜联合行动,将人贩子相继抓获归案。回到广州,孩子失而复得,闵芳的病不治而愈,李宏在听说孩子被找到后,也迅速赶回了家。一家人相拥而泣。

  感念于彭小青对这个家的恩情,李宏一家决定把彭小青送到一所职业学校就读,满足她渴望读书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