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的法庭辩论

中国儿童资源网

哑巴的法庭辩论

  给你一个家,用生命守护你长大

  2011年12月中旬的一天,当着派出所、居委会以及几名亲属的面,刘荣华眼含热泪,用颤抖的手,在一份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协议书的内容让他心痛欲裂:1998年刘莹被刘荣华抱养至今近14年,现刘莹回四川与亲生母亲一起生活,刘莹母亲高玲付给刘荣华3万元……当天回到家,刘荣华将这份在他看来无比耻辱的协议书贴到了墙上,嚎啕大哭……

  1961年出生的刘荣华是广东惠州市博罗县湖镇人,三姐弟中他排行最小。因先天性聋哑,他读书少,只好四处打些短工。1997年,年迈的父亲考虑到最小的儿子已37岁还未成家,一个人住在一套40多平米的一室一厅老房子,孤苦伶仃,担心他将来老无所依,便张罗物色个小孩儿抱养过来。

  1998年,刘荣华的姐姐打听到在镇上打工的一个四川女人生下一个女儿,因无力抚养想送人,便去把刚刚六个月的女婴抱了回来,取名刘莹。

  渐渐地,女儿一天天长大,不再需要喝奶了,可更多的需求却在增加。刘荣华积蓄微薄,但他千方百计满足女儿。买来的鸡蛋他舍不得吃一口,全部给女儿做蛋羹。女儿偶尔生病,他更是担心着急不已,为了哄哭闹的女儿,他甚至整夜不睡,抱着女儿在地上晃来晃去。女儿开始牙牙学语了,他自己不会说话,就每天带女儿跟邻居家小朋友一起玩耍,让女儿学说话。说来也怪,刘莹学会说的第一个词,竟然是爸爸。

  虽然刘荣华听不见,但他从女儿的口型看懂了,她是叫的“爸爸”,那一刻,他喜极而泣。起初,刘荣华特别担心刘莹的母亲来要回女儿,后来,听说她已经回了四川老家,才放下心来。

  刘莹三岁时,刘荣华把她送进镇里的幼儿园,他又开始出去打短工。2003年,一位亲戚给刘荣华介绍了一个陆丰县的离异女人,两人见面后彼此都很满意,但对方提出要刘荣华放弃女儿,跟她去陆丰生活,刘荣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2011年,刘莹升入初中,此时的她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人见人夸的美少女,刘荣华无比欣慰。然而,烦恼也随之而来,发育中的刘莹知道害羞了,可是家里简陋的空间实在太小,换衣服难免有被父亲撞见的时候,父女俩都很尴尬。

  刘荣华心里很惭愧,发誓要把女儿培养成才,让女儿将来过上好日子。女儿“飞”走了,哑巴老父天塌了

  刘荣华拼命挣钱。除了在一家建筑工地搬砖,又找了一份晚上给一个货场做清扫的活。他早上5点多就要起床,做饭,叫女儿起床。吃完饭,看着女儿背着书包去上学,他再去建筑工地搬砖,直到下午6点,中午只有一个小时吃饭和休息时间。下班后回家做晚饭,匆匆吃了一口就要去货场清扫,偌大的货场只有他跟另一人清扫,做完需要将近三个小时,他回到家已是10点多钟,筋疲力尽倒头就睡。这样的拼命下,他每月能赚到将近1500元左右,除去父女俩日常开销,他舍不得花一分,几乎全部用在女儿身上。

  2011年5月,刘荣华在建筑工地搬砖时不小心砸伤了脚,在家休息了一个月才好,即使这样,他还是每天拄着根棍子,给女儿做饭。伤好后,工地已完工,货场也雇请了新的清扫工,他失业了。就在刘荣华四处找工作的时候,2011年9月,台商林景找到了他,要他去帮自己的农场修建房屋。

  年近七十的林景是博罗县响水镇人,早年去了台湾,于2003年回到响水镇经商,开办了一家农场。他与妻子洪霞结婚后没有生育,夫妻俩这次要扩大农场规模,听说乡亲刘荣华正赋闲,于是找到了他。

  林景夫妻是一对善良的老人,知道刘荣华一个人辛苦抚养女儿,不仅给刘荣华的工资高,还当即送给他一些吃穿等用品。第二天收工时,林景留刘荣华一起吃饭,还让他把女儿接了过来。一生无子无女的洪霞非常喜欢清秀乖巧的刘莹,得知刘荣华这些年抚养女儿确实是个不小的负担,善良的洪霞便提出:“不如让刘莹就住在我们这里,由我们出钱供养她?”

  刘荣华当即连连摆手,表示拒绝。可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刘莹连续几天放学后就到林家来找爸爸,洪霞都留她吃饭,她喜欢上了与自己那个破烂不堪的家有着天壤之别的林家,还改称林景夫妻为“干爸干妈”。

  这天吃过饭后,刘荣华要带刘莹回家,洪霞再次热心挽留:“就让小姑娘住在这吧,离学校还近一些。”不等父亲回答,刘莹已挣脱刘荣华拉着她的手,说:“我要在这里陪陪干妈,爸爸,你就答应了吧!”刘荣华见女儿热切的眼神,只好妥协, “叮嘱”女儿要懂事,不要乱动人家东西后,失落地走了。

  一个多月后,工程完工了。林景除了给刘荣华结算了工资,还多给了他500元钱。然而,刘荣华的欣喜很快就变成了郁闷:当他准备拉上女儿回家时,刘莹却说想在这陪干妈。刘荣华坚决要她回家,刘莹见父亲气势汹汹,也来了倔脾气,就是不走,父女俩相持不下,刘莹哭了起来。林景和洪霞都说刘荣华不该强迫女儿:“既然她愿意在这里玩儿就让她玩儿嘛,这里有电脑,她可以上网玩游戏,我们也可以辅导她学习,我们帮你抚养她,你也清闲一些,不是很好吗……”

  刘荣华一下子爆发了,手语动作也夸张起来:“她是我的女儿,我从那么小的一个肉疙瘩抱回来,一把屎一把尿养这么大,从来没离开我,现在连家都不肯回了,都怪你们!”

  刘荣华越来越觉得无儿无女的林景夫妻是想把刘莹夺走,便经常跟林景夫妻吵。由于双方沟通有很大障碍,导致刘荣华对林景夫妻的误解越来越深,一在家里想念女儿了,他就到林家吵闹一番,事情终于惊动了居委会和派出所。

  11月底的一天,刘荣华再次上门大声吵嚷,林景夫妻打电话向响水派出所求助。民警赶来后经过询问情况,叫来了居委会一起进行调解。林景夫妻首先表明,他们只是喜欢刘莹这个小姑娘,也是为了帮刘荣华减轻负担,才让刘莹住在自己家里,自己绝没有要抢走刘莹的意图,了解到事情来龙去脉后,居委会和派出所考虑到刘莹已经14岁,首先征询了她的意见。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刘莹的表态竟然是“想找到亲生父母”。对这个人之常情,所有人都能理解。可是,到哪里去找他们呢?

  派出所通过多方查询,得知刘莹的舅舅现在仍在博罗县打工,于是找到了她的舅舅,通过他联系上了刘莹远在四川的母亲高玲。高玲当年只知道孩子被送给了一个女人(刘荣华的姐姐),并不知道女儿是跟着一个聋哑男人生活了这么多年,她表示十分思念亲生骨肉,这些年来自己的生活得到了改善,完全有能力供女儿读书。既然女儿想找到自己,她会尽快赶来。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