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身救大熊

中国儿童资源网

舍身救大熊

  小刘在乡中学读初一,要翻三座大山,于是他只好在学校住宿,逢大礼拜才回家,看望与他相依为命的父亲。

  这天又是周末,刘如刚很晚才回到家。

  一看爸爸不在家,锅里给他留着饭。

  小刘想,爸爸又去赌麻将了。

  他吃过饭,收拾好屋子,作业也写了好大一阵子,爸爸还是没回来。

  小刘只得先睡下了。

  一觉醒来,天已放亮。

  刘如刚发现,爸爸回来过,但是又走了。

  什么事这样下力?小刘猛地想起爸爸会不会下套子打猎去了?刘如刚吓出一头冷汗:上级严令禁猎,已经好几年了,如果再杀害野兽,破坏生态平衡,这可是犯法的事啊。

  他赶紧到外面一瞅,坏了,爸爸一直藏匿着不肯上缴的一个钢丝套子也找不见啦?

  小刘爸爸曾是黑瞎子沟最有名的猎手,专捕大野兽,尤其是捉黑瞎子,功夫非常了得:他能根据狗熊的脚印、粪便判断雌雄、大小,凡给他瞄上的狗熊从没有逃生的。

  山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山大王。

  刘如刚曾经十分佩服爸爸,把他当作英雄。

  可如今他却心里着急,野兽是不能随便打的。

  刘如刚抄起一把刀锯,进了山。

  他要说服爸爸,不能干傻事。

  妈妈十年前生病走了,只剩下爸爸屎一把尿一把地将他拉扯大,爸爸多不容易呵。

  小刘爱爸爸,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爸爸犯法。

  早春三月,山外原野已经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绿意,但黑瞎子沟的深山老林里,却是积雪未消。

  冬眠刚刚醒来的狗熊,从巨大的枯树膛里爬出来,肚皮饿得贴紧后背,它此时急着觅食充饥,早已把外面的事忘得精光,最容易上当。

  进入森林不久,小刘就发现了一个人的脚印,从大小和步伐,可以断定是爸爸的。

  他更紧张了,爸爸果然干他最担心的事来啦。

  小刘顺着脚印找了一个多小时,他发现,雪地上有拖得很宽的印迹。

  不好,有狗熊中了套了?爸爸下套子,说来也够狠够毒的:小兽不套,专捉老虎、狗熊;爸爸下的是活套,活套才能留下这样的拖痕。

  一只狗熊中计了?刘如刚机械地顺着印迹撵下去。

  撵了一阵,拖痕不见了,小刘正满腹狐疑,突然,他看见一棵高高的大柞树上吊着一只大黑熊,脑袋冲下,四爪乱蹬?

  狗熊怎么会吊到树上呢?原来,这只熊很“聪明”,它中了套子,拖拖拉拉走起来不得劲,干脆,使两只前爪扛起那截木头来,后腿像人那样站着走,这样可省劲多了。

  它走了一会儿,觉得还是把那木头弄掉才好,那棵树上长着两个大杈儿,狗熊扛着木头爬上大树,企图从杈这边纵到杈那边,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木头永远甩掉,谁知熊和绳子过去了,那截木头却过不去,大熊被吊在了树上,绳子勒在熊的当腰,必然头朝下。

  小刘叫声“不好?”手持刀锯冲了过去。

  狗熊见来了人,更加乱蹬乱抓。

  刘如刚知道,不能任它在树上吊着,那样除了吊死之外,吊得时间越长,它的脾气就会越坏,等到它眼睛红了的时候,任何人都救不了它。

  时间容不得刘如刚多想,现在是如何把勒在黑熊肚子上的钢丝绳子解开。

  急了眼的狗熊这么凶,谁敢近前呀。

  小刘一看,有了,大柞树旁边长着一棵水曲柳,他用牙叼着刀锯,爬上了水曲柳,又纵身一跳,就站在了大柞树的杈巴上。

  他拿起锯,“噌噌噌”……他要锯断树杈巴,让狗熊掉到地下,然后再想办心灵短语学习要把握三“心”——耐心、虚心、恒心。

  山里的孩子使个锯什么的那真是小菜一碟。

  刘如刚很快把大树杈锯到一多半,正当他要长出一口气的时候,锯却拉不动了:原来,夹锯了。

  那只熊已经折腾得没有一点力气,吊在树上一动也不动。

  锯拿不出来,可怎么办呢?小刘知道,他爸爸肯定是回家拿凶器去了,只要他回来,这只熊就没命啦。

  他来不及多想,滑到树下,转身就往家里跑。

  刘如刚从家里找来镰刀后,一阵猛砍,手很快磨出了血泡,血泡又破了,紫红色的血水流了出来……

  “咔嚓”一声,大树杈断了,刘如刚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失去平衡,连人和那枝断了的树杈一块儿摔到地下,疼得他昏了过去。

  狗熊也“咚”地一家伙掉在地上,摔得直哼哼。

  小刘醒来,见大熊坐在地上没动窝,不由又惊又喜,得赶紧给它把钢丝绳解开。

  可是,这么凶的家伙,眼珠子都红了,怎么个近前法呢?

  小刘顾不得自己了。

  他对大熊祷告说:“我是要救你的,你可千万不要伤害我呀。

  那样,咱俩都没命啦。”

  说也真怪,那大熊见小刘来救它,一点恶意都没有,反而连眼睛也眯起来,一副温顺样儿。

  小刘用尽力气,才把勒进大熊肉里的钢丝绳扣解开,他累得一头扎在大熊身上……大熊也真懂人事儿,它小心地伸出大爪子,轻轻地拍着小刘的后背,像哄小孩睡觉。

  这时,只听树林外“唰啦啦”一阵乱响,钻出两个人来。

  一个细高瘦长,贼眉鼠眼;另一个正是小刘的爸爸山大王。

  这两人每人手里各端着一支双筒猎枪?

  山大王冲着儿子高喊:“小刚,快躲开,别伤着你,我要开枪了?”说着,举起了猎枪?

  小刘知道,爸爸的枪法百发百中,要是让他开枪,刚才冒的危险可就白搭啦,他的父亲也会因为犯法走进监狱。

  绝对不能?小刘心一横,将身子紧紧贴在大熊的肚子上,扭头对爸爸喊:“爸爸,不能开枪,这只大熊通人性呢。”

  “再通人性,它也是畜牲,你快闪开?”

  “爸爸,别,这可是犯法的呀?”

  儿子这样一喊,山大王犹豫了,他垂下手中的枪,向那个瘦高个儿说:“让这小子坏了大事,不吉利。

  要不,拉倒吧?”瘦高个儿两眼一瞪:“老刘,怎么啦你?你们家谁是家长,谁是儿子?我可是付了钱的,你掂量着办。”

  山大王因为赌博,欠下了这瘦高个儿一大笔赌债,双方商定由山大王猎一只熊作为抵偿。

  瘦高个儿是个不法商贩,专门非法收购珍贵动物的皮、骨,偷运到国外去发横财。

  他看出山大王狩猎的功夫超乎常人,就故意拉他下赌场输了钱,再逼他重操旧业,成为其发财的工具。

  好容易猎到一只大山货,这奸商岂能让刘如刚坏了他的好梦?他把手一挥:“老刘,快让你儿子闪开呀,跟熊瞎子抱在一块儿,太危险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