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公主

中国儿童资源网

西西公主

  西西公主喜欢这样的生活,她在王宫的地下室关了十五年,压抑得太久,需要释放,最大限度的释放……而那双亮闪闪的双水晶鞋始终未离开过她的马蹄脚,不是她小气这双水晶鞋,是怕喜多来嫌弃她怪异的脚,她也没有告诉喜多来她就是觉罗国王的小公主,怕他自卑,不敢爱她。两个人生死相依,相依为命,喜多来早已深入她的骨髓,他是她的心尖尖,是她生活的全部。

  喜多来也没有告诉西西公主自己真实的身世,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想回首心酸往事。

  他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教师,虽然谈不上富裕,但一家五口(还有喜多来的爷爷奶奶)表面上看起来倒也其乐融融。三年前,他十五岁,一场变故改变了整个家庭。读了一肚子书的父亲突然高高举起铁锤将母亲锤得稀巴烂,母亲哼都没哼一声,便永远离开了他们。父亲为什么痛下杀手将母亲杀死呢?据父亲后来交代,表面温柔的母亲内心里嫌弃父亲没本事,怪他只知道教书,教书,不知道顺着杆子往上爬(喜多来的爷爷曾是书院的掌教),当个领导。母亲的言语无形中给了父亲压力,压得他窝着一股无名火,整日里不想回家,只想钻研他的教育事业,鸟鸟却一天比一天耷拉,夫妻之事有名无实。也不知何时起,喜多来母亲神不知鬼不觉的投入了掌教大人的怀抱,纸终究包不住火,她的红杏出墙被那位垂涎她多年的副掌教抓了个正着,提着他们的裤子找到了喜多来的父亲,父亲受到强烈的刺激,举起铁锤对着母亲一顿猛锤,几天后自己割腕自杀……

  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散了。原本在蜜饯里成长的喜多来成了跪在坟墓上哭喊着:“我的爹啊,娘啊,你们为什么丢下我啊,爷爷奶奶身体不好,我该怎么办啊,呜呜……”他从早上哭到天黑,又从天黑哭到早上,几次几乎昏厥过去,年迈的爷爷奶奶也无能为力。

  第三天,喜多来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安葬了爸爸妈妈。晚上,他拿着爸爸喜欢抽的烟,还有妈妈喜欢穿的旗袍,跪在他们坟上再次哭天喊地,“呼啦啦——呜——”一阵强烈的阴风风卷残云般将他卷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挪威尔森林,他低沉的人生从此开始。他被一个长相像猫头鹰的老妖婆抓到一个寒气逼人的涵洞,每天夜里逼迫他吃一种红得发紫的所谓长生不老的仙丹,仙丹灌入喉咙眼的那一瞬间,一种莫名的躁动传遍全身,鸟鸟挺起老高。“嘻嘻嘻嘻”老妖婆发出一阵令人心慌的淫笑,伸出咸猪手一顿乱摸,喜多来“哎呦哎呦”自觉不自觉地配合着老妖怪……老妖怪发泄完之后,身子一晃,变成一股青烟,飘到马蹄魔那报告实验进展去了,同时也奖赏了她一只婴儿的眼睛,说是明目养神。马蹄魔一再强调:“你,随时观察那个小子(喜多来)的变化,不能让他太寂寞了,要让他感受到这里的仙气,白天让他去山野中骑骑骏马,放放牛羊,欣赏花鸟虫鱼……”“嗯嗯,小的明白!”老妖婆连连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

  从此,喜多来晚上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白天倒也自由自在,骑着骏马,放牧着牛羊,仰望着蓝天白云,吟诗作赋,歌声了了。

  (五)

  “哇——哇——”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乌鸦粗劣嘶哑的叫声惊醒了喜多来,他摸了摸身旁的西西公主,发现她睡意正浓。

  说来也奇怪,自从西西公主来到喜多来身边,老妖婆和马蹄魔都不见了踪影。马蹄魔可不是省油的灯,他深知上次几个得意的哈哈和喷嚏把水晶鞋喷到了火星,吸收了大量的磁力,妖怪们是近不得身的。

  “嘘,再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听说如果得到那双水晶鞋,就有神奇的魔力,想要什么就有干什么,想到哪去就能到哪去,这么说,想杀谁就杀谁……我们是不是弄来那双水晶鞋,将马蹄魔咔嚓,然后当上国王,抱着美丽的公主,嘻嘻……”喜多来尖起耳朵听,差点“啊”出声来,原来又是那两个古怪刁钻的犀牛精嘀嘀咕咕说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