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猫国的小老鼠

中国儿童资源网

误入猫国的小老鼠

火叶
主页:火叶 本文评级:0级 实名: 积分:分 年龄: 点击: 学校: 时间:2010-04-24 小红花朵[点击赠花] 会员组:

  一
  皮皮是只志向远大的小老鼠,他牢记着妈妈的话,要做只善于偷盗的鼠中高手。
  皮皮是吃妈妈偷来的东西长大的,他天生机灵,反应快,所以当他六岁的时候就跟妈妈学偷盗,到他八岁时就已经掌握了所有偷盗的本领。
  随着人类技术的快速发展,老鼠们能偷到的东西越来越少,现在已经有很多同类因偷不到东西吃而饿死了,皮皮看到这种情况很伤心,于是,他向妈妈告别,离开家去外地寻找求生之路。
  皮皮很小的时候就听人经常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因此他白天躲着不敢出来,而到了晚上他就出来往前赶路。
  一天晚上,天气骤然变化,厚厚的乌云遮住了高挂的圆月和群星,阴冷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几乎没有一点光亮,但这并不能难倒皮皮,老鼠们的视力是很好的,即使没有一丝光亮,他们也能看到前方的物体。
  皮皮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不多久他看到前方有一张“大门”,大门旁边竖起一座石碑,皮皮睁大双眼隐约地看到上面写着:“X王国”X这个字很难,皮皮不认识,但他想既然是王国,那里面一定有很多好吃的东西。皮皮想着脑子里一片兴奋,他想都没想就走了进去。
  前面是很长的一段“走廊”,皮皮走了很久,终于看到了一栋房屋,皮皮爬上窗户,走过窗缝往里看,他看到了一张桌子,桌子上都坐着一群“物体”,皮皮一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物体,于是他揉揉眼睛再往里看,当他看清了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结果没站稳,从窗子上摔了下去。
  幸而皮皮身形小,又练过“轻功”,所以没有惊动房里的物体,但皮皮脑子里尽是那物体的样子,那是一群猫,猫可是专吃鼠的动物,是鼠类的天敌,好多的鼠类同胞都丧生于猫的肚子里。
  “他们在桌上吃的东西,会不会是我的鼠类同胞呢?”皮皮在心里暗想,他越想越害怕,他想到有一天自己也即将变成猫的食物,可令他想不通的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猫呢?他看到那块石碑上写的是:“X王国”,难道那个X是个猫字?
  “哎呀!我怎么自己进入虎穴了!”皮皮后悔起来,狠命地垂着自己。之后他靠着记忆中的路线往回走,希望能走出猫王国,可令他几近崩溃的是他居然忘记了来时的路,此时的他深陷深宫之中,再也没法出去了!
  二
  皮皮发出低低的哼声,眼泪从他眼里夺眶而出,这算是哭吧,自从皮皮记事以来,他就从没哭过,可现在一股恐惧之感袭了上来,他觉得很冷,他想他马上就会被猫们发现,丧身猫肚了,想着想着,他竟然放声大哭起来,结果可想而知,房里的猫们听到了哭声,发现了误入王国的皮皮。
  看到猫们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地向他慢步逼来,皮皮害怕得双腿哆嗦个不停,他记得妈妈说过,千万别惹猫。可现在,这么多的猫都来抓他,他该怎么办呢?皮皮想跑,可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脚就像长在了地上似的,拔不掉。此时的皮皮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任凭猫们如何处置。
  其中一只凶悍无比,丑陋无比,粗壮无比的花猫伸出一只黑漆漆、脏兮兮的爪子抓住了他的尾巴,把他拎了起来,然后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沉的笑声。皮皮闭上眼睛,用前爪捂住双耳,在心里做好了被猫吃掉的准备。
  可那只猫似乎已经吃饱了,并没想把皮皮吃掉的意思,他拎起皮皮左右摇摆,像在玩玩具似的把玩他,皮皮见自己一时没危险,就松了一口气,脑子里开始酝酿着逃跑的办法……
  皮皮在那只丑猫手里像个小绒球一样,任凭他抛来抛去。终于,皮皮受不了了,在丑猫再次抛出他又接住他时,抓住机会,在丑猫的爪子上狠狠地啃了一口,丑猫疼得大叫了一声,爪子一松,皮皮掉到了地上,见丑猫目露凶光,皮皮想:要是再被他抓到准是死路一条。
  逃跑可是皮皮的强项,要不是上次皮皮因害怕而跑不动,恐怕他早已躲开了那些猫们的攻击。
  皮皮“嗖”的一声向前跑去,很快就离猫们很远了,那只丑猫气得狂叫起来:“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快追,就算那只臭老鼠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揪出来!”
  皮皮没命地跑着,他不能停,一停就会被紧追不舍的猫们抓住。皮皮跑着跑着,看见前方有一间房,房门半掩着,皮皮把希望都放在了这间房里,想都没想就扎了进去。
  这是一间很漂亮的房,幽蓝的灯光把房间照得亮堂堂的,房间中央有一张很精致的小茶桌,靠墙边上还有一张美丽而豪华的小床……
  皮皮只顾欣赏着这美丽的公主般的房间,却没发现桌上还坐着一只花猫,花猫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叫声,把皮皮从梦境里拉了回来。
  皮皮抬头一看,原来还有比房间更美丽的东西,那就是那只花猫,花猫的眼睛大大的,一只是绿色,另一只是蓝色,耳朵竖起就像是一件做工十分精致的装饰品,鼻边的猫须直直的,看起来调皮而可爱。
  皮皮直勾勾地盯着这只花猫,忘记了眨眼,他知道,他已经喜欢上了这只花猫,他想:如果能被这么漂亮而尊贵的花猫吃掉,那他此生也无憾了!
  花猫走近皮皮,也似乎没有要吃他的意思,她轻轻地把皮皮推到了床底下,这时那只丑猫带着那一群猫闯了进来!
  “公主!”丑猫很有礼貌的单膝下跪,“我们正在抓一只老鼠,我看见他进了公主的房间,不知道公主有没有见到?”
  “有啊!”公主伸伸懒腰,“不过,他从窗子跳下去了,你去其他地方找找吧!”
  “是!”丑猫站起身来,带着众猫退了出去。
  三
  “你为什么要救我?”皮皮从床底下走出来,不解地问。
  “我看出来了,你不是猫国的老鼠,你是外地来的?”公主没有回答皮皮的话,她对皮皮的到来很感兴趣。
  皮皮看了一眼公主,她的眼睛里没有恶意,于是他就将他来的目的,怎么进来的,都跟公主说了一遍。
  “哦!”公主点点头,她看了一眼皮皮那脏兮兮的模样,皱起了眉头,“看你那脏的,跟我来吧!”
  公主把皮皮带进了她的浴室,里面有已经放好了的水,看来公主是准备沐浴,结果恰好被皮皮闯了进来,现在看到一身脏得难看的皮皮,就把这次沐浴的机会让给了他。
  皮皮躺在公主沐浴的浴盆里,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还真感谢老天爷让他误入了猫国。
  皮皮洗完澡出来,看见公主眉头紧皱,就忙询问公主原因。
  公主哀叹了口气,原来是邻国黑猫国偷去了本国的镇国之宝??花猫玉灵珠,这是花猫国的传家之宝,没了它就意味着花猫国要解散,现在国王一边尽力瞒着国民,以免引起恐慌,一边派猫去与黑猫国谈判,结果黑猫国提出了一个要求,只有将花猫国的公主白雪嫁给黑猫国的王子,黑猫国才能把花猫玉灵珠送还花猫国。
  白雪不喜欢黑猫国王子,不想嫁,可是黑猫国限定一个星期内如果不将白雪嫁过去,他们就销毁花猫玉灵珠。
  听完白雪的诉说,皮皮心里很难受,他似乎看到了黑猫国王子那丑陋的样子,白雪这么漂亮怎么能嫁给一只黑猫呢?他想,白雪救了他一命,他怎么也要帮助白雪,偷盗可是他的看家本领啊!
  于是皮皮就像白雪保证,他一定想办法得到花猫玉灵珠交给国王,解决花猫国的燃眉之急。
  白雪不相信地笑了笑,花猫国这么多的将领都没办法,他这一只小老鼠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第二天一早,白雪就想办法把皮皮送了出去,皮皮再次向白雪保证:他一定会想办法得到花猫玉灵珠,绝不会让她嫁给丑陋的黑猫王子!
  四
  皮皮走出花猫国王宫,他必须在一星期里偷到花猫玉灵珠,否则白雪就要嫁给黑猫王子了,但是他现在必须先弄清楚一个问题:猫类并不擅长偷,黑猫国的猫是怎么躲过戒备森严的花猫国将花猫玉灵珠偷去的?
  在赶往黑猫国的路上,皮皮看到一位红猫老奶奶躺在了路上,他慢慢走近老奶奶,老奶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皮皮看到老奶奶满脸皱纹,牙齿脱落,腿脚也不灵便,不会对他造成威胁。于是他放了心,走上前扶起老奶奶,把她送回了家。
  老奶奶眼睛不太好使,一路上并没有看清帮她的人是谁,直到皮皮将她扶到床上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他才模模糊糊地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是只小老鼠。
  “你、你是老鼠?”老奶奶十分诧异。
  “是的,奶奶!”皮皮很肯定地回答。
  “你难道就不怕我把你吃了?”老奶奶不解地问。
  “奶奶您慈眉善目,不会无缘无故吃我的!”皮皮笑笑说,他没有说他是因为知道老奶奶没有吃他的能力才帮她的,因为他怕惹恼了老奶奶,老奶奶还是会对他下手,毕竟猫是天生吃老鼠的动物。
  老奶奶嘻嘻地笑了起来:“你这老鼠还真有趣……”
  老奶奶话还没说完,门就被轻轻地推开,一只相貌俊朗不凡的年轻花猫走了进来,他一看到皮皮就惊叫起来:“老鼠,这儿怎会有老鼠?妈妈,您别怕,我马上就把它捉起来!”
  “别呀,余里!”老奶奶赶紧阻止年轻花猫,“这只小老鼠是我的恩人,是他帮了我!”
  余里一听,满腹狐疑地看了看皮皮:“这只小老鼠帮了您?您是猫,他可是老鼠啊,难道他就不怕您把他吃了?”
  “我不怕!”皮皮一脸正气地说,“猫和老鼠都是生物,我们都有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的责任和义务。”对待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理由,这是妈妈教给皮皮的。
  余里微微点点头,觉得皮皮说得有道理,他露出了善意的笑容,真心地跟皮皮道了谢。
  皮皮的运气很好,这只叫余里的花猫是个小有名气的魔法师,他会变各种各样的东西,使用各种各样的魔法。
  老奶奶为了报恩,硬要留皮皮在这里住几天,而皮皮也很乐意,他在老奶奶家住了三天,这三天里,余里就教皮皮魔法,皮皮学得很认真,再加上他天资聪颖,无论余里教他什么魔法,他准一学就会。
  第四天一大早,余里变出了一辆车,车子带着皮皮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黑猫国。
  五
  到达黑猫国之后,皮皮利用余里教他的魔法把自己变成了一只黑猫。
  黑猫皮皮又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小蚂蚁后进入黑猫国王宫,进入王宫后,皮皮又变成一只黑猫,他本可以先在王宫中找到花猫玉灵珠,再把它偷出来,但是他没有那样做,他必须先找到是谁在花猫国里偷走了花猫玉灵珠。
  皮皮走进一间大殿,大殿里围着一群黑猫,皮皮感到很奇怪就挤了进去,皮皮看到站在中央的是一只老鼠,但由于那只老鼠是背对着他的,他不知道那只老鼠是谁,但他的心里也已猜到了八九,花猫玉灵珠很有可能是这只老鼠偷的。
  皮皮猜得果然没错,这只老鼠正眉飞色舞地讲着他是如何在花猫国偷到花猫玉灵珠,如何帮助黑猫王子即将得到白雪公主的。
  皮皮顿时感到很可耻,为他们鼠类有这样的老鼠而感到可耻,当那只老鼠转过身来时,皮皮顿时惊得像掉进了梦里,若不是亲眼看见,就是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只帮助黑猫王子偷来花猫玉灵珠的竟然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齐齐!
  当齐齐说完,全场的猫都散离的时候,皮皮走上前抓住齐齐就往外跑。
  “你是谁呀!快放开我!”齐齐生气地大喊。
  “齐齐,你看我是谁?”皮皮念动咒语变回了原形。
  “皮皮!”齐齐一见是皮皮,喜出望外,高兴得紧紧地抱住了他,“想不到我还能在这里碰到你,真是太意外了!”
  原来齐齐和皮皮一样也是出来寻找求生之路的,而且也都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误入了猫王国,不同的是,齐齐进入的是黑猫国,而皮皮进入的是花猫国。齐齐进入黑猫国后被黑猫王子发现,黑猫王子是只奸诈无比的猫,他知道老鼠善于偷盗,由于国内的老鼠受了禁锢,没了偷盗的本领,而国外的老鼠个个都是顶尖的偷盗高手,于是他就逼迫齐齐去偷花猫国的花猫玉灵珠花猫国,齐齐不知道这是件坏事就去做了,当他偷回来的时候才知道黑猫王子是想利用花猫玉灵珠逼迫花猫国就范,不过既然他已经偷了,既来之则安之,干脆就住在黑猫国里,替黑猫王子偷盗,至少不被饿死!
  皮皮听完一拳打了过去,齐齐抚摸着痛处,一脸的无辜。
  “齐齐,我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我们老鼠虽偷,但也要偷得光明磊落,正因为我们好逸恶劳,所以人类才这么恨我们,发明各种东西来铲除我们,这些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你知不知道?”
  “什么?”齐齐听了有些后悔起来,“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皮皮一脸严肃,斩钉截铁地说:“把花猫玉灵珠还给花猫国!”
  “我知道花猫玉灵珠在哪,我们去拿吧!”齐齐露出轻松的笑容,带着皮皮走进了黑猫王子的房间。
  花猫玉灵珠放在黑猫王子枕边的木盒里,皮皮和齐齐拿起木盒走了出去。
  离白雪公主出嫁的日子只剩下了两天,可黑猫国与花猫国相隔得很远,如果走路过去恐怕得要三天,不过余里教了皮皮变出车的魔法,皮皮和齐齐就坐这车利用一天的时间到达了花猫国。
  皮皮把自己和齐齐都变成了花猫,躲过众猫的耳目,走进了白雪公主的房间。
  六
  皮皮见到了近一周未见的白雪,她瘦了许多,憔悴了许多。皮皮把木盒递到白雪手里,白雪轻轻地笑了笑,她打开木盒,顿时金光万丈,把他们的脸都印成了金色。
  白雪不用嫁到黑猫国了,她高兴地抱着木盒跳起舞来,活像个猫仙子,齐齐看到白雪翩翩起飞的舞姿,羞愧地低下了头。
  白雪捧着花猫玉灵珠带着皮皮和齐齐面见了国王,国王接过花猫玉灵珠,眼里流露出了对皮皮的感激之情,他立刻颁布了一道旨意,从此花猫国再也不吃老鼠,花猫和老鼠一样的平等自由!
  丢失了花猫玉灵珠的黑猫王子,看见自己处心积虑的计划而惨遭失败,气得嗷嗷大叫!
  皮皮和齐齐离开猫王国回到了家,把能找的鼠类都接进了花猫国,和花猫国的猫们一起劳作,一起生活!
  从此,花猫国的猫不再吃老鼠,老鼠也不再偷盗,形成了猫鼠共存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