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已绽,问君何时归

中国儿童资源网

陌上花已绽,问君何时归

Q53163678
主页:Q53163678 本文评级:0级 实名: 积分:分 年龄: 点击: 学校: 时间:2016-02-27 小红花朵[点击赠花] 会员组:
大约是因我这幅身子已时日无多罢,近日变得愈来愈健忘。
  三年前我不知染了什么怪病浑身无力,原本堪称临安第一美人的如花容颜变得暗淡无光,阿爹慌慌张张请临安城最负盛名的大夫来诊治,那大夫却是把了把我的脉,叹息一阵,匆匆离去了。阿娘垂泪握住我的手,那时我才知我这身子会一日比一日虚弱,从前如祸水般的容颜会一点点凋零,直至生命枯竭耗尽。言外之意便是已无药可救,只得认命的静待死亡。
  整日躺在榻上我也无他事可做,颤颤巍巍探出手一把捞起放在枕旁的镜子仔细打量着现在的自己,从前光洁娇嫩的脸上展露出一道道皱纹,水灵的皮肤变得粗糙不堪,整个人都如知天命之年的老妇般。
  其实这皮相我向来都不太在意,得知我已毁容痛心疾首的是临安城那些腰缠万贯一心想要把我娶回家的纨绔子弟们。度日如年倚在榻边的我只盼他凯旋归来时可以识得我,可以不嫌弃我,让我身披红纱而嫁。
  他唤作千彧,是我喜欢了好些年的人。初遇那年我尚是个垂髻小丫头,随阿爹去将军府时遇到了他。千彧比我大些,彼时虽才十三四岁的年龄却已经历了三场战争并完胜。阿爹牵着我的手把我领到他的身边,沉声介绍:“小彧,这是我的女儿,唤作君染。”他点点头,含笑朝我伸出手,“染染你好,在下千彧。”如画般的眉眼,温软的声音,我就那样呆呆的望着他,想阿爹在临走前曾告诉我,他要带我见的这个人会是我未来的夫君,原来我未来的夫君,就是这么好看的一人啊。
  爹爹嘱咐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千彧牵住我的手,“染染,唐突了。”我抬眸看他正对我展开温和的笑容,我抿抿嘴,软软的唤了一声:“阿彧哥哥。”千彧揉揉我的发,故作轻佻道:“我是你未来的夫君。你对我可满意?”我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大约是没见过我这样厚脸皮的姑娘,千彧噗嗤一声轻笑出声,良久眸里噙笑道:“染染,你真可爱。”我感到自己的脸烧了起来,我微微不自然的侧身,想要转移话题,“阿彧哥哥,你未来会做将军保家卫国吗?”千彧点点头,“保家卫国是小事,我最想要护的,是我的女人。”
  “一个男人,即便再无能,也要护住自己的女人,让她安好无忧。”千彧很认真的看着我。
  这世道不太平,我与千彧没温存几天,刚刚及笄的他就做了将军,统帅军队四海征战。临行前千彧拉住我的手,“染染,等着我,等我回来,娶你为妻。”我望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当年的稚气早已褪去,眉眼却依旧是从前我最熟悉的样子,充满宠溺。我知道我不能露出一丝不舍成为他的牵挂与分心的理由,我合眸,“阿彧,你是做大事的人,我知晓这次征战对你而言很重要,你一定要胜利。我等你来君府娶我,我此生非你不嫁。你定不能负了我。”千彧抱了我一下,走了,我的泪水便如断了线的珠子肆意流淌,阿彧,你要活着回来啊。
  而今,在得知阿彧归来的消息后,我拖着病弱的身子努力想要下榻去将军府迎接,却是瞧见窗外一身红服的人们抬着灼灼刺眼的红轿子。听到下面有人扯着嗓子大喊,“将军凯旋,公主嫁之,举国同庆!举国同庆!”
  我听着那声音渐渐不真切,泪水也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瘫软的摔在地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呢,一颗心好像被万箭穿心般,刻骨的疼痛。大约是摔倒闹出太大的声音,几个女婢打开我的房门,瞧见我失魂落魄的倒在地上立刻把我扶起,焦急的问:“小姐你怎么了?”我呵呵的笑着,倔强的一步一步走出房门,走到街上,只感觉好累,路途好遥远,每走一步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我咬着牙拦住轿夫的路,轿夫的眼中闪过厌恶,却因顾忌我的身份,低眉顺眼道:“君家小姐,请让让。今天我家主子娶妻,这轿子里坐着的,正是本朝的公主。小姐请让路,公主成亲不得误了吉时。”我苦笑,娶妻麽,真好。我声嘶力竭的冲着轿子大喊,“将军他娘子!祝你们幸福!”我深一步浅一步,脑中一片混乱,嘴里念叨着:“高攀不起啊呵呵高攀不起……”
  回到房中我就倒在榻上,阿娘面容憔悴的来看我。我颤着音问:“阿娘,阿彧是不是嫌弃我丑所以才娶了别的女子啊?”阿娘一愣,良久阖阖唇,缓缓道:“成亲的那位将军,……不是千彧。”阿娘不顾我震惊的目光,继续说着,“千彧他……”顿住了。“他怎么了!?”我疯狂的摇着阿娘的肩膀。背后传来脚步声,阿爹将我的手紧紧抓住阿娘肩膀的手打去,道:“战死。”
  “胡说!他不可能死!他……”还没等我说完,‘啪’!阿爹一个巴掌便把我扇倒在床上,“放肆!是爹爹太宠你!宠得你连长辈都不尊了!你给我在这里给我好好想想!”阿爹拉着娘亲离开。
  一个巴掌,让我彻底醒了。
  我偷偷从君府后门溜出,看到从前那个将军府早已换了牌子。而一旁的是纸钱随风飘扬,入目一片雪白,葬礼麽?
  我捂着嘴离开了这个地方。耳边风呼呼的擦过,“阿彧,你还不如负了我,我只想让你活着……你不是说要护着我么……”大风吹干了我的泪水,面黄肌瘦的脸上一条条泪痕不必看就感觉触目惊心。
  在他人眼中,我一定是一个又丑又傻的疯子吧?
  我不想回君府,我就这样一直往前跑着,毫无目的的向前跑着,此时正值初秋,金黄的小麦随风摇曳,田间小路边上有一种红色的花簇簇团团绽放。隐隐约约我听到有人在唱歌:“陌上花灼灼,其色似我心,我站阡陌上,嫣然待君归。”
  待君归麽?阿彧,你何时才能归来呢?
  阿彧,我都是这副模样了,不知你还会不会喜欢我。
  阿彧,你知道吗,我听到将军回来了这句话时很是欣喜呢,在你不在的这一年里发生了好多事,我都想一一说给你听。可是,你怎能忍心丢下我啊?
  阿彧,我也活不了多少时日了,你等着我,我会去找你,然后,我们永不分离,好吗?
  我双手捂住脸,大片大片的水泽溢出,身边却再无一个翩翩如玉的男子用宠溺又无奈的声音在我耳旁说:“染染别哭,看你哭我心疼。”
  阿彧,今生缘尽,来世再续。
  现下,却是再无归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