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孔雀-狮子狗

儿童资源网

玻璃孔雀-狮子狗

   当裘·乔利的父亲去世时,他几乎落到了一无所有的地步,所以说他“几乎”到了这个地步,那是因为他毕竞还有一把可以坐坐的椅子。可是乔利家住的草房不是他们自己的。约翰·乔利为庄园主砍伐木材,庄园主才租给他们,扣除一部分工资作为租金。交掉租金,他每星期五可以得到三个先令。就是他砍伐木材用的斧子也不是乔利先生自己的。
  裘从小在树林里长大,除了用双手干活和热爱动物以外,几乎没有受过教育;他很热爱父亲,常常帮父亲砍伐木材,尽管庄园主和管家都不知道老乔利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一个星期四晚上老乔利先生生了病。他上个星期拿的工资已经花光了。他坐在旧椅子上说,“裘,我快要死了。” 第二天他就卧床不起,所以裘干了一天成年人干的活,收工以后便到管家那里去领取父亲三个先令的工资。管家问, “你是谁?”裘回答说,“我是约翰·乔利的儿子。”
   “为什么约翰·乔利自己不来?”
   “他病了。”
   “那他身体好以前谁来替他干活呢?”
   “我替他干活,”裘说。
  管家数三个先令给他,就算把他打发了。他的脑子里却在想,如果天赐人愿,约翰·乔利死了,他可以安排他妻子的叔叔去接替他。由于管家赡养妻子的叔叔,早就觉得他是个花钱的累赘了。可是约翰·乔利又拖了一个月,这段时间里,裘像女人一样侍候他,另外还要干活。家里有病人,三个先令很快就花光了,为了另外使他父亲得到一点小小的安慰,他只好一件一件地卖家具。到第四个星期四时,除了那把椅子和他母亲结婚时戴的铜戒指以外,全都卖光了。约翰·乔利静静地安息在草地下,裘才生平第一次考虑他的未来。
  他没有考虑很长时间,他已经十八岁了,是个健壮的年轻小伙子,手脚像松鼠一样灵活,皮肤像松树的红皮,除了劈木材的力气以外,没有别的手艺。所以他决定继承他父亲的职业。
  他像平常一样,星期五晚上去领工资,他对管家说,“爹爹再也不能为你们砍伐木材了。”
  “他怎么啦?”管家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他已经死了,”裘解释说。
  “啊!”管家说。“那么说主人那个伐木工的职位五十年来居然空缺了。”
  “我想补这个空缺,”裘说。
   可是管家心里想,摆脱妻子叔叔的机会难得;所以他撅起嘴,抓抓鼻子,摇摇头说,“这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然后管家数给他三个先令,祝他好运就把他打发走了。
  裘生来不善争辩;他知道自己在伐木的手艺方面是有经验的,就是干这活的年头少了一点,要是管家这样想,你再怎么想也毫无用处。他回到自己的草房,望了望父亲的椅子,心想,“唉,我不能把它带走,又不想把它卖了,更不能把它劈了当柴烧,来接替的伐木工总得有把椅子坐,尤其是,椅子愿意留在它呆惯的地方,就像我愿意留在老家一样。没有别的办法了,再见吧,旧椅子!”就这样,裘在衣兜里装了三个先令和一只铜戒指便离开了家。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