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得到解救

中国儿童资源网

爱德华的奇妙之旅 得到解救

  得到解救

  “布赖斯,”那老太太说,“离开那小兔子。我花钱可不是雇你站在那儿看着他。”

  “好的,太太。”布赖斯说。他用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仍然在看着一爱一德华。那男孩儿的眼睛是棕色的,眼里闪着金色的光芒。

  “嗨。”他小声对一爱一德华说道。

  一只乌鸦落在了一爱一德华的头上,那男孩儿拍打着他的手叫喊着:“走开,蠢货!”那乌鸦展开翅膀飞走了。

  “布赖斯!”那老太太喊道。

  “什么事?”布赖斯说。

  “离开那小兔子,干你的事去!我不想再说一遍了。”

  “好的。布赖斯说。他用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我很快就回来把你接走。”他对一爱一德华说道。

  那小兔子被钉住耳朵吊了一天了,在炎炎的烈日下烘烤着,看着那老太太和布赖斯在菜园子里锄草。趁那老太太没有留神的工夫,布赖斯抬起手来挥舞着。

  鸟儿们在一爱一德华的头上转着圈并嘲笑着他。

  长上翅膀会是什么样呢?一爱一德华想知道。如果他有翅膀的话,他在被扔到船外时就不会沉入海底了。他便会向相反的方向飞,向上飞,向那深邃的、明亮的、蔚蓝的天空飞去。当洛莉把他扔进垃圾堆的时候,他就可以从垃圾里飞出来,跟着她,落在她的头上,并用他的尖利的爪子抓住她。在那火车上,当那个男人踢他时,他就不会摔到地上了;相反他会飞起来坐到火车的顶上嘲笑那男人:呱呱、呱呱、呱呱。

  下午晚些时候,布赖斯和那老太太离开了田野。布赖斯从一爱一德华身旁经过时朝他眨着眼。乌鸦中的一只落在一爱一德华的肩膀上,用他的嘴在一爱一德华的脸上轻轻地敲着,每敲一下都在提醒那小兔子他没有翅膀,他不仅不能飞翔,甚至一点都动弹不得。

  暮色降临在了田野上,接着天色完全黑下来了。一只夜鹰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歌。维扑儿,维扑儿。那是一爱一德华听到过的最悲哀的声音。接着又传来另一种鸣声——口琴发出的声音。

  布赖斯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嗨,”他对一爱一德华说。他用手背擦了擦他的鼻子,然后用口琴又吹了另一支小曲,“我敢说你没有想到我会回来。可是,我来了。我来救你了。”

  当布赖斯爬上木杆解着那绑在一爱一德华腕子上的铁丝时,他在想:太晚了,我只不过是一只空心的兔子。

  当布赖斯把钉子从一爱一德华的耳朵上拔一出来时,他在想:太晚了,我只不过是一只瓷制的玩具。

  可是当最后一颗钉子被拔一出,小兔子向前落入布赖斯的怀抱时,他一下子感到解脱了,解脱很快又变成了一种喜悦的感觉。

  或许,他在想,并不算太晚,毕竟,我得到解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