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计划第29章

儿童资源网

隐秘计划第29章

  琼莉把三块红薯放进烤箱,等她转身帮她母亲洗做色拉用的绿叶蔬菜时,她看见母亲已经坐下,表情严肃,满脸愁容。琼莉问道:“怎么啦,妈妈?”

  “这些人所干的事。”她伸手把放在电话旁边一堆杂志和发票附近的一本已经破旧的《圣经》拿起来。“主把这本书给我们是让我们照着去做的。这些人有的本身就是布道者,却都是撒旦,跟《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所描写的一模一样。”

  “他们是伪君子,妈妈。”

  “他们指望你会改变价值观念?改变你所受到的教育?我也许不是个好母亲,可是我以前都是根据这本书教导你的。”

  “是的,妈妈。”琼莉轻声说,“你给了我道德准则,我不是圣人——天哪,我现在真不喜欢这个字——可是我还分得清是非。”

  “那些人是要进炼狱的。”

  “那我就来点火。”

  “他们把我的琼儿想成什么人了?以为你跟《环球报》上大多数名人一样?简直是废话。我为你感到骄傲,孩子,拒绝干他们提出的事合乎基督的教导。”

  “妈,这并不难,”她解释说,“这没问题。”可是她又想了想,而且是第一次真正想了想可能会是什么情况,一个女人入主白宫。她。“不过,如果我不知道他们是在插手制造新闻,我也许会接受的。”接着她感到犹豫不决,心情非常矛盾。“我不知道,我说不准,那将是个非常困难的选择。”

  “不管怎么说,也许你可以参加总统竞选。”

  琼莉站起来,打开水池上方的龙头,清洗莴苣叶。“到了这个分上,白宫已在我脑子里唤起非常不愉快的记忆。”她脸色阴沉地说,“好了,来刨黄瓜皮吧。”

  史蒂文上床了,琼莉坐在房间角落一张小桌前面,操作那台笔记本电脑,她正在看新闻标题:

  南方基督教领袖惊悉其子系向总统开枪之人

  “我们的朋友老罗维格说,他将为儿子祈祷。”

  “最好也为他自己祈祷两句。”史蒂文说道,“再查看一下你的电子信箱。”

  她看了看。“电视台的人都很挂念,发了八封信。”她认真看了这些信。“戴尔·哈蒙说你在贝蒂·福特康复中心肯定可以用电脑,叫我不要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史蒂文笑起来。

  “罗宾想知道为什么我不回信。”

  “不要回信,不要冒险。”

  她点点头。她想写信给凯思琳,可是仍然怕他们监控她的电脑和电话线路,从而知道他们目前的地址。她把史蒂文从那个录像迷送给他们的录像带上剥离出来的定格画面调出来,同一个人出现在五个画面中,都是他的面部,很清楚,可是缺少一样重要的东西:手上的戒指。无论史蒂文如何加以放大,都没法得到他们非常需要的结论性证据。

  琼莉坐在电脑前,在屏幕上反复切换这几幅定格画面,与其说是在仔细研究,不如说是在为自己的大脑提供一些背景音乐,也就是那喀嚓喀嚓的声音,接着她看到了,在那张广播博物馆招待会的照片上,在人群中那个被他们判定为圣保罗的人的肩膀上方有一个人。此人身穿深色运动式上装,里面穿的是T恤衫,理的是平头,手里拿了只照相机。她看出来了,不由自主地说了声:“哦,天哪!”

  “哦天哪什么?”史蒂文像在梦境似的嘟嚷道。

  “是拉里·沃尔德特。”

  “他是什么人?”

  “是纽约专门报道上流社会活动的摄影记者,他收藏的小约翰·F.肯尼迪的照片是世界上最多的。”

  “杰奎琳儿子自己的罗恩·加莱拉?”

  “他有些古怪,胆子很大,就是去年闯进金里奇-德格纳斯婚礼上的那个人。”

  “而且因此几乎进了监狱?”

  “就是他。”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屏幕上的那个人。“你知道吧,看来他是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拍摄同一场面。”

  史蒂文从床上坐起来。“你看圣保罗端杯子的样子,从那一侧就可以看见他手上的戒指了。”

  “的确如此。”

  “我们能找到这个人吗?”

  琼莉关上电脑的盖子。“我们不能不找。”

  “詹姆斯?”

  “巴尼,我正忙着呢。”

  “我不是告诉你到弗吉尼亚去的吗?克莱打听到他们在彼得伯格替他治伤呢。有人告诉警察,说看见一个女人开着一辆转播车,在一个停车场上用绷带为一个男人包扎手臂,还说到处是血。这就是说他们朝南去了。”

  “圣保罗和克莱、雷克斯都在那儿,我这儿走不开。”

  “事先有约会?”

  “病得不行了。”

  “还没有病到不能去找巴巴拉·麦克米伦的地步嘛。”

  “谁?”

  “其实你已经听见了,联邦通讯委员会的助理局长巴巴拉·D.麦克米伦。”

  “那是正经事,早就安排了的。”

  “是吗?什么事?”

  “高清晰度电视。”

  “抢手得很,兼容性好,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他妈不知道,她没跟我说。”

  “是你打电话给她的,你要求见面,说‘事关重大’。”

  “你怎么知道?”

  “你还敢跟我耍滑头,芬德利!”

  “你威胁我?”

  “如果你跟巴巴拉·麦克米伦会谈,我就肯定会让你跟美国最受人喜爱的记者埋在一起。”

  “雷克斯,让克莱接电话。”

  过了一会儿。“我是克莱。”

  “我是巴尼,他们又上网了。”

  “我们知道他们的电子邮箱吗?把别人寄给他们的东西没收掉不行吗?”

  “我们可以试试,不过那不是绝对有把握的,网络大得很呢。”

  “我们能肯定的是什么?”

  “他们跟曼哈顿一个名人摄影师进行了联系。”

  “为什么事情?”

  “我说不上来,”巴尼承认,“也许是想要一张照片什么的。”

  “圣保罗的?”

  “可能。”

  “我们可以监控她的电子信件吗?”

  “不能。她的电子邮箱有上百个地址,到处都是。”

  “把她的文件删除掉。”

  “清除不了她的电脑,她的文件也许都在上面。”

  “技术啊。”克莱低声嘟嚷道,“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烂透了。”

  “联邦调查局又找芬德利谈话了吗?”

  “没有,不过他们派人到电视台找年轻人谈话了。”

  “去他妈的。”

  “告诉雷克斯,他的基督教战士个个都受到了询问,罗伯逊、里德、法维尔,甚至还有塔米·法那。”

  “她跟詹姆斯一样,身体很糟糕,同样的癌。”

  “如果他跟联邦通讯委员会会谈,那么要他性命的就不是癌症了。”

  “你跟他这么说了吗?”

  “说了,克莱,他们知道休斯就是罗维格了。”

  “那又怎么样?雅各布是决不会开口的,我可以肯定。”

  “这会牵连帕特森的!”

  “不会。很容易解释:雅各布将告诉他们,这完全是对他父亲以及对严格伴随他成长的《圣经》教育的反抗。”

  “我真希望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圣经》,还有这该死的基督教运动,我们犹太人为人处事的方式要微妙得多。”

  “是啊,就像以色列军队一样。”

  电脑屏幕上,琼莉和史蒂文看到了下面一条信息:

  亲爱的琼莉:

  收到你的密信,在邓内利电子邮件黄页里找到我的?能管用,我很高兴。是的,我可以提供我在一九八八年广播博物馆的照片,总共四百三十四张。我不知道哪一张适合你的目的。你有一张手上端着杯子的人的照片,你想要从背面拍的同一个人的照片(在那次死气沉沉的招待会上,每个人手里都端着杯子)。我可以给你两种选择:一,把四百三十四张照片都给你,每张一百元,你自己把所需要的找出来;二,把你那张照片用电子邮件或者传真的办法发送给我,我再把我认为跟你那张相应的照片用传真或者电子邮件的办法发送给你,每张一千元。你可以看出,第二个办法比较合适。不过反正是你的钱。

  拉里·沃尔德特照片库

  史蒂文惊愕不已。“花四万块钱买一批喝伏特加或者嘴里衔了根吸管的人的照片!”

  “这是他的赚钱方式。”

  “我们接受他提出的第二种交易方式吧。”

  “我来把那张照片用电子邮件发出去。”

  史蒂文有些担心。“我们怎么付钱给他呢?用支票时间比较长。”

  “电子银行。”琼莉信心十足地说。

  “唔?”

  “我足不出户就能办成,你觉得怎么样?我可以用电子支票进行转账——在几秒钟之内就可以转到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名下。”

  “技术,有时候它还真方便。”

  几个小时之后,她打开CTX电脑,屏幕亮起来,机器发出嘟嘟声,她看见上面有一条通知:

  您有信件,请检查信箱。

  “沃尔德特有这么快吗?”史蒂文激动地问。

  “天哪,真快呀。”她说着便找到了那份信件。

  “他肯定是迫不及待了。”

  那信不是拉里·沃尔德特的,是联邦调查局的。琼莉把附件之后,简直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史蒂文看见屏幕上出现了一幅照片。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照片上那个人的脸,显然与他们给沃尔德特的照片上那个人一模一样。不过这个人离镜头近一些,脸上的细节看得更清楚些。他比他们想像中的圣保罗要年轻,人也要瘦些,他的头发像顶在头上的一团乱蓬蓬的黑色棉花糖。从他的面部特点——那颧骨,那双略显疯狂的眼睛,琼莉知道这就是她在巴黎时在贾雷德·塔克的公寓楼梯上碰到的那个人,随照片一起的信件说:

  为节约时间,我将此发送至环球航空公司和琼莉的个人电子邮箱。这是利奥波德·圣保罗的照片,加拿大人,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工作,这是你们要的人吗?请速回复,巴斯。

  琼莉键入了如下内容:

  是!但为了确定他跟这些事件有牵连,我们需要的照片上不仅要有脸,而且要有手,我们即将获得,建筑师。

  她用电子邮件作了回复。

  接着他们就开始等候。

  没有回答。

  “巴尼,我是克莱。”

  “什么事?找到他们了?”

  “还没有。不过我们的圣保罗向我报告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什么?”

  “芬德利的老婆什么都知道了。”

  “芬德利还不会那么发疯吧。”

  “是发疯了,圣保罗跟他们一起吃的饭,他老婆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就像她自己亲身经历了似的,还有呢,他老婆还记了一本日记。”

  “妈的。”

  “你劝阻他不要去找联邦通讯委员会没有?”

  “但愿起了作用。”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也对尼娜·芬德利进行盯梢。”

  “什么事,宝贝儿?”

  琼莉一抬头,看见埃莎站在附近。晚饭后她就到储藏室来了,坐在里面,埃莎进来把她吓了一跳。她正在翻看一盒子她小时候的成绩报告单和照片,这是她妈妈这么多年一直保存着的。“没什么,妈妈,只是对往事的回忆。”

  埃莎走过来坐到她身边。“有关你的所有剪报都在那儿。”她说着指了指一只装西红柿的大纸板箱。“地方报纸、《电视导报》,还有从食品店拿来的报纸上有关你的所有文章都在里面。”

  “哦,天哪。”

  “我不相信那些鬼话,他们说你跟布拉德·皮特有暧昧关系,纯属胡说。”

  琼莉诡秘地看了妈妈一眼。“别告诉别人,妈妈,那倒是真的。”

  埃莎开心地大笑起来。“我想他不会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吧,你说呢?”

  “我就比他大。”琼莉提醒她说。

  “我说的是真正年纪比较大的。”埃莎打趣地说,她们再次大笑起来,而且觉得墙壁都在颤抖。

  琼莉自豪地把她五年级的考试成绩单拿给她妈妈看。“拉普太太甚至写了个人评语。”她说着把它递给埃莎。“看见没有?”

  埃莎把挂在脖子上的阅读眼镜举到鼻子的高度。“看不清了——”她把已经发黄的纸拿到离脸很近的地方,然后又拿开一些。

  “要双光眼镜吗?”琼莉问道。

  “这就行了。是在K市场买的,才九块钱,你可以用它来观察一切。”等她看清楚的时候,她念道:“‘琼莉尽管有问题,可是她继续以各种方式表现自己的能力,她是个聪明姑娘,有很强的好奇心,应当鼓励她。玛吉。’”埃莎把成绩单放下,她的表情变了,“你给我看这个是不是要让我更伤心?”

  “不。我喜欢的是‘表现自己的能力’这几个词,我总是比较放肆,就连那时候也是。”

  “尽管你有‘问题’。”

  “这是他们当时的说法。”

  她母亲的态度软下来。“当时很难受吧,亲爱的?我是说,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就是那种状况,有时候我记不得你小时候的事,我当时很糟糕。”

  “是很难受,的确。妈妈,你这样来想,我的大脑很灵活,对什么都感兴趣,我对任何事情的好奇心都很强,就像拉普太太说的。我想把我想到的东西都叽哩呱啦地说出来,可就是说不出来。”

  “有的时候你说得还不错。”

  “那是在我放松的时候,在我不感到沮丧或者痛苦的时候。”

  “痛苦?”

  “你和爸爸的事。”

  埃莎点点头。“我们从来就合不到一块儿,我认为我们还是相爱的。我爱他,这我知道,可我们只是相互——这是我学的新名词——依存,都离不开酒,也离不开对方。这对我们俩都是不健康的,对你来说尤其没有好处,可是我们当时都不懂事。”

  琼莉点点头。“我们只是最近才明白,这样对孩子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太危险了,就像糖尿病,年轻的时候感觉不到任何症状,即使你的血糖很高,你也不感到疼痛或者难受,所以并不认为它对你有什么真正的害处。可是当你年纪大了的时候,问题就来了,以前那么多年的高血糖会直接导致你视力减退,四肢功能衰退、心脏病、组织断离。孩子们的恢复能力比较强,到第二天早上就恢复了,谁能想到有人在给他们造成长期的伤害呢?”

  埃莎抓住琼莉的手。“是吗?我说的是现在,你没事吧?你的婚姻美满吗?你们的孩子带得好吗?我给你的伤害有那么大吗?”

  琼莉拍着她的手说:“我还好,妈妈,我经过了多年的治疗,史蒂文是一个女人能从上帝那里得到的最好的礼物,怀亚特和萨拉都是聪明伶俐的孩子。我想,克服口吃使我产生了一种幻觉,我觉得自己可以在水上行走,我是个征服英雄。这使我取得了成功,给了我动力和抱负。不过,最痛苦的是感情方面所受的伤害。”

  “你是在责备妈妈吗?”

  琼莉点点头。“我认识许许多多女人,她们跟母亲的关系都很美好、很正常,我非常羡慕她们。”

  埃莎的眼里充满柔情。“太晚了吗?”

  琼莉笑着说:“我想永远也没有太晚的时候。”

  埃莎点点头。“我很高兴,你非常宽容,这是上帝教导我们的,是最难做的,也是最有人情味儿的事情。我们曾经失去了许多交谈的机会,因为你不会说,你知道吧?也许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

  “妈妈。”琼莉说着探过身子,在母亲的面颊上亲了亲,“我们已经开始了。”

  第二天上午,琼莉醒来的时候感到焦虑、烦躁不安,浑身不自在。跟母亲那平心静气的谈话——她们一直谈到深夜——也没有稳定她的情绪。她觉得,如果再这么藏行匿迹,她就会发疯的。“我看了那些来信。”她告诉正在卫生间刷牙的史蒂文,“珍妮·弗莱克斯纳就要从曼哈顿去华盛顿了,她想带我和她母亲一起出去吃饭。”

  “所以?”

  她激动地说:“我想去!”

  史蒂文叫她耐心些。

  “耐心?我应当耐心些?”她大着嗓门,几乎是叫喊着,“我想自由自在地行动,史蒂文。我想带孩子们上麦当劳,而又不必担心他们会被人绑架。我想跟林恩一起打网球,而又不必担心有人会向我开枪!什么耐心?”她转过身,风风火火地冲到房子外面。

  “她在这儿心里不舒坦,”史蒂文下楼来的时候埃莎对他说,“她一定是非常想念孩子们。”

  “我也想啊,”史蒂文对她说,“可是我们在听到进一步的消息之前,只能这样呆着。”

  “去劝劝她,”埃莎关切地说,“告诉她你爱她,她心里难受,她想和以前一样正常地生活。”

  史蒂文在谷仓后面的空地上找到了琼莉。这是十二月一个天色阴冷、细雨濛濛的日子。他给她带了件外套,在她后面追上去,把衣服披在她肩上说:“穿上要好些。”

  她接受了,但什么也没说,只是朝远处望去,他碰了碰她的肩膀,说他很对不起她。

  “不要说对不起的话,这不是你的过错。”

  “我也感到很沮丧,我们要不要摆脱他们自己干?”

  “干什么?”

  “告诉世人?争取必要的帮助,找个真正相信我们的人,迫使他们采取行动。”

  她耸了耸肩,她感到这样是再好不过了。“怎么干法?”

  他也不知如何回答,他握住她的手,两人向前走了一段。“我以前很讨厌自己成长的这个环境,我现在也讨厌。”

  “她是个好人。”

  “不是妈妈,是这个环境,它似乎非常……闭塞,非常原始。我并不感到这儿安全,而是感到像在蹲监狱。”

  “在这儿我们得到了爱,得到了保护。”

  她转身对他喊着:“我想孩子们!史蒂文,我想回到孩子们身边!我想——”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孩子们想到这里来过圣诞节,可我不想从现在起就这么在这儿呆到圣诞节!”

  “不会的,想都不要这么想。”

  “过圣诞节的时候,我不能没有怀亚特和萨拉在身边。”她哭了。

  “亲爱的,就要结束了。”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不过他也感到很沮丧。

  “我们得采取点儿行动。”

  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把所有东西都拿给凯瑟琳·格雷厄姆?她出版了《五角大楼文件》,水门——”

  她流着泪说:“这是个办法。”

  他接着又说:“或者把你节目中的内容拼在一起,揭露这帮人。”

  她擦干眼泪笑了。“那就有意思了,当时我告诉巴尼,我想揭露那些自称四骑士的家伙,现在你能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吗?”

  史蒂文笑着补充了一句:“克莱可以担任制片!”当时他真希望这不是什么异想天开,只要有可能这样,要他干什么他都愿意。

  接着琼莉说出了带魔力的话:“等一下。”

  他看着她。“什么?”

  她没有回答,可是她的脑子已经开动,在另一个山峰都可以听见它启动的声音。

  “琼?”他喜欢她这样。这种表情他以前见过,它总表明有些令人惊叹的事即将发生。以前她的脸上曾多次出现过这样的表情,而且每次她都有出人意料的想法。“琼莉?”

  她的语气变得很严肃:“史蒂文,怀亚特说过什么?”

  “什么时候?”

  “他给我们出主意的时候说的是什么?他叫我们渗透。”

  “他说波托马克说要渗透。”

  “波托马克,怀亚特,是同一个人。渗透,妈!渗透,爸!抓住那些坏蛋。”

  “你在说什么呀?”

  “我觉得怀亚特想到了我们取胜的策略,史蒂文,我认为他给了我们答案,别再指望联邦调查局的帮助了!”

  “你是什么意思呢?”

  “我是说可以这么干,把我的那些节目进行剪辑播放——幻想可以变成现实。”

  他的思维也开始启动。“转播车。”

  她很快点点头。“从转播车里播出电视。”

  “怎么播?”

  “卫星。”

  “我们得进入网络馈人。”

  “那就干吧。”

  “从这儿不行,也许可以从华盛顿,从纽约是肯定行的,可亚特兰大还是算了吧。”

  “你倒启发了我。”

  “怎么搞法?”

  “纽约,也许在我的节目上做不行,他们肯定是在重播,这样观众就看不到了。”

  “做广告。”

  “你疯了?”

  他想了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可是他启发了她。“不过,我们可以利用其他人的节目。”

  “谁的?”他感到好奇。

  “克里斯。”她异常兴奋地说。

  “克里斯?谁是克里斯?”

  “克里斯蒂安娜。”

  “艾曼坡?她可是另外一家电视台的人。”

  她点点头。“在那个电视网上,她的专栏是世界上收视率最高的节目,是报道这个故事最好的地方,想想它的收视率吧,在本周的《六十分钟》上,我们将现场采访琼莉·帕特森!想想夜间连续播出吧,那样可以不费一枪一弹就叫巴尼完蛋。”史蒂文笑起来,可是又提醒她说:“我们无法进行公开的实况转播,他们会在演播室里找到我们的。这就等于让他们来杀掉我们。”

  “我们不从纽约播出。”

  “我看你说得太玄了。”

  “我们将从我知道的最佳地点播出。”

  他渐渐猜到她准备到什么地方去了。“你们的演播室。”

  她微微一笑。“我将从内部消灭巴尼·凯勒,利用他的摄像机、他的设备、拿着他工资的人,就从他的鼻子尖底下。”

  “报复是很有滋味的。”

  “渗透!”

  “来吧。”她说着抓住他的手,开始下雨了。“我们有事情干了,首先我们得想出个假节目形式来做广告,一个跟我们将要做的比较接近的节目——”

  “未来!”史蒂文灵机一动,脱口而出,“女人入主白宫!”

  琼莉从一条狗的身上跨过来。“这个我喜欢!”

  “克莱?”

  “巴尼,你的声音里有那种腔调。”

  “詹姆斯没有找联邦通讯委员会的人。”

  “谢天谢地。”

  “他老婆找了。”

  “什么?”

  “今天上午,尼娜·芬德利在巴巴拉·麦克米伦办公室里呆了三个钟头。”

  “你有把握吗?能肯定吗?”

  “能肯定。”

  “她都说了些什么?”

  “不知道。不过,她们谈的肯定不是食谱或者高清晰度电视。”

  “巴尼,我们不能让这种事发生,我们得制止她们。”

  “我已经处理了,克莱,已经做完了。”

  在转播车里,史蒂文在制作准备交给联邦调查局的录像带。在房子里,琼莉收到拉里·沃尔德特发给她的电子邮件,说她要的照片他有,拍摄的角度几乎跟她给他的照片正好相反。他把他在大通银行的账号告诉了她,说一旦钱到位,他就把照片发过来。

  接着,琼莉给克里斯蒂安娜·艾曼坡发了封措辞谨慎的信,通过有线新闻网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两条渠道转给她,发完后她把食指和中指交叉起来,祈求成功。

  十八分钟过去了,琼莉正坐着和母亲谈心,了解到在她不理睬母亲的那段时间里有关她的许多事情,她开始相信这使她母亲非常难受,相信她要有巨大的勇气才能把酒戒掉。这时她的电子信箱发出喀嚓一声,上面的信号闪亮起来。她敲击了几个键,双击鼠标后,屏幕上出现了以下内容:

  琼莉,信收到。我的手机号码是500-887-8000。我等你电话,我当鼎力相助,克里斯蒂安娜。

  琼莉连到谷仓对史蒂文说一声都来不及了,她开起母亲的货车就走,由于下雨,加上心情激动,她差点儿把车开到路外面。大雨滂沱,小餐馆外面墙上的电话没有避雨的地方,可她全然不顾,她拨通那个号码,接电话的是她的知心密友。

  她们谈了一个小时。

  琼莉打完电话后,回到家打开电视。她有好几天不看电视了,想看看《新闻专线》节目里有些什么。泰德·科佩尔正在分析今天的主要新闻,这条新闻她一点也不知道:詹姆斯和尼娜·芬德利夫妇令人震惊、莫名其妙地身亡。

  克莱站在弗吉尼亚海滩一个电话亭中。“他们干得很利索。”他对巴尼说,“大家都认为他是因为癌症的痛苦折磨而寻了短见,而且还不愿把老太太一个人留下。”

  巴尼在手机上表示赞同。“先向她开枪,然后再把枪口对准自己,这是很典型的。”

  “她的日记怎么办?”

  “这个小妇人还真能写,全拿来了。”

  “干得好。”

  “圣保罗有什么反应?”

  “情绪很低沉,他喜欢詹姆斯,还有尼娜,不过他能理解,没有掉泪。”

  “看来他还是忠心耿耿的。”

  克莱把球踢给了他。“跟你一样。”

  巴尼问道:“巴巴拉·麦克米伦怎么样?这会使她产生疑心的,我是说,科佩尔是这么说的。”

  “没有证据,我们顶着。”

  “你得找到他们,克莱,我在这儿做了我要做的事,现在该看你们那儿的人了。”

  “不费事,巴尼。他们不可能离得很远,一定躲在什么地方,等着福尔摩斯把伤养好。”

  “一定不能让他养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