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计划第18章

儿童资源网

隐秘计划第18章

  史蒂文动身去弗吉尼亚找他父亲之后,琼莉把孩子托付给海伦,然后搭乘一架飞往西海岸的飞机。她尽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为即将进行的报道做好准备,可是谈何容易。在弗吉尼亚海滩究竟会发生什么情况,这是个一直萦绕在她心头的问题。那尊四骑士金属雕像闯进了她的脑海。她仿佛看见那尊雕像在校园里闪闪发光,可是骑在马上的是巴尼·凯勒、克莱顿·桑坦吉罗、老詹姆斯·马丁·芬德利,还有——谁是最后那个人,那个骑着马正从墙里出来的人——雷克斯·希尔德?不是,是个更为熟悉的人,是她的公爹查尔斯·帕特森。她摇摇头,紧紧闭上眼睛,丢开这个想法。她想但愿他们怀疑错了,可是她内心深知他们没有错。

  琼莉在斯坦福宫廷大饭店的房间非常豪华,可是她也完全可以往在洛德威客栈,惬意和舒适对她来说都无所谓。她和第一新闻网的报道组碰头,商量晚上的报道方案,然后小睡了片刻,不过睡得并不安稳,因为她在盼着史蒂文的电话,他没有来电话。

  她跟孩子们通了个电话,跟他们聊了二十分钟。是的,他们表现很乖。不,爸爸没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准备收看今晚的新闻,因为她告诉他们,她要报道的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招待会之一。这项活动中的每一分钟都使她害怕。

  晚饭后她回到饭店,微波通讯公司一号台就追踪而至——她心想,这家电话公司的名称还颇具讽刺意味——她收到萨姆·德鲁威“特工”的留言,问她是否安好,如果有事,可以随时打电话找他,不必客气。另一则是克莱的留言,说他已到达旧金山,也在这家饭店下榻,他想四点钟见到她,预演一下,依然没有史蒂文的消息。

  不过,她并不担心。她相信,他离开他父亲的时候,能从他那儿了解到有关这一切的真相,这是需要时间的。

  在旧金山福特梅森中心的考埃尔大剧院,琼莉和克莱以及报道组其他成员碰了头,那里正处于一切就绪之前的混沌状态。这场招待会的备办人员、装饰人员、保安人员,还有等候在那里的好奇的人们——他们将和第一夫人一起参加这项盛大活动——此刻想看一看这个热闹的场面,这是金门地区当年的重大事件,摄影记者们早就开始抢拍这些名人的镜头了,作为记者的琼莉也被人拍了好几张照片。

  他们开始工作,克莱宣布预演开始之后,琼莉像往常一样接手余下的事。预演一旦开始,小组的人就不理会克莱了。他在办公室里可能是个天才,而且具有嬉皮士风格,精力充沛,可是在制片方面他却是个庸才。尽管他自命不凡,四处招摇,今晚他也不会有出色表现,因为在这样的场合,他最多是跑跑龙套。琼莉觉得就连看他一眼都难受,每次他一走过来,她脖子后的头发就倒竖起来。她知道他可能杀过人,而杀人是为了提高她的知名度。上帝呀,她恨不得亲手把他掐死。

  她把愤怒、痛苦和失意情绪抛置脑后,尽量多想想自己是个虔诚的基督徒,现在有工作要做,而且要把它做好。她现在正在做这项工作,她周身血流加快,她期待着再次见到希拉里,她上次报道第一夫人的活动是在汉堡的一次会议上,如今几个月已经过去了,她觉得这一次也许有大文章可做。

  她可以把恐惧和憎恨暂且放到一边。

  下午五点,琼莉穿上“托德-奥尔德曼”黑色紧身连衣裙回到福特梅森中心。她真感到求之不得,因为她的烦恼就将淹没在工作之中,她迫不及待地走进去。

  琼莉决定把收看今晚新闻和随后的《琼莉·帕特森报道……》的电视观众带进招待会,给他们以身临其境的感受。她来到走廊上,进入摄像机的镜头,走廊上洋溢着类似唐人街那种人声嘈杂的热闹气氛。穿着丝绸长衫、态度谦恭的迎宾员彬彬有礼地向她鞠躬,领着她走进一个门厅,穿过一道现代派钢结构的巨大拱形走廊——一道通向未来、通向另一个世界的走廊。琼莉成了一名在时间隧道中的旅行者,她在入口处的墙上签了名。在她前面的是安妮和戈登·格蒂及其子女,在她后面的是咖啡大王的女公子伊内斯·福尔杰以及大西洋-太平洋茶叶公司创始人唐和多丽丝·费希尔。他们身后的背景幻灯是具有动感的淘金热时期那喧闹的、有许多低级娱乐场所的旧金山……

  穿越了时间隧道的琼莉向观众介绍了一条热闹非凡的大街上令人赏心悦目的街景。这条街上的商店、酒吧、食品店到处洋溢着中国农历新年的喜庆气氛,人们打开香槟表示庆贺。她采访了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埃米·西尔弗和卡伦·弗里德曼。所有来宾都得到以旧金山湾社区名义所赠送的纪念品:一个红缎礼品盒,里面是一份签饼,签饼内写着对他们的未来进行预测的话。琼莉看了看上面的话:这份礼品可能使你不安,但只有俊瓜才忙于得出答案,琼莉不由得一惊,揣摩起它的意思来。

  一阵锣声仿佛把人们带进了云缭雾绕的“玉皇宫”。宾客们被手提灯笼的引座员领进那座神奇的建筑,在沐浴着灯笼柔和红光的皇宫大剧院内坐定。突然,舞台上霞光四射,鼓乐齐鸣,不过出场的不是玉皇大帝,而是切合今晚主题的东西:青少年糖尿病基金会成就奖颁奖仪式。

  颁奖仪式是今晚所突出的重点与主题,是今晚活动的主要目的。对这项事业有重要贡献的、仪态端庄的迪娜·梅里尔担任司仪,颁奖活动进行得热烈庄重,有时甚至出现一些幽默场面。当希拉里·克林顿接受“媒体意识奖”的时候——今年年初,她私人秘书的小女儿由于未被诊断出的糖尿病而突然夭折,于是第一夫人发起一场运动,宣传这种病对青少年的危害——人群欢腾起来。颁奖仪式刚完,只见烛光摇曳,小烟火闪烁,鞭炮齐鸣,舞龙灯开始了。接着,宾客们前往赫布斯特亭参加宴会。为了再度体验时间隧道,他们可以乘黄包车去,每位收取二十元,这些钱全部归青少年糖尿病基金会……

  琼莉和穿越时间隧道的客人们一起进入反映六十年代以和平与爱为生活本质的金门公园。玛玛·卡斯唱着《加州梦》,扮演爱的小天使的孩子们对客人们表示热烈欢迎,向他们分发可以戴在头上表达爱的念珠和鲜花。

  大树下的草地上摆着饰有火山熔岩制作的台灯并铺了扎染台布的桌子,宾客们在桌子旁坐下,品尝起旧金山地区所能提供的美味佳肴。那些大树上挂满了五光十色的彩灯,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美丽。在举行宴会的地方洋溢着和平宁静的气氛,人们在轻松地交谈着。

  琼莉离开摄像机镜头,跟艺术品收藏家、慈善家多迪·罗斯克兰斯交谈,后来又跟莱维·彼得·哈斯交谈。人们交口称赞,说今晚的活动非常成功。她偷偷溜出去,给微波通讯公司打电话,看看她的手机和家里的电话是否有留言,史蒂文依然没有消息,她给了他一个很切合她目前处境的留言,表示很想念他,希望他一切如意,并希望他把一切都弄明白。

  摄像机随着第一夫人穿过时间的大门进入未来,包括琼莉在内的每一个人,看到由华盛顿M&K设计集团所设计的神奇的背景无不惊叹。金门大桥的部分形象被搬进舞厅,用以象征未来的黄金时代——到那时,汽车将被禁止,污染将被征服,这条“通向星星的桥梁”被变成了一片繁星辉映之下的晚会场地,而这一片繁星实际上是几百万个小聚光灯一起照在舞厅地板上的美景。乐声热烈欢快,人们充满激情,在这场对充满神奇色彩的未来的预演中,大家都准备轻松轻松。琼莉对她的观众说,这是一场晚会,它的结束是一个起点。接着她说:“这是琼莉·帕特森从旧金山为您报道……”然后她停止了播音。

  她开始跳舞。

  她跳得很轻松,伴随着悠扬的舞曲,她跳得非常尽兴,几乎把那些恐惧、害怕、对史蒂文的担心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克莱穿过房间,扭着屁股来到她面前,提议说他们要把这个场面再录下一部分,可是她没有警惕,也没有多加思考。在事后追溯的时候,她应当看出这是个疑点,可是当时她并没有在意。

  开始录像的时候,琼莉跳到了离希拉里很近的地方,她们相互拿对方的动作取笑,笑得很开心,就像两个姊妹会的人回到大学时代一样,跳起“扭摆舞”、“瓦图舞”和所有那些滑稽可笑的舞。有个人拿出一根塑料棒,拿它当“林波舞”的竹棒,不过希拉里谢绝了,她毕竟还是第一夫人,要保持一定的尊严。可是她却极力鼓动琼莉,而就在琼莉想钻到那棒下跳“林波舞”的时候,琼莉抬头看见那片好似成千上万繁星的灯光,那座假金门桥横梁上方的栈道,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了一只手,一个舞台工作人员的手——不是舞台工作人员,是别的人,她觉得自己非常熟悉这只手,因为这是她曾反复看见过的手,那是一只戴着金戒指的手,可是她从来没看到过这个人一一

  说时迟,那时快,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她直起腰,打落了抓在两个男子手上的“林波舞”棒,大声呼喊着正待钻棒的希拉里的名字。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她歇斯底里般扑向第一夫人,就像特工扑在伊梅尔达身上那样,所不同的是,她们四周没有子弹在飞舞,只是天在往下塌,上面的顶棚开始向下坠落,那成千上万颗星星变成了炙热、灼人的灯泡,重重地向聚集在下面的人们劈头盖脑地砸下来。在最后失去知觉前,琼莉救了第一夫人的命,特工们立即行动来保护她们俩,琼莉知道为什么克莱要她再度打开摄像机了,这时她已被砸倒在地。她是被坠落下来的钢铁构架砸倒的,她被砸昏了,她的麦克风被埋进一大堆乱糟糟的废墟之中。

  一切都被录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