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琴而治

中国儿童资源网

鸣琴而治

  《吕氏春秋·察贤》上有这样一段记载:“宓子贱治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说的是宓子贱这个人治理单父这个地方,整天在屋里弹琴,可是单父治理的很好。当真只是因为他琴弹的好吗?当然不是。

  宓子贱是孔子的学生,名字叫宓不齐,字子贱,孔子有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宓不齐就是这七十二个贤者之一。宓不齐从孔子这里拿到学位证毕业之后,作为鲁国的国立大学校长,孔子向鲁国的国君哀公推荐他的高足宓不齐,说小宓这个学生有才。鉴于孔老夫子的介绍,哀公就让宓不齐去治理单父这个地方。

  走马单父之前,宓不齐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请求国君鲁哀公给他配两个助手,哀公就派了两个亲信跟随宓不齐一块上任;第二件事是他找到了身份只是一个渔夫的倾盖之交阳昼,请教治理单父的方法,阳昼谦虚的跟他说:“我不懂治理地方的办法,但是我有一个钓鱼的诀窍可以告诉你。钓鱼时刚把饵放到水里就很快有一种鱼贪饵吞钩,这种鱼叫做阳鲛,小而且不好吃,然而还有一种鱼想吃饵但是不贪,要钓到它要耐心等一段时间,这种鱼叫做鲂,这种鱼大且鲜美。”

  结果宓不齐到单父之后,车刚停稳就有一群人围上来做贺,宓不齐马上对车夫说:“赶紧走,赶紧走,单父的‘阳鲛鱼’来了。”然而下车伊始各种宴会还是要有的,宓不齐就让国君给他的两个助手去记录下与会人员的名单,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宓不齐做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就在两个助手写字的时候他却老是拉扯人家的胳膊肘。结果可想而知,那张名单写的乱七八糟,就这样宓不齐还骂那两个助手是饭桶连个字都写不好。这两个助手一看这宓大人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儿,就写了个辞呈回去了。他俩回去之后就到国君鲁哀公那里去告状,把宓不齐拉扯他们胳膊肘导致他们写不好字,还因为写不好字而责怪他们的事告诉了鲁哀公。哀公听了之后叹息道:“宓不齐这是在向我劝谏啊,他是要告诉我在下面做事的人有自己的主张,有自己的才能去做好分配给他的任务,作为领导就不要人为地设置障碍,那样只会适得其反。”于是哀公立马着人召回宓不齐,告诉他:“以后单父这个地方你说了算,我一律不加过问,全权交付与你,我只看结果。”

  二次回到单父之后,宓不齐也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立德,他率先垂范尊老爱幼,提倡道德风化教育人民,在百姓中树立了很高威望;第二件事是选贤任能,他礼贤下士,找到当地的士君子并给予一定职位,然而对于这些下属只是统筹分配好他们的任务,绝不掣肘。办好这两件事后,剩下的就是在草堂里弹琴了。三年过后,单父政治清明,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得到了极大提高,为此,宓不齐还赢得了“鸣琴而治”的美名。

  宓不齐的鸣琴而治对于我们有什么启示意义呢?第一,君子务本,立德为先。能被孔子列为国立大学三千毕业生中的七十二个优秀分子之一,肯定是在校期间刻苦学习修身律己,经过长期的沉淀积累,德智得了到全面发展,才为日后厚积薄发准备了条件;第二,会提意见亦能听取意见。合理并巧妙地给自己的上司提合理的意见,减少了日后施政时来自上峰的羁绊,同时又能够听取哪怕是一位渔夫的意见,也需要有相当的气度和胸怀;第三,亲贤远佞,知人善任。远离小人,拔擢贤士,使人尽其才,优劣得所;第四,不掣肘,不折腾。所恶于上勿以使下,既然讨厌上峰对自己掣肘,那么也绝不对自己的下属掣肘。用人不疑,选人时候百分之百的谨慎,一旦选定,用人时候要百分之百放心,充分给予下属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条件。

  《史记》上有这样的记载:“子产治郑,民不能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子贱治单父,民不忍欺,三子之才能谁最贤哉?”就管理才能而论,对比子产和西门豹,毋庸置疑,宓不齐的鸣琴而治当然要高明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