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爱的童年(英国)

中国儿童资源网

简爱的童年(英国)


  寄人篱下
  那一天,要去外面散步是不可能了。午饭后,寒风刮来了阴沉的云和冻人的雨。
  我倒很高兴,因为我从来不喜欢长时间的散步。在阴冷的黄昏回家,在我看来是件可怕的事,手指和脚趾都冻僵了,还得听保姆贝西的责骂。
  此刻,伊丽莎、约翰和乔治安娜正在他们家的客厅里,围坐在妈妈身旁。
  我的舅母里德太太正舒服地躺在火炉边的沙发上,显得十分幸福。
  里德太太没有让我和他们在一起。她说她很遗憾,不得不让我离她的孩子们远一点;又说除非她亲眼看到,我确实是在努力使自己变得更随和、更可爱,否则,她就仍不得不把我排除在外。
  “我做了什么坏事?”我忍不住问。
  “简,我不喜欢强词夺理和顶嘴的孩子!去一边坐着,要是你不学会把话说得文雅礼貌些,就别开口。”
  紧挨着客厅的是一间小小的早餐室,我悄悄地溜了进去。屋里有个书架,我很快挑了一本有许多图画的书,爬上窗台,盘腿坐下,然后拉开大红窗帘,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藏起来。
  虽然窗外狂风抽打着灌木和草坪显得有些阴冷可怕,但是有书陪伴,我就什么也不在乎了。可是,偏偏很快就有人干扰。
  “砰”,早餐室的门被一脚踢开。“呸!简·爱!”当约翰·里德发现这里空无一人时,大声喊道:“她死到什么地方去了?!”
  幸亏我把窗帘拉拢了,我真希望他找不到我:约翰·里德的目光和感觉一向迟钝,他不可能找到我。谁料想这时伊丽莎从门外伸头进来,马上嚷道:
  “没错,约翰,她一定在窗台上。”
  想到约翰会把我拖出去,简直浑身发抖,还是赶紧自己出来。
  “你要干什么?”我胆怯地问。
  “你应该说:‘您要做什么,里德少爷?’”他回答说:“我要你上这儿来。”他在一张扶手椅上坐下,做了个手势,要我站到他面前去。
  约翰·里德是个十四岁的学生,比我大四岁。与他的同龄人相比,他长得又肥又大,肤色也不健康,而且一脸笨相,使人感到粗俗。约翰对他的母亲和妹妹没什么感情,对我就更是充满仇恨。他总是不间断地恫吓我,惩罚我,折磨我,里德太太照例是佯装看不见,听不到,即使是当着她的面打我,骂我。不过约翰背着她打骂我的次数更多。
  我已习惯于听从约翰的摆布,不得不走到他跟前。他向我伸出舌头足足有三分钟,我预感到他马上就要动手打我,一边战战兢兢地等着,一边端详着他那令人作呕的丑态。冷不丁,他不由分说向我身上打来,我差点摔倒,连忙从椅子边倒退了一两步。
  “这是因为你刚才对妈妈没礼貌,”他说,“因为你像小偷似的躲在窗帘后面,因为两分钟前你眼睛里的那股神气,你这个耗子!”
  对约翰的责骂我也早就习以为常,从来没有回敬的胆量。我所担心的是,怎样承受随之而来的一顿毒打。
  “你在窗帘后面干什么?”他问。

注册早教一点通海量教学资源直达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