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埃丝的摇木马

儿童资源网

小埃丝的摇木马

  小埃丝立在一边,没敢吭声。

  “你都这么大了,还玩这种玩具?最好还是把他送给穷孩子们玩吧。埃丝,像你这样一个生在富裕人家的孩子,有义务把自己的旧玩具送给贫民区里的孩子们。明天早上我就让大车把他带走。不过,你首先得把他擦得干净一点儿,他会给孤儿院的穷孩子带来欢乐。我刚才做什么来着?噢,对了,十七英尺长,十六英尺宽,十张桌子——让我来算一下……”

  米钦夫人走后,小埃丝仍呆呆地立在原地没动,她觉得浑身都麻木了。饮茶时间过后,小埃丝开始洗刷起“王子”来。“唉,”她心里想,“也许我不配得到这些快乐。我从没想过把木马身子擦洗一下,或许别人会对他照料得更好一些吧。可是,把他送走了以后我该玩什么呢?我该怎么办呢?”

  小埃丝擦呀擦,当那层又脏又旧的灰颜色被擦洗掉以后,“王子”的后背和两肋都出现了银白色的亮光,他的鬃毛和尾毛也擦洗得像丝线一样闪亮了。

  该睡觉了,小埃丝最后一次默默地回到楼上去抱来那两条毯子。她在“王子”的身边躺下来。朦胧中,她仿佛觉得“王子”把鼻子低垂下来在她湿润的脸颊上轻轻地触了一下。

  第二天,米钦夫人来到游戏室,要亲自指挥比赛厅的布置工作。她一看到“王子”光洁的身躯,不禁惊叫起来:“啊呀,这件玩具太贵重了,不能送到孤儿院去,我要把它献给博物馆。”

  于是,小埃丝的摇木马就被送到博物馆去了。

  这一整天,小埃丝一直躲在楼上卧室里。她不愿意看到自己心爱的摇木马被人带走的情景,也不想再到游戏室去了。

  傍晚时,女仆胡珀来到小埃丝的卧室。她知道小埃丝还在为失去的玩具而难过,就带她到外面去散步。她们来到了博物馆。胡珀喜欢参观这里展出的不同时代流行的各种服装,她在那些有衬架支撑的女裙和腰垫前面停住了脚,而小埃丝则趁机溜到一边去。

  小埃丝绕过屋角来到另一个展厅,很快便找到了她的“王子”。一根红绳把木马与观众的通道隔开了,大概是为了防止人们随便触摸展品吧。木马的身边放了一块木板,上面写道:“米钦夫人捐赠”。小埃丝伸出手想抚摸一下自己的“王子”,可隔着绳子够不到他。

  “请注意,小姐,”一位服务员说,“请不要用手摸展品。”

  小埃丝只得收回手,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望着“王子”出神,直到胡珀来招呼她回家时,她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从那以后,小埃丝每天都去博物馆看“王子”。米钦夫人正忙着筹备一个福利事业中心和一个诊疗所,既不注意小埃丝日益苍白的面色,也不理会她频繁参观博物馆的事。

  有一天夜里,小埃丝忽然从梦中醒来,睁眼一看,原来是一束月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正好照在她的脸上。她轻轻地坐起身来,穿上那件棕色裙子和那双又破又小的鞋,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像个幽灵似的沿着那空无一人的大街走去。她来到博物馆门前,不由自主地朝旁边一个小侧门走过去。侧门没上锁,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埃丝沿着一条通道朝前走,一会儿就来到了主展厅,而且很快就找到了“王子”。她迈过栏绳来到“王子”身边,用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埃丝梅拉达。”摇木马说话了。他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一丝微弱而十分清越的风声。

  “你以前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话呀!”小埃丝惊奇地说。

  “那是因为我身上的灰色油漆呛得我说不出话来。”

  “哎呀,”小埃丝叫出声来,“自从你走了以后我寂寞极了,我该怎么办呢?”

  “你一次也没骑过我。”木马说。

  “我不愿意那样做。你年老体弱,如果我骑在你身上,那未免有些太放肆、太无礼了。”

  “现在请骑到我身上来吧。”

  小埃丝胆怯地把脚伸进马镫,然后小心地跨到木马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