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药膏(中)

儿童资源网

臭药膏(中)

  (五)

  开学后,彬彬悄悄把陶陶扯到一边,说:“不好了!出大事了!我舅舅那片田地臭不可闻,无法耕种了,要找科研所的人去查原因呢。”

  陶陶说:“种地就要施肥,有点臭味怕什么?”

  彬彬紧张得要命,说:“不对,谁不知道现在种地用化肥!一般的田地都没有臭味了。要查出是咱们丢的臭药膏可咋办?”

  “没关系,臭药膏又不是毒药,不会影响种庄稼的。”

  陶陶虽然说得轻松,心里还真有点不放心,星期六的下午,他和彬彬、强强又去了那片农田。

  离田地很远就能闻到臭味,陶陶和强强都捂住了鼻子,彬彬不捂鼻子而是捂住了眼睛,他担心得快流出眼泪了。

  在田地边上,他们遇见了彬彬的舅舅。彬彬的舅舅说:“太奇怪了!地里突然就有了臭味。往年这时候蓟蓟菜、苦菜、婆婆丁等野菜都开始发芽了,今年却一棵也见不到。农科所的人来过了也没查出原因。”

  强强继续捂着嘴,他在偷笑。

  彬彬继续捂着眼睛,他怕舅舅看出他的不安。

  陶陶说:“臭味是挺大,大概有人施了肥料。”

  “瞎说!我种地快二十年了,地里施没施肥我还看不出来?”

  陶陶说:“要是施的浓缩肥料你就看不出来了。不用担心,不会影响长庄稼的。”

  出乎陶陶意料的是,那股臭味还真影响长庄稼了,半个月后彬彬告诉陶陶和强强:“别人家的地都出苗了,舅舅家种的玉米一棵也没出,挖开看看,种子还没发芽呢。舅舅没办法,已经毁了一半农田改种西瓜了。”

  强强说:“种玉米不发芽种西瓜就能发芽吗?你舅舅知道了臭药膏的事,一定饶不了咱们。”

  陶陶也开始发愁了,想了一会,决定把臭药膏的事告诉彬彬的舅舅。

  周末放学时下雨了,这是第一场春雨。周六雨还在下,而且很大。周日雨小了,陶陶和彬彬、强强冒着小雨来到彬彬的舅舅家,要说明臭药膏的事,准备接受惩罚。

  彬彬的舅舅不在家,陶陶他们提心吊胆地向农田走去。还没走到田边他们便笑了起来,因为玉米和西瓜都发芽了,看上去齐刷刷的,露出地面有两寸来高。

  彬彬的舅舅正披着雨衣站在农田里,一见到陶陶他们就喊:“小家伙们来的正好!看吧!又是怪事!昨天早上苗刚露头,今天就长这么高了,跟气吹的一样,神了!”

  陶陶抹着脸上的雨水说:“是怪事!原来下雨才能发芽。”

  强强说:“是怪事!别人家的地不下雨也发芽。”

  彬彬的舅舅走了过来:“你们上次来我就感觉有事。说吧,你们几个小东西在这块地里搞了什么阴谋诡计?”

  彬彬说:“没搞什么阴谋诡计,只是撒了一点臭药膏……”

  (六)

  暑假前夕,彬彬把陶陶和强强拽到一边,边比画边神秘地说:“你们见过这么大的玉米吗?”陶陶和强强一起摇头,因为彬彬比画得足有二尺长。彬彬说:“我舅舅家的玉米就这么大!”陶陶和强强的眼睛瞪圆了。彬彬说:“你们见过课桌这么大的西瓜吗?”陶陶和强强瞪着眼睛一起摇头。彬彬说:“我舅舅家的西瓜就这么大!”陶陶问:“你见到了?”彬彬说:“是我舅舅在电话里说的。他说现在每天都有专家学者到地里研究,不明白玉米和西瓜为什么能长那么大。对了,还去了不少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呢……”陶陶一下子跳了起来,叫道:“一放暑假咱们就去吃西瓜,那是咱们臭药膏的功劳!”

  地头上好热闹,停着几辆车,围着一大群人,好像发生了大事。陶陶他们费了好大劲才挤到前面,发现大事就是几个记者在给彬彬的舅舅摄像、拍照。彬彬的舅舅站在玉米地里,做出抬手去够玉米棒子的动作,以展示玉米秸子长得高,玉米棒子结得大。记者们忽前忽后一阵乱转,闪光灯忽上忽下好一通闪,累得彬彬的舅舅满脸淌汗才告一段落。

  围观的人便议论:“这照片值了钱了,弄到外国去都是新闻。”

  也有人嘀咕:“这玉米粒还不得跟葡萄粒那么大?煮上一棒,两个人也啃不完。”

  有商业头脑的人则说:“这么大的玉米会让你煮着吃?一定要留作种子卖,这回彬彬的舅舅发了!”

  拍完了玉米又去拍西瓜。一枚枚大西瓜懒洋洋地躺在地里,就像一大片描上了花纹的恐龙蛋,最大的一个,两个壮小伙子合力去搬才勉强抬离地面。

  围观的人大都张大了嘴巴,恨不得马上就弯下腰去啃两口,可也有人怀疑:“瓜长到这么大,能好吃吗?”

  彬彬的舅舅抹着脸上的汗,很自信地说:“好吃!一定好吃!几年前这块地就种过西瓜,不论大小都甜。”

  “真的吗!”有人伸手掏出了二百元钱:“大家谁都没吃过这么大的瓜,不如切一个大家尝尝。”

  彬彬的舅舅不肯,说:“别急别急!这瓜还得三五天才熟,到时候我请大家品尝,用不着拿钱。”

  吵嚷了半天,人群才慢慢散去,记者们也上车走了,临走前,记者们劝彬彬的舅舅去申报吉尼斯记录,他们说种出这么大的西瓜和玉米在世界上也是首次。

  彬彬的舅舅可不关心什么记录的事,这一阵已忙得他有点晕了,他冲陶陶和彬彬、强强喊道:“小家伙们来了!帮我看瓜吧!我已经五六天没睡上囫囵觉了。”

  (七)

  瓜棚是早就搭好的,很小,只有一床单人铺盖,好在陶陶他们三个都不胖,勉强能挤进去。彬彬的舅舅说:“这么大的瓜,想偷也不容易,就怕有人来祸害。”

  陶陶他们当然乐于承担这项工作,感觉很惊险很刺激。强强说:“我们这是要跟坏人作斗争,不能没有武器呀!”

  彬彬说:“是啊,没有枪,弄两把大刀也行。”

  彬彬的舅舅笑了,给他们找来一个电筒和一张弹弓,说:“不能真打,把人吓走就行,偷瓜的只是小贼而已,算不上真正的坏人。”

  陶陶他们可不这么想,等彬彬的舅舅一走,他们便绕着西瓜地和玉米地忙碌起来,在容易往地里钻的位置都挖下了陷阱,在地头边伏下了几根绊绳,又捡来几十个拳头大的石块放在瓜棚附近,就等来犯者上门,好给“贼人”一点颜色看看。

  天黑之后,陶陶伏在瓜地里,彬彬和强强趴在玉米地边上,紧张而焦急地等待着,希望能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可是等到半夜也没听到“贼人”的一点动静,困得他们眼皮都睁不开了,只好撤回瓜棚挤到那床单人铺盖上休息。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