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淑女的绝技

儿童资源网

小淑女的绝技

  1
  
  柳姐接手五班不久,双眼一眨不眨,就盯上了吴点点。
  
  柳姐长叹一口气道:“吴点点,淑女一点儿不好吗?”一边说着,一边望着吴点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此时,吴点点一头碎发飞扬着,正一路狂叫着,高举双手,追赶篮球去了。
  
  吴点点是女生,以她的话说,本人是超级大美女,毫无水分。
  
  可是,班主任柳姐却叫她假小子,哪有一点女生的样子。
  
  吴点点打篮球的时候,整个篮球场上,只有她一个人在大喊大叫:“骆小北,给我,快给我啊。”一边嘁,还一边又跳又蹦,玩杂耍一般。球到她手上,百分之百投不中篮,有时还会砸中队友的脑袋。几次都被砸中的骆小北气得红着脸喊:“吴点点,你是我的队友啊还是我对手?”吴点点毫不脸红,仍然大喊大叫着。
  
  甚至,吴点点敢于和男生斗鸡,乐得嘎嘎的,赢了,手指一弹,打了个响指道:“小样儿,和我斗。”输了不服气,嘁道:“重来,不敢来就是胆小鬼,是这个。”一边说着,一边把小指伸出来示意。当然,也丢沙包,丢得一脸一身的灰土。
  
  柳姐见了就摇头,不满意地说:“女生嘛,要有个女生的样儿啊。”柳姐还说,女生要雨湿不乱步,要笑不露齿,抿嘴一乐,不能嘎嘎的,嘴像瓢口一样张着。
  
  大家听了柳姐的话都笑了,尤其吴点点,仍然嘎嘎傻乐,还拿书拍了骆小北一下。骆小北很生气,就扯着脖子告状:“柳——老班,假小子打我。”
  
  柳姐瞟一眼吴点点,痛心疾首地口U道:“淑女一点儿哎,吴点点。”
  
  也因此,大家都选吴点点做班长,可柳姐一票否定了:“不淑女嘛,不可以的。”一句话,让吴点点当班头的雄心壮志瞬间灰飞烟灭,很是受伤。
  
  2
  
  吴点点很委屈,噘着嘴巴可怜巴巴地请教:“老班,怎么才能做到淑女?”
  
  柳姐眼睛一亮,停下脚步忙问:“怎么的,想做淑女了?”吴点点忙点头,眼巴巴地望着柳姐,一副虚心听教的乖乖女样子。柳姐一看有希望,忙滔滔不绝地宣扬起自己的“淑女经”来:“淑女嘛,走路得慢慢走,别土匪一样。吃饭嘛,小口吃,别吧唧吧唧的。”尤其走路,柳姐认为特重要,是淑女的标志,还扭着自己的细腰,迈着碎步示范着走了几步,风吹杨柳水上漂一般,很好看。
  
  吴点点拍着手“哇”的一声大叫起来:“老班超淑女哎。”大家一听,都乐了。
  
  柳姐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摇着头说:“吴点点,有那么让老班上当的吗?”然后,又很无奈地说:“这个吴点点,如果能淑女一点儿,就再好不过了。”说完,很受伤地叹口气轻飘飘地走了。
  
  柳姐念了一通“淑女经”也就算了,谁知吴点点却当了真,开始淑女起来了。第二天再走进教室时,迈着莲花碎步,也不嘎嘎傻笑了。这事儿,柳姐不久后就发现了,她特高兴,班会课上,特意表扬:“瞧人家吴点点同学,不只是学习好,而且还很听话的。”
  
  柳姐说完,意犹未尽,让吴点点同学现身说法,谈谈自己当淑女的切身感受。吴点点站起来,红着脸,身子骨儿糖一般扭了一会儿,就是不说话。柳姐急了,皱着眉命令道:“别扭了,自然点儿,说啊!”
  
  吴点点轻轻说了一句,声音很婉约,很轻柔,可惜听不清。柳姐急了,再次命令:“吴点点,你不能大声点儿啊?听不见。”
  
  吴点点张开樱桃小口,又轻声说了一遍。柳姐再次傻眼,侧着耳朵,仍然听不见,想了想,转身问大家:“你们听见了吗,同学们?”大家都摇着头,拨浪鼓一样。好在骆小北是吴点点的同桌,忙自告奋勇地站起来,翻译一般补充道:“吴点点说,淑女声音应放小,不能打雷一般。”
  
  柳姐摇摇头,又点点头,张张嘴没说什么。
  
  3
  
  假小子吴点点变成淑女了,这个消息极具爆炸性,不久就传遍校园,几乎人人都知道了。大家都啧啧称赞,认为柳姐不愧为优秀教师,教学有方,成效显著,立竿见影。
  
  柳姐听了十分得意,一脸阳光,唱着一支支离破碎的歌曲。
  
  柳姐什么都好,就是歌唱得特差。可是,她每次一得意,一定会唱歌,每次唱的,一定是那支惨不忍听的歌。
  
  大家私下里说,别人唱歌要钱,柳姐唱歌要命。
  
  当然,这些柳姐不会知道的,柳姐仍沉浸在自己的淑女业绩中,难以自拔。
  
  这天上课时,柳姐让吴点点回答问题,提醒一句:“吴点点,声音可以大一点儿啊,不影响淑女形象的。”
  
  吴点点点着头,声音稍微大了那么一点儿,大家侧着耳朵,勉强听清了。
  
  柳姐见了,不失时机地表扬吴点点。在她的教导下,吴点点同学终于变得淑女了。当然,这是吴点点同学个人的进步,也是本老班教导有方的具体体现。
  
  吴点点一听,不好意思地轻声道:“老班,别表扬嘛。”
  
  柳姐笑着说:“应该的,别谦虚。”
  
  吴点点接口回答:“谦虚是美德嘛。”
  
  柳姐皱皱眉,她让吴点点一口一个“嘛”字的,搞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一瞪眼道:“吴点点,从哪儿学的,一口一个嗲嗲的‘嘛’字?多肉麻啊。”
  
  吴点点浅浅一笑,脱口而出:“那样才淑女嘛。”柳姐傻眼了,恰好下课铃声响起,忙喊声下课,全班女生一起站起来,都异口同声道:“拜拜!”用的竟是软软的港台腔,嗲嗲的柔柔的。
  
  据她们说,这样才显得更淑女嘛。
  
  柳姐擦着汗,一句不应,逃之天天。
  
  4
  
  那天,吴点点的弟弟吴尾尾在校园里跑着跑着,突然摔倒了,吴点点见了,很婉约地走过去,弯下腰,长发披下来道:“摔痛了吗?嘘,以后走路要小心哦。”柳姐此时恰好经过,扶起吴尾尾,很不高兴地批评吴点点:“小同学摔倒,要跑上前去拉啊。”
  
  吴点点眼睛一眨:“我可不愿因为这小子,丢失我的淑女形象。”
  
  柳姐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真有点走火入魔了。”说完,无奈地走了。
  
  吴点点望望吴尾尾,跷起拇指道:“好小子,演得跟真的一样。”然后挥手拜拜,转身走了,走得很婉约。身后,吴尾尾喊:“吴美女,记得答应我的五香鸡爪哦。”说完,也蹦蹦跳跳地跑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