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的心 (1)

儿童资源网

猴子的心 (1)

  很久以前,在一座悬崖脚下的一条碧绿的小山谷里,有一座由低矮茅屋聚集而成的小村庄。当然,人们在建房屋时都非常小心,把房子都建在西风卷上岸来的潮水淹没不到的地方。村庄边上长着一棵树,很大很大,它一半枝叶把那些茅屋遮盖了起来,另一半则伸到悬崖下的那片深海之上。鲨鱼喜欢游到这片清澈的海水里来玩耍嬉戏。那棵树的树枝上结满了果子,每天太阳出来的时候,人们都能看见一只灰色的大猴子坐在最顶部的树枝上吃早餐,快乐地自言自语着。

  猴子吃完村庄这一侧树上的果子以后,就顺着树枝荡到伸到海面上的那一侧树上去。就在他正在寻找一个可以让他舒适栖息的阴凉的好地方时,他看到一头鲨鱼正在下面贪婪地注视着他。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我的朋友?”猴子客气地问。

  “噢!要是你能把那些美味的东西扔一些给我,该多好啊,我会感激不尽的。”鲨鱼回答道,“在你吃了50年的鱼以后,你会觉得自己很想换一换口味。我如今非常厌倦盐的味道。”

  “哦,我也不喜欢吃盐。”猴子说,“那么,你张开嘴,我把这只鲜美多汁的库萸果扔到你的嘴里去。”说着,他从头顶的树枝上摘下了一只果子。不出所料,即使鲨鱼把身子翻了过来,但要把果子扔进鲨鱼的嘴巴也并不是那样容易的事情,第一只库萸果落在鲨鱼的一颗牙齿上,滚进了海水里。不过,第二次的运气好一些,果子正好落进了鲨鱼嘴里。

  “啊,味道多好啊!”鲨鱼叫道,“请你再给我一只吧。”猴子摘库萸果早就摘累了,可是鲨鱼还没吃够呢。

  “天已经很晚了,我得回家去看孩子们了,” 猴子最后说道,“明天这个时候你要是到这里来的话,我会再次招待你的。”

  “谢谢你,谢谢你。”鲨鱼说,高兴地咧嘴大笑,露出了全部的丑陋大牙齿,“你猜不出你让我得到了多大的快乐。”然后,他游进幽暗的海水里,打算睡上一觉打发时间,直至猴子的再次到来。

  有好几周时间,猴子和鲨鱼都是在一起吃的早餐,树上竟然还有果子剩下来给他们吃,真是件难得的事。他们成了好朋友,都把各自家庭和孩子们的情况告诉了对方,谈论了应该怎样教孩子们学会他们应该懂得的一切。不久之后,猴子对他在村庄那边一片小棕榈树林里的绿房子变得不满意起来,渴望去看看从鲨鱼那里听说的海底下那些奇异的东西。鲨鱼非常清楚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便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些更为奇妙的东西,猴子听了,越来越感到悲伤。

  就这样,有一天,鲨鱼说道:“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你这几周对我的帮助。我身上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不过要是你答应跟我一起回家,你喜欢什么,我都非常乐意送给你。”

  “我什么都不想要。”猴子叫道,高兴得牙齿都打起战来,“但是我怎样才能到你家里去呢?从水里游肯定不行。啊!一想到水我就觉得不舒服!”

  “噢!别为这一点费心,”鲨鱼回答道,“你只需坐在我背上就行了,我保证一滴水也不会溅到你身上来。”

  这件事就这样商定了。第二天早上,刚刚吃完早饭,鲨鱼就游到了树下,猴子灵巧地跳到他背上,连一滴水花都没有溅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处在那样一个陌生的境况中,猴子感到有点害怕,但几分钟之后,猴子就变得很开心,问了鲨鱼一千个关于鱼、海草的问题,问从他们身边漂过的那些奇形怪状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鲨鱼一一做出了回答,猴子压根儿就想不到他那位向导对他们看到的很多东西也跟他自己同样陌生。

  日出日落了六次,然后鲨鱼突然说道:“我的朋友,我们现在已经游了一半的路程了,现在是该告诉你一些事情的时候了。”

  “什么事情?”猴子问道,“你的话说得那样严肃,我想,不会是什么讨厌的事情吧?”

  “噢,不!没什么。只不过是在我们将要出发的时候,我听说我们国家的苏丹病得很厉害,唯一能治好他病的东西是猴子的心脏。”

  “可怜的人,我为他感到非常抱歉。”猴子回答道,“你真蠢,我们都已经出发了才告诉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鲨鱼问道。猴子现在弄清楚了鲨鱼的全部阴谋,他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在想自己该怎么说。

  “你为什么不说话?”鲨鱼再次问道。

  “我在想真遗憾,我还在岸上的时候,你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要不然我就会把心带在身边了。”

  “你的心!你的心为什么不在你身上呢?”鲨鱼带着迷惑的表情问。

  “噢,当然不在我身上。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在离开家的时候,总是把心挂在树上,以防给我们带来麻烦吗?不过,你或许不相信我的话,会认为我因为害怕而在胡编乱造,那么就让我们赶紧继续向你们国家游去吧。我们一到那里,你就可以来找我的心,要是你找到了它,你就可以把我杀掉。”

  猴子的话说得那样平静,那样淡漠,使得鲨鱼完全上当了,他真希望自己不这样匆忙。

  “要是你的心不在你身上,那么继续往前游还有什么用处?” 最后,他说道,“我们最好赶回那个村庄去,那样你才能取到你的心。”

  当然,这正是猴子想要的,但他很小心,不让自己显得太高兴了。

  “是吗?我不知道,”他漠不关心地说,“路途这样遥远,不过你也许是对的。”

  “我敢肯定我是对的,”鲨鱼回答道,“我会尽可能快地游回去的。”他说到做到,三天后,他们就看见了高高耸立在水面之上的那棵库萸树。

  猴子舒了口气,抓住离他最近的那根树枝爬了上去。

  “在这里等着我,”他对鲨鱼大声说道,“我饿极了,我得吃点儿早饭,然后去找我的心。”他越爬越远,爬进了树枝丛里,直到鲨鱼再也看不见他了。然后,他蜷起身子睡起觉来。

  “你还在那里吗?” 鲨鱼不久厌倦了在悬崖下的海湾里游来游去,急着要上路。

  猴子被惊醒了,但他没有回答。

  “你还在吗?”鲨鱼非常生气,嗓门儿比刚才大了一些。

  “噢,是的。我还在,”猴子回答道,“我真希望你没叫醒我。我睡得正香呢。”

  “你找到心了吗?”鲨鱼问道,“我们现在该出发了。”

  “出发到哪里去呀?”猴子问道。

  “啊,当然是带着你的心到我们国家去了。你不可能搞忘了吧!”

  “我亲爱的朋友,”猴子哧哧地笑着回答道,“我想你一定是有点发疯了。你以为我是洗衣工的驴子吗?”

  “别胡说八道,”鲨鱼大声说道,他可不愿意被别人嘲笑,“你说的洗衣工的驴子是什么意思?我希望你能够快一点,要不然回去太迟就救不了苏丹了。”

  “你真的没听说过洗衣工的驴子吗?”猴子开心地问,“啊,他就是那种没有良心的畜生。我觉得不太舒服,我担心在太阳这么高的时候出发会中暑,你要是愿意,我就走近一点,把驴子的故事讲给你听。”

  “好吧,”鲨鱼满脸不高兴地说,“如果你不愿意下来跟我走,那么我想我听听那个故事也无妨。”

  于是猴子开始讲起故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