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顶冠 (2)

儿童资源网

三顶冠 (2)

  于是他们非常恭敬地离开了他,手挽手地来到那口井脚下。他们头上是蔚蓝的天空和金色的阳光。一堵爬满了常青藤、高不见顶的大墙矗立在他们面前。墙壁上有个拱门,井底就在那道拱门里。最年轻的那一对走在最后,小公主对小王子说道:“我敢肯定那两位王子对你没怀好意。把王冠藏在你的斗篷下面,要是你不得已被留在了最后,就别坐到篮子里去。把一块大石头或别的什么重东西放在里面,然后看一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一来到那个漆黑的洞窟中,先把大公主放在篮子里,然后摇了摇篮子。大公主便徐徐升了上去。接着,那只篮子又被放了下来,把二公主吊了上去,然后上去的是三公主。她先搂住小王子的脖子,吻了吻他,然后轻声地哭了起来。最后,轮到小王子了,他没有坐到篮子里面去,而是在里面放了一块大石头。他退到一边,仔细倾听着。篮子被吊到大约20杆高的时候,突然掉了下来,石头像惊雷一样,轰的一声摔得粉碎。

  唉,可怜的王子没办法,只好走回那座城堡去,他里里外外走遍了城堡,吃了最美味的食品,喝了最可口的饮料,在一张非常柔软的床上睡了觉。他在那些花园里和草坪上走了很久很久,但到处都没有见到七寸丁的影子。不到一周,他找厌倦了,为了他的真爱,他变得非常孤独。一个月快过去了,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一天早晨,他走进那间珍宝室,注意到桌子上放着一只漂亮的鼻烟壶,他记得以前在那里不曾见到过它。他用双手拿起它,把它打开,七寸丁便从中走了出来,走到桌子上。

  “我想,王子,”他说,“你对我的城堡有点厌倦了吧?”

  “噢!”小王子说,“要是小公主在这里,而且时常都能见到您,我就决不会觉得沉闷了。”

  “啊,现在,你在这里待了很久了,上面的人正在缉拿你。好好保管你新娘的王冠,每当你需要我的帮助时,就打开这只鼻烟壶。现在,到花园里去散散步,走累了就回来。”

  小王子双眼盯着地面,心事重重地走在一条两侧都有树篱的沙砾路上。最后,他抬起双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一间铁匠铺门口。那个铺子离他未婚妻的宫殿大约有一英里远,他以前经常路过那里。他身上的衣服要有多破烂就有多破烂,但他把王冠严严实实地藏在了他的旧斗篷里。

  就在这时,铁匠走出来说道:“你这家伙长得又高又壮,而且要干的活又是那么多,偷懒可是件可耻的事情。你会用锤子和钳子吗?进来帮我吧,我会给你提供吃住,在该给你钱的时候还可以给你几个子儿。”

  “一言为定。”王子说,“我只是想找点事情做。”于是他拿起锤子,对着铁匠正在铁砧上翻动着的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棒敲打起来,准备打造马蹄铁。

  他们没干多久的活,一个裁缝就进来坐下,开始说起话来:“你们都听说了吗?在小公主找到她的心上人、戴上王冠之前,那两位公主不愿意结婚呢。在他们绞起小公主的未婚夫时,辘轳意外地被松开了之后,那口井、井绳、辘轳都不见了踪影,那个地方就像你的手掌心一样空空的。向大公主、二公主求婚的两位王子搅得心上人和国王都不得安宁,最后她们不得已,答应同他们结婚,婚礼在今天早上举行。我出于好奇,去看了一下。不用说,两位新娘的华丽服饰让我惊叹不已,她们头上都戴着三顶王冠——金的、银的、铜的,一只一只地套在了一起。小公主伤心地站在一旁,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两位新郎走了进来,要有多傲慢就有多傲慢。正当他们走向祭坛围栏的时候,他们脚下的地板裂开了一个两码宽的大口子,他们掉了下去,掉进了墓穴中的死人和棺材堆里。噢,你听女士们的那些尖叫声!再瞧大家伙你追我赶去往下瞧的样子!教士立刻打开墓室的门,两位王子走了上来,他们那漂亮衣服上盖上了一层一英寸厚的蜘蛛网和尘土。

  “于是国王说婚礼应该延期举行。‘除非小公主找到自己那三顶王冠,’他说,‘和两位姐姐一起结婚,否则这件事想都不要想。无论谁,只要能给我找来三顶跟两位姐姐的一模一样的王冠,我就把我的小女儿嫁给他为妻,要是他不想结婚,我就送给他一大笔财富,让别人跟她结婚。’”

  “真希望我能办到这一点,”铁匠说,“公主们回到家后,我曾仔细看过那些王冠,我认为这世上没有哪一个铁匠能把它们仿制出来。”

  “懦夫永远也不能赢得美女的青睐,”王子说,“你到王宫里去要四分之一磅金子、四分之一磅银子和四分之一磅铜来。用我的脑袋作抵押,借一顶王冠来做样品,我明天早上就能把他们想要的那几样东西制造出来。”

  “你当真吧?”铁匠说。

  “那还用说,”他说,“去吧!大不了错过这个机会而已。”

  长话短说,铁匠去要了四分之一磅金子、四分之一磅银子和四分之一磅铜,把它们和王冠样品给了小王子。傍晚,王子关上铁匠铺的门。邻居们都聚集在院子里,他们听见他敲啊,敲啊,敲啊,从傍晚一直敲到天亮,并不时地从窗户里扔出些金块、银块和铜块来。那些游手好闲的人你争我夺,互相咒骂,却祝愿里面的那个铁匠好运气。

  好了,就在太阳快要升起来的时候,小王子打开门,拿出他的真爱给他的那三顶王冠,人们欢声雷动!铁匠请小王子跟他一起到王宫里去,小王子拒绝了。于是铁匠出发了,全城人都跟着他去了。国王看见了王冠,好不高兴!

  “嗯,”他对铁匠说,“你是个结了婚的人。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说实话,陛下,这些王冠根本就不是我造出来的。打造王冠的人是昨天给我当帮工的一个大个子。”

  “那么,我的女儿,你愿意嫁给造出这几顶王冠的那个人吗?”

  “让我先看看王冠再说吧,父王。”她说道。她仔细地察看了那些王冠,发现它们正是自己非常熟悉的那几顶,便猜到它们是心上人让人送来的,于是说:“我愿意嫁给造出这些王冠的那个人。”

  “好了,”国王对大王子说,“坐上我最好的马车到铁匠的铺子里去,把那位新郎带回来。”大王子不想去,他太傲慢了,但又不便拒绝。来到铁匠铺的时候,他看见小王子站在铺子门口,便招手叫他到马车边来。

  “你就是打造王冠的那个家伙吗?”他问道。

  “没错。”小王子说道。

  “那么,”他说,“你或许应该刷刷身上的灰尘,然后坐到马车上来。国王想见你。我真可怜小公主。”

  小王子坐上马车,路上,他打开鼻烟壶,七寸丁走出来,站在他腿上。

  “喂,”他说,“你现在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了?”

  “大师,”小王子说,“请让我回到铁匠铺去,然后在这辆马车里满满地装上铺路石吧。”话刚一说完,他的愿望就实现了。王子坐在了铁匠铺里,拉车的马儿则觉得马车变得有些怪怪的。

  马车开进了庭院,国王出于对新女婿的尊重,亲自去打开车门。他刚一转动门把手,小石子便像阵雨般倾泻到了他那斑白的头发和丝绸外衣上。他跌倒在地,石头落在了他身上。人们非常惊骇,同时还传来了几声笑声。国王擦掉额头上的血,非常恼怒地看着大王子。

  “陛下,”他说,“我对这个意外事故感到非常抱歉,但我不应该受到责备。我亲眼看见那个年轻铁匠坐进了马车,而且从那以后,我们一刻也没有停留过。”

  “一定是你对他失礼了。去,”他对二王子说,“把那个年轻铁匠带到这里来。一定要有礼貌。”

  “您不用担心。”二王子答应。

  有些人虽然想尽量和善一些,但总是改不了他们的坏脾气,这个新使者一点儿也不比大王子更有礼貌。当国王第二次打开马车门的时候,一阵泥雨倾泻在了他身上。

  “老这样下去可不行,”他说,“狐狸永远也找不到比自己更优秀的使者。”

  于是国王换了衣服,梳洗干净,来到小王子所在的那个铁匠铺,请小王子跟他乘坐同一辆马车。小王子请求国王允许他坐另一辆马车。半路上,他打开了鼻烟壶。

  “大师,”他说,“现在,我希望穿戴打扮得与我的地位相称。”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七寸丁说, “现在,我要跟你说再见了。你一如既往地像以前那样善良、仁慈,并且好好爱护你的妻子。这就是我要给你的全部忠告。”

  说完,七寸丁消失了。马车门在院子里打开了,一身华贵的小王子走了出来。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跑过去紧紧拥抱他的新娘。

  除了另外两位王子外,人人都非常高兴。婚礼很快就举行了,他们都在同一天举行了婚礼。不久以后,那两对年长的夫妇回到各自的宫廷里去了,而最年轻的那一对则跟老国王留在了一起。他们就像你们在故事里听到的最快乐的夫妻一样,生活得非常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