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礼物 (2)

儿童资源网

四件礼物 (2)

  “男人要的是美貌,聪明有什么用?我本该要美貌的,不过已经太晚了,丹尼斯再也不会回来了。”

  “既然你想要美貌,就给你美貌吧。”身边的一个声音说。她掉过头看看,发现了拄着拐杖的老太太。

  “把这根项链戴在脖子上。只要你戴着它,你就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仙女继续说。泰芬妮高兴得叫起来,接过项链,紧紧抓住,跑到角落的镜子前。啊,这下子她不怕阿兹利兹或者任何姑娘了,因为毫无疑问,谁都没有她白,没有她漂亮。望着自己的脸,她有了个主意,赶紧穿上最漂亮的衣服,系好鞋,匆匆赶往舞会。

  路上,她遇到一辆漂亮的马车,里面坐着一个年轻人。

  “多漂亮的姑娘啊!”泰芬妮走近时,他赞叹道,“哎呀,我的国家谁都比不上她。只有她,而不是别人,将成为我的新娘。”

  马车很大,把狭窄的路给挡住了,因此泰芬妮尽管不愿意,却不得不待在原地。她盯着年轻人的脸,说道:“您走您的路,大人,让我走我的路。我只是个农家女孩,整天做的就是挤奶、割草和纺纱。”

  “你虽是个农家女,不过我将让你成为一个贵妇人。”他一边说,一边抓住她的手,想把她拉进马车。

  “我不想成为贵妇人,只想做丹尼斯的妻子。”她甩开他的手,回答说,然后跑向路边的沟。沟的另一边是麦田,她想躲到麦田里。很不幸,年轻人猜到了她要做什么,示意随从,随从于是抓住了她,押进马车。车门被关了起来,马匹在鞭打下狂奔起来。

  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一座城堡。泰芬妮全身动弹不得,被人拎出马车,抬进了大厅。同时,有人去请牧师来举行婚礼。年轻人向她描绘成为他妻子后,她将得到各种漂亮的东西,想以此博得她一笑,但是泰芬妮却听而不闻,四处张望,看看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逃走。这似乎不容易。三个大门紧闭,她被抬进来的那扇门用弹簧锁锁着。不过她的羽毛还在头上,得到羽毛之助,她发现门板上有道裂缝,可以隐约看见一丝光线。她摸了摸衣服上的铜别针,把大厅里的每个人都送去数包菜,自己却从小门钻出来,但是却不知往哪里走。

  此时天已经黑了,泰芬妮非常累。谢天谢地,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修道院的门口,便问能否在那里住一宿。看门的女人很无理地说这里不收留乞丐,要她滚,于是女孩只好拖着脚步,慢慢地往前走,直到一盏灯光和狗叫声告诉她附近有个农场。

  农舍前面有一群人:两三个妇女,还有农夫的几个儿子。当他们的妈妈听到泰芬妮想借宿一晚时,好心的女人心肠软了,准备邀请她进屋。就在这时,小伙子们被姑娘的美貌迷住了,开始就谁应该来向她献殷勤而争吵起来。他们先是斗嘴,然后就动起手来,弄得鸡飞狗跳,妇女们受到惊吓,便对泰芬妮谩骂不已。她飞快跑向最近的路,希望藏到黑暗的树林里,躲过他们。不一会儿,她的身后就传来他们的脚步声。她惊恐万分,双腿打战,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了那根项链。她猛地扯掉项链,把它扔到在沟里哼哼的一头猪的脖子上。她刚扔完,就听到脚步声不再追她,而去追那头猪,因为她的魅力消失了。

  她也不管自己到底往哪里走,只是一个劲地朝前走,直到她突然惊喜地发现自己来到了姑姑家附近。一连好几天,她都感到累,感到不开心,几乎干不了活。更糟糕的是,丹尼斯几乎不再到她身边来。

  “他太忙了,”她说道,“的确,只有富人才有工夫闲聊。”

  日子一天天过去,泰芬妮变得越来越苍白,最后除了她姑姑,人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如今她几乎扛不动水罐,然而尽管她几乎没有力气把水罐扛上肩,但是一早一晚,她仍然来取泉水。

  “我怎么会这么傻,”黄昏时,当她像往常一样来到泉边时,她小声自言自语道,“我要的不该是可以随便见丹尼斯,因为他很快就会烦我,也不是一张利嘴,因为他怕我,更不是美貌,因为美貌只会给我带来烦恼。我要的应该是财富,让自己和别人生活更容易的财富。唉!要是我有胆量向仙女要礼物,我一定会比以前聪明,晓得如何选择更好的礼物。”

  “这下我满意了。”只听见老太太的声音说道,就好像她隐身站在泰芬妮的身边似的,“回家后,看看你右手的口袋,你会发现一只小盒子。用小盒子里的药膏抹在你的眼上,你会发现自己拥有一件无价之宝。”

  泰芬妮一点都不明白仙女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仍然尽快跑回家,开心地在右边的口袋里找寻着。一点都没错,口袋里有一只小盒子,里面装着那珍贵的药膏。就在她把药膏往眼上抹时,巴拜珂·玻希思走进房间来。自从她被迫离开自己的活计,自己也搞不清楚怎么会去数包菜后,一切都乱了套。因为自己的坏脾气,她再也雇不到佣工。因此,当她看到侄女悄无声地站在镜子前时,她大发脾气:“就是说我在田里干活时,你就在干这个!好啊,难怪田都荒了。丫头,你这样做就不感到羞愧吗?”

  泰芬妮结结巴巴地想找个借口,不过姑姑就快气疯了,给了她一耳光,算是回答。这让泰芬妮又伤心,又迷惑,却又激动,再也忍不住,跑开大哭起来。当她发现自己的每一滴眼泪都是一颗滚圆、闪亮的珍珠时,她有说不出的惊讶。巴拜珂也看到了奇迹,惊得大叫起来,跪在地上把珍珠捡起来。

  她仍然在捡着珍珠,这时候门开了,丹尼斯走了进来。

  “珍珠!这些真的是珍珠吗?”他也跪了下来,问道。他抬头看着泰芬妮,发现女孩的脸上挂着更漂亮的珍珠。

  “千万要小心,不要让邻居们听见,丹尼斯,”巴拜珂说,“当然,你也有份,别人一颗也别想得到。哭啊,亲爱的,哭啊,”她冲着泰芬妮说道,“这对你、对我们都有好处。”她张开围裙,丹尼斯伸出帽子,等珍珠掉下来。

  泰芬妮再也受不了了。看到他们贪婪的样子,她感到差点被憋死,便想跑出屋子。尽管巴拜珂抓住了她的胳膊,没让她跑去,并且说尽了甜言蜜语,想让女孩继续哭,但是泰芬妮却强忍住,擦干了眼睛。

  “她哭完了吗?”巴拜珂失望地喊道,“哦,亲爱的,再试试。你认为揍她会有用吗?”她问丹尼斯,丹尼斯摇摇头。

  “第一次有这么多也够了。我要到城里去,看看每一颗珍珠值多少钱。”

  “那么我和你一起去。”巴拜珂说。她从不相信任何人,生怕被欺骗。于是两人出了门,把泰芬妮留下。

  她一动不动坐在椅子上,双手紧握,好像要把什么东西挡回去。最后,她抬起一直盯着地面的眼,看见仙女正在火炉旁边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嘲弄地看着她。女孩浑身打战,跳起来,拿出羽毛、铜别针和小盒子,递给老太太。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