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装成男孩的女孩 (1)

儿童资源网

乔装成男孩的女孩 (1)

  从前有个国王,是个伟大的征服者,统治的国家比世上的任何人都多。每当他征服了一个新国家,他就要求战败国国王的一个儿子侍候他十年,否则就得不到和平。

  话说与他接壤的有个国家,那里的国王和这个邻居同样勇敢,年轻时从未吃过败仗。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他对制定战役计划已经力不从心,他的人民希望留在家乡,耕种自己的田地,因此最后他觉得必须向邻国皇帝俯首称臣。

  俯首称臣是唯一的出路,这一点他看得一天比一天清楚,但是有一件事却使他裹足不前。新霸主要求他送一个儿子去侍候他,可是老国王却没有儿子,只有三个女儿。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毁灭似乎都是不可避免的,因此他心事重重,让三个女儿非常害怕。她们想尽办法让他高兴,却全都不能奏效。

  终于,有一天他们一起吃饭时,大女儿鼓起勇气对父亲说:

  “究竟是什么烦心事让您不安?您的臣民心怀不满吗?还是我们惹您不高兴了?为化解您的愁眉,我们很乐意流血,因为我们与您命运相连。这一点您是知道的。”

  “我的女儿,”皇帝回答说,“你说得对。你们从未给我带来一丝痛苦。不过这一回你们却帮不了我。啊!你们当中为什么没有一个是男孩?”

  “我不明白,”她惊奇地回答,“请告诉我们出了什么问题。尽管我们不是男孩,我们也不是无用之人!”

  “你们能干什么,我亲爱的孩子们?纺纱、缝补和织布——这就是你们所学的。如今只有一个武士,一个年轻巨人,才能帮我摆脱困境。他必须壮得可以挥舞战斧,他的利剑所向披靡。”

  “但是您如今为什么这么迫切需要个儿子呢?请告诉我们。即使让我们晓得了,事情也不会变得更糟糕。”

  “那你们就给我听着,女儿,弄清楚我忧伤的原因。你们都曾听说过,我在年轻时,任何兴兵与我交战的人都必然付出惨痛的代价。但是岁月已经使我的血液变冷,耗尽了我的气力。如今小鹿徜徉在森林里,而我的箭却再也刺不穿它的心脏;陌生的士兵将放火烧掉我的宫殿,在我的井中饮马,而我的手臂却无法阻止他们。不,我逞威风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如今我必须向我的敌人低头。被打败的必须付出十年服务的代价,但是又有谁能够去侍候他呢?”

  “我能。”大女儿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然而她的父亲只是伤心地摇摇头。

  “我永远不会让您蒙羞的,”女孩劝说道,“让我去吧。难道我不是公主吗?不是你的女儿?”

  “那么你就去吧!”他说道。

  勇敢的女孩一边做好准备,一边高兴得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她一刻也静不下来,在宫中踏着舞步,翻箱倒柜。她准备了很多东西,足够用一年的——坠满黄金和宝石的衣服,还有一大堆的食品。她选中了马厩中最神气的一匹马,目光炯炯,另外还选了一副闪亮的银盔甲。

  当她的父亲看见她骑马在院子中奔跑时,便给了她很多建议,比如举止如何才像她乔装的小伙子,又如何才像个女孩子。然后他对她进行祝福,于是她拍马离去。

  当她路过时,她的银甲和战马让人眼花缭乱。她很快就跑得不见了,要不是几英里后勒住了马,等那些护卫跟上来,她就要独自走完剩下的路程了。

  不过有一件事三个女儿全都一无所知,那就是老皇帝是个魔法师,已经拟定好了相应的计划。他设法隐身赶到女儿前头去,在她必须通过的一条河上架起了一座铜桥。然后他自己变成一匹狼,藏在一只桥孔下等待着。

  他的时间选得恰恰好,大约半个小时后就传来了马蹄声。马蹄刚刚踏上桥面,这时一只大灰狼就出现在公主的面前,露出牙齿。大灰狼停下脚步,一声嗥叫,几乎让人血液都凝固起来,准备扑上前来。

  大灰狼的出现是那么突然,那么出乎意料,公主都几乎吓瘫了,连逃跑都忘记了。直到马儿猛地往边上一跳,她才拨转马头,放马全速奔跑,一直到看见了宫门,才勒住缰绳。

  老皇帝早就回到了家,如今来到宫门迎接她,抚摩着她那闪亮的盔甲,对她说:“难道我没告诉你吗,我的孩子?苍蝇是酿不出蜂蜜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一天早晨,二公主请求父亲也让她试一试姐姐没有完成的冒险任务。他不情愿地听着,觉得那肯定没有用,然而女儿却拼命哀求,因此最后只好答应。她挑选好武器,骑马走了。

  尽管不像姐姐那样没料到会出现大灰狼,但是等她到达铜桥时,她并不比姐姐更勇敢,也打马拼命狂奔回家。看见父亲正站在城堡的台阶上,她尽管仍然吓得浑身发抖,却仍然在父亲的脚下跪了下来。他温柔地说:“难道我没告诉你吗,我的孩子?好鸟儿是不会落入罗网的。”

  三个女孩在宫里安分地待了一阵子,做点刺绣啦、纺纱啦、织布啦或是喂喂鸟儿之类的活计。一天早晨,小公主走进了皇帝的寝室。“父王,如今该轮到我了。也许我能战胜那只大灰狼。”

  “什么?你以为自己比两个姐姐勇敢吗,虚荣的小丫头?你还乳臭未干呢!”不过她并不在意被嘲笑,而是回答:

  “为了您,父王,我会把魔鬼撕成碎片,甚至把自己变成魔鬼。我想我会成功的,但是即使失败了,也不会比姐姐们更丢脸。”

  皇帝仍然有些犹豫不决,但是女孩却不停地亲吻他,用好话哄他。终于,他答应说:

  “好吧好吧,要是你必须去,你就去吧。当我看见你垂着头两眼盯着地面灰溜溜地跑回来时,除了能够大笑一番而外,我不晓得这样能有什么好处。”

  “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美。”公主回答说。

  公主非常高兴,终于能够如愿。她决定首先应该找一些白发的贵族,听听他们的意见,然后再仔细挑选自己的马匹。于是,她朝马厩走去,那里喂养着国内最漂亮的马匹,可是却没有一匹中她的意。几乎在绝望之中,她来到了最后一间马棚,那里住着她父亲的战马,如今也像父亲一样,又老又憔悴,黯然地躺在干草上。

  女孩的眼里噙着泪水,站在那里凝望着老马。老马抬起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温柔地说:“你看上去非常温柔,富有同情心,但是我晓得是你对父亲的爱才使你对我这么温柔的。啊,他是个多么了不起的战士啊!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的欢乐时光!但是我如今也老了,主人已经把我忘记了,没有理由再关心我是否毛色黯淡还是油光锃亮。不过还不算太迟,我要是得到很好的照料,只需一个星期,我就可以和棚内任何马匹媲美。”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