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的猎人

中国儿童资源网

好心的猎人

  1

  在很远很远的乌拉尔山北部,在有很多树林又没有路的僻地里,隐藏着蒂契基小村。那儿一共有11户人家,实际上只有10家,因为第11家完全是孤立的,紧靠着树林。小村子的周围,常绿的针叶树像城墙锯齿那样地耸立着。从那枞树和杉树的顶上,能够望到几座高山,那些高山好像庞大的青灰色屏风,故意地从四面八方包围着蒂契基村。最靠近蒂契基村的,是伛背形的路乔佛山,这山带着灰白的、毛茸茸的山顶,遇到阴霾的天气,山顶就隐没在暗灰色的云雾里。

  从路乔佛山上流出许多条小溪。有一条快乐地流向蒂契基村的小溪,不论冬季和夏季,总是把像眼泪那样清澈的水供给这村子。

  蒂契基村的小房子并不是有计划地造起来的,谁爱怎么造就怎么造。有两幢小房子紧靠在溪边,另一幢站在陡坡上,其他的小房子像羊群一样沿岸边分散着。

  蒂契基村里甚至连街道都没有,在一幢幢小房子的中间,弯弯曲曲地践踏出小路。蒂契基村的农民们好像本来也不需要街道似的,因为街道上面没有车辆行驶。蒂契基村里的人没有大车。

  夏天,这村子常常被不能通行的沼泽、泥潭和密林包围着,所以只有沿着林中狭窄的小路步行,才能勉强通过,但这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下雨的时候,小溪汹涌地泛滥着,蒂契基村的猎人们就需要等待两三天,等着这溪水退下去。

  蒂契基村的农民都是高明的猎人。不管是夏天或者冬天,他们差不多都不离开树林,因为利益就在他们的手边。一年四季都带来一定的猎物:冬天他们打熊、貂、狼、狐狸:秋天打松鼠;春天打野山羊;夏天打各种的飞禽。

  总之,整年都有繁重危险的工作等待着他们。

  在紧靠树林的那幢小房子里面,住着老猎人叶美利和他的小孙子格里苏克。

  叶美利的房子好像完全埋在泥地里,只有一个窗在窥望这世界;小房子的房顶已经坏了,烟囱只剩下一些塌下来的砖头。栅栏啦、大门啦、旁边的偏屋啦,这些在叶美利的小房子里都是没有的。只有在那没有刨过的圆木台阶底下,夜里有一只饿得发慌的狗莱斯克吠着——它是蒂契基村最好的猎狗。每次在打猎以前两三天,叶美利因为要使它更好地找寻猎物和追赶野兽,总是用饥饿去折磨这条不幸的猎狗。

  “爷爷……喂,爷……”有一天晚上,小格里苏克困难地发问,“这时鹿都带着小鹿一块儿出来吗?爷爷!”

  “带着小鹿一块儿出来的,格里苏克,”叶美利回答,他快编好一双新的草鞋了。

  “那么,爷爷,要是您能够把小鹿弄来那多好,……你说是吗?”

  “慢着,我们准能把它弄来的……等到热天,鹿带着小鹿到树林里躲避牛虻时,格里苏克,我一定给你弄来!”

  小孩子不做声了,只是难过地叹了口气。格里苏克只有五六岁光景,现在他在宽阔的木板床上,在那温暖的鹿皮下面,已经躺了有一个多月了。

  早在春天融雪的时候,小孙子就受了寒,但总是好不了。他的黝黑的小脸苍白了,瘦长了,眼睛变大了,鼻子尖了。叶美利看到孙子不光是一天一天瘦下去,而且是一小时一小时地瘦了;可是他不知道怎么能挽回这不幸的事情。叶美利给他喝了草药,带他去洗了两次澡,病人并不见得好起来。这孩子差不多什么也不吃,只啃些黑面包皮。春天留下了一些腌山羊肉,可是格里苏克连看都不愿意看它。

  “哟,他想要——小鹿……”老叶美利一边编织草鞋,一边想。“应该去给他弄来!”

  叶美利己经有70来岁了,白头驼背,瘦瘦的身材,长着一双长长的手。

  他的手指很难弯曲,好像树枝一样。但是他走路还很有精神,打起猎来多少也可以打到些东西。只是眼睛已经很不听他使唤了,特别是在冬天,当雪花像金刚钻的粉末在四周闪烁发光的时候,他的眼力就越糟糕。因为叶美利的眼睛不好,所以烟囱也倒了,屋顶也坏了,并且在别人都到森林中去打猎的时候,他常常独自坐在小房子里。

  这本来是老头子在温暖的炕上休息的时候了,但是没有人来代替他,而且还有格里苏克在身边需要他照顾呢……3年以前,格里苏克的爸爸害热病死了;妈妈呢,在一个冬天的晚上,当她带着小格里苏克从村子里回到自己的小房子里来时,被狼吃掉了。格里苏克却被某种奇迹救了性命。当狼啃着母亲的腿时,她用自己的身子遮住了小孩,于是格里苏克才能够活着留下来。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