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模特

中国儿童资源网

鬼模特

  阿甜坐在自己的服装店里,望着玻璃橱窗外灯红酒绿甚至有些光怪陆离的闹市夜景--熙熙攘攘的人群、往往来来的车流、扰人心神的音乐……

  近来总感到莫名的疲惫和烦躁,是繁杂都市生活的负面作用?还是最近一段时间生意不太顺利的缘故?阿甜不得其解,说不出也想不透。不过,生意确实是越来越难做了,上个月刚刚上的新货也没卖出几件,看来这月房租又得白交。阿甜一想到这些,就禁不住有些懊恼。

  阿甜站起身,径直朝门口摆放的塑料模特走去。看着模特身上刚换上没几天的新款休闲套裙,耳边不由地回响起服装批发商陈老板的声音:"阿甜啊,你放心,我手头的新货只会先供应给你的,谁让你是我的心肝小宝贝儿呢!我交到你手上的货保管在这条服装街上是独一份儿!"一想到陈老板的这番表白,阿甜的心头更是升腾起一股怒火。因为就在他口口声声"真情"保证的第二天,对面莹子的那家服装店居然也摆出了同样款式的时兴女装。"妈的!是不是小莹这个小浪蹄子也上了陈胖子的床?"阿甜暗自恨恨地猜度。其实,阿甜的怀疑是有一定道理的。最近一两个月,她经常瞥见陈胖子鬼鬼祟祟地溜进莹子的服装店,两人还一前一后地打车出去。而陈胖子在这服装市场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批发商,手上的货色确实不错,莹子从别人手里拿到同类服装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肯定是这个小骚货勾引了陈胖子这头蠢猪!呸!不要脸的狗男女!"阿甜抑制不住怒火,几把就将模特身上的衣服扒光,顺手丢在一旁。"哼!死了张屠户,不吃混毛猪!没了你,老娘干得更好!"

  光溜溜的塑料模特,纯白色的色泽和凹凸有致的体型,在窗外透射进来的迷离光晕中更平添了几分妩媚。望着这静止的尤物,阿甜竟禁不住有些自失起来。恍惚中觉得眼前的模特仿佛也有了生命,隐隐感觉丰满的胸脯也在微微颤动,似乎有了气息。"唉……"不知从哪儿飘来一声女人的幽幽叹息,把犹自失神的阿甜惊得一个激灵。"是谁?"阿甜心下惊疑。可环视小店,空无一人,除了有生命的自己和无生命的塑料模特。"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搞得疑神疑鬼的。"阿甜自我安慰道。她又瞅了一眼模特旁边的试衣镜,里面映现出自己婀娜多姿的身材,比这体态本已算相当标志的模特更显几分娇媚。阿甜的手下意识在自己身上游走,感受着俏丽玲珑的曲线。"多美啊!"阿甜自我感叹道:"可惜,直到如今也没遇见自己的白马王子,反而便宜了那头猪!"此时,陈胖子那张泛着油光、圆如太极的可恶嘴脸又浮现在阿甜眼前。

  陈胖子四十左右年纪,整日油头粉面,在市场上经营了十多年的服装批发生意,还算比较吃得开。这个老色鬼自打认识了阿甜之后,就绿豆蝇似的紧盯不放。但如果不是看中了他手头的紧俏服装,而且保证先让自己免费拿货的话,阿甜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委身于他的。

  阿甜出生在这座城市东北角的棚户区,很小的时候父母便离婚了,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把她拉扯大。大专毕业后的阿甜很难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于是在离家不远的服装市场租了一个小摊位,索性当起了个体户。起初,阿甜按照常规谨小慎微地惨淡经营,但一段时间过后,她发觉如果照此下去,不但不能赚到钱,还有可能赔上血本。毕竟市场内竞争者多如牛毛,刚刚涉足其间的自己想站稳脚跟并不容易。阿甜是个有头脑的女孩子,她觉得只有拿到抢手的货色才能够先人一步、超人一招地抢占商机,可是自己缺乏雄厚的资本铺路--当然,自己如果拥有大量资金的话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做小本儿生意了。但阿甜从小在棚户区长大,在苦难中学会了如何利用自身优势去换取生存的权利和梦想的利益。于是,在一个适当的时机,阿甜结识了陈胖子。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有些秃顶的猪头、孕妇一样的肚皮、蛤蟆般的小细腿儿差点让阿甜当场呕吐,但金钱的欲望还是让阿甜努力挤出了谄媚的笑颜。一番简单交流后,陈胖子当即把肥厚的胸脯拍得山响,向阿甜信誓旦旦地保证,只要自己手头一有好货,立马先免费供应给阿甜,卖出后再返还利润,剩余的服装还可以退掉。这对于阿甜是绝佳的机会。当然,陈胖子不是慈善会长,他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得到阿甜。阿甜早就不是姑娘了,她精通一套高明的勾引男人的技巧。事情的结果当然是双方满意--陈胖子拥有了朝思暮想的女人,而阿甜的卖身投靠则换来了生意兴隆。直到今年三月份,阿甜用积蓄盘下了这座二层店面,一楼作为门面,自己住在楼上,周末有时间就回家看看妈妈。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