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里的鬼火

中国儿童资源网

地里的鬼火

  老桩里的时候,人死了是不会烧掉的。好的人家会买一副棺材,给死者厚葬一番,家里不景气的,就只好用草席把尸体一裹,找个还算安生又没人的地方草草一埋了事。由于那些富贵人家把好风好水的地儿都占了,穷点的就只好将就着点。由于请不起看风水的人,穷苦人家有时候不小心就会把尸体埋到养尸地里。当时没出啥事,但许多年以后,等尸体吸足了阴气就会出大问题了。

  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儿分土地,由于宣传无神论,村里就连墓地附近的土地也一并分掉了。当然,村里人都不想分到那些和坟地搭边的田地,总觉得在老祖宗安息的地方耕作是不吉利的。

  我爷爷家那时运气好,没分到那种地。不过在分得的田里却是埋了一附尸骨。

  话说那天太爷爷去新分的地里翻地,由于过去忙着打仗,田里那时都是葱绿的杂草。翻到四分之一时一耙子下去却听得瓦片破碎的声音,太爷爷拿起耙子,走过去准备把那不明杂物整理出来后扔出田。

  他用耙子刨了一会儿土,却刨出了一个水缸的底部,上面已被太爷爷翻的破裂了,露出了里面的泥土。太爷爷继续往下耙土,但是越挖越深,并不像是一个破缸的残片。于是太爷爷索性回家拿了挖土的家伙一门心思挖了起来。

  不一会儿,破缸的四周被开出了大坑,这时,太爷爷挖到了破缸的一个大缺口,他坐下来抽了口水烟,继续沿缺口挖了起来,这一家伙下去,似乎磕到了什么硬东西,把周围的土挖开后,展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截白骨!!

  太爷爷也是个扛过枪,舔过血的人,当时只是骇了下,并没什么不适。当时天气也晚了,他便留下破缸和那截白骨,扛着家伙悠哉悠哉地回去了。

  晚上喝酒时,村里人来窜门,太爷爷便讲起了这件事。大家一商量都认为是打仗时死了的人,那缸就是那人的破棺材了。

  几个人一琢磨,决定明天去看个透彻,如果是死人就挖出来重新埋了。

  这事给爷爷知道了,当时爷爷掏气的很,啥事都敢干,他私下就决定明天起个大早去看死人去。第二天,天下起了薄雾,整个有点压抑的早晨。

  爷爷起了个大早,便偷偷摸摸一个人去田地里去了。快靠近自家田的地方,爷爷悄悄的蹲下了,因为他看到雾蒙蒙的空气里,似乎有一团惨绿的东西在悠悠飘着。

  由于站的远天又下着雾,爷爷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于是他继续靠近。等到距离够短时,爷爷才看清那是一团绿蒙蒙的鬼火。

  关于鬼火的科学解释是由于骨内白磷遇空气后自燃而成,虽然人们这么解释,但碰到鬼火的似乎都没什么好结果,有的人仅仅看了一眼便大病了一场。

  可爷爷啥也不懂,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捡起一块泥土,朝那鬼火扔去。结果,鬼火没啥事却盯上了爷爷。

  他往前跑,鬼火也跟着往前,他去追鬼火,那鬼火便急忙往后退去,两者总是保持一段固定的距离。情急之下,爷爷想了一个办法,他把鞋子倒过来穿,然后再走回去,鬼火像是迷失了目标一样不再跟来。

  回去之后,爷爷大病了一场,浑身长满了疮,修养了好一段时间才好转。

  听人说,鬼火一类的东西是跟人的脚印走的,爷爷把鞋反穿,鬼火就朝爷爷相反的地方去了。

  后来,那缸里确实挖出了一俱尸骨,但是只有几截白骨而已,更奇怪的是,没有头骨,就是说脑袋不见了。

  实行火葬以后,鬼火的数量明显少了,能见到的人算是倒了大霉的。

  听我父亲说,几十年前,村里面刚兴造楼,有钱人家把楼造好了,便躲在自家阳台上乘凉。

  当时有一个女的独自在家,晚上热了上阳台去,却见到一个发着绿光的火团晃晃悠悠地向远处的坟地飘去。第二天那女的病倒了,虚了好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