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开卦馆

中国儿童资源网

李清照开卦馆

  李清照到了杭州以后,由于她花钱花惯了,从山东诸城临走的时候,驴驮担挑地带了些玉石古玩、书画、文房四宝什么的,没有几年也就折腾光了。

  过去妇道人家一不能做官,二不能改嫁。李清照又识字显文,本来她若开个小茶馆啦,或给人家洗洗浆浆啦,又没有孩子,说实在的一个人的口是好糊的。你可知道她是一位四品夫人呀,她的丈夫赵明诚是个知府呀!不说她不下架子,就是能把架子放下,叫人家知道四品夫人当了 “茶铺西施”,赵明诚的脸往哪里放呀!

  人都是两肩膀挑粉一个脑袋,每天总得把那个嘴填满才能过一天日子。李清照也不是神仙,肚子常常咕咯咕噜地叫。

  文人实在没咒儿念了,还有一条出路,就是卖字、卖画儿。李清照的文才好,诗、词、文章写得都好,平日知道的都叫她“女状元”,可听说她的字写的不大好,她的字和她的人一样,看来倒也俊秀,就是没大有力气,好象来阵风就刮跑了。再说,这个买卖也不能做,要卖就得卖名,一署名,人家都知道了。她又是大宫儿的夫人,金兵打过来还不先拿她开刀?画画儿吧,她的工夫不深,人是没有件件学问都精通的。

  从济南一块儿来的倒有几个朋友,可都是坐吃山空,要去借吧,那么人家吃什么呢?又于心不忍。她晚上愁得困不着觉,她想啊想,就见她自个儿忽然哈哈大笑,把手一拍说:“有了,天无绝人之路啊!”

  你道怎么回来?她是念过 四书五经的人,当然是念过“易经”的,懂得阴阳五行,会占卦。会这个本事的,老百姓都把他当圣人、活神仙看待,从没有笑话的。

  当天晚上喜得她不能睡眠了,就拿起笔来有意地写了四个梅花篆子:“安易卦馆”。临时使块黑布缝了个道帽,把头发盘到头顶上,穿上一件青褂子,虽说四十来岁了,看来真象个仙风道骨的女道士。

  她把她平日看书的小方桌,往小房正中一搁,坐东朝西,又做上了一个白桌围,幸起笔来画上了一个八卦图。她又一端详,觉得这么块大白布画上这个小圈圈儿,不大好看,又在四个角上按她自己的意思,

  标上了八八六十四卦的大略变化。等她画完天也就明了,就洗洗脸,嗽嗽口,吃了一张小饼饼儿。门一开,往座位上一坐,正好脸朝门口儿,门口临街,过往行人要占占卦,倒是很方便的。

  俗话说:人要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从早到晚这个卦馆没开张,眼看就要日落西山,李清照坐了一天,腰也痛、腿也酸、眼也花,正要起身关门,就见身影儿一闪,一个俊俏的姑娘。

  这姑娘头插玉簪,身穿粉纱,站在门口儿。李清照一愣,仔细地看粉那姑娘的一举一动,就见那姑娘朝东南望了望,恨得她瞪瞪眼。又向西北望了望,酸得她泪汪汪,又望望天,看看地,满脸挂粉愁云。

  李清照眼尖,她看得一清二楚,心里猜个八九不离十了。正在琢磨,那姑娘进门来,李清照欠了欠身,让姑娘在对面椅子上坐下。

  李清照开口就说:“姑娘如今十八岁。”姑娘一惊,心想:她怎么知道我十八岁?莫不是真碰到女神仙啦!就轻轻点点头。

  你知道是为何?其实算卦并不灵,懂“易经”的不过是推理,不懂的就胡诌八扯,主要是靠察颜观色。

  这里有句俗话:“穷家祸日十五六,富家闺女十七八。”穷人养不起大闺女,就得早出嫁——在十五六岁儿。富家不在乎一张口,就多住两年——在十七八岁儿。李清照看这闺女的穿戴,知道她虽不是豪富之家,可也是吃不愁穿不愁的茬儿,所以才这么说。

  可万一姑娘是十七岁,怎么办?占卦先生就会说:“我说的是虚岁呀!”若姑娘是十九岁,占卦先生就会说:“我说的是实岁呀!”所以这么一蒙就蒙准了。

  李清照见姑娘一点头,知道是说对了。开口又是一句:“为婚姻事。不如意的亲家在东南!”

  姑娘大惊:“真是神仙哪!”

  李清照接着又说:“真心的人儿在西北!”

  姑娘一听,张大了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清照一看,嘴里就嘀咕起来:“金克木,水克火,爹娘又没法儿。哎呀姑娘,你有克没生呀,你有大灾临头!”姑娘一听,“咕咚”一声就跪下了。

  其实,李清照说的金克木,水克火,这都是占卦的家常呱儿,锥子钻木头当然能钻进去,起了火用水救,这是常理,都是阴阳五行的口头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