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成了寡妇了

中国儿童资源网

我的妻成了寡妇了

  呆笨的人很多,可是像巴拉梅这样的呆笨还很少见。
  巴拉梅的母亲很早就失去了丈夫,在呆笨的儿子面前经常念叨孤孀的痛苦。呆笨的儿子虽然不懂“孤孀”的含义,但却记住了这个词,因为他听到的太多了。
  巴拉梅的母亲很早就给儿子定了亲,让儿子结了婚,但呆儿子什么都不懂。他的妻子仍和结婚前一样当“姑娘”,经常住在父母家里。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巴拉梅的母亲有一天病倒了。母亲把呆儿子叫到身边,让他把他的妻子叫回家来,让她侍候婆婆。儿子说什么也不愿去。最后,在母亲的逼迫之下,巴拉梅才答允了母亲的要求。
  “我老了,现在又有了病。”母亲最后又给呆儿子说,“你的妻子可以管家了,她也应该帮帮我了。随便带一个人和你同去,让他当你的仆人就行了。”
  母亲说着,从腰包里找出点钱给了呆儿子:
  “拿着这点钱,在路上买点东西送给你的妻子。”
  巴拉梅离开家,去找他的好伙伴——破儿梅。破儿梅同巴拉梅差不多,也呆头呆脑的,愚笨得很。他俩从小就在一起玩耍,呆在一起,笨在一起,傻在一起,挺要好的。已拉梅让破儿梅当仆人,一同去接自己的妻子,破儿梅咧嘴笑了,很乐意和巴拉梅一同去。
  他们二人一同上路了。但没有走多远,他们就到了一个商店前。这是一个布店。巴拉梅说要给妻子买点布,便带着破儿梅进到店里。店里的布什么花样的都有,真是琳琅满目,但巴拉梅只要了其中的一种。他付了钱,拿了布,又带着破儿梅赶路了。巴拉梅哪里晓得,他买的这种布,在当时的印度,只有寡妇才能穿呢!
  二人走了多半天,才到了岳父母的村庄。巴拉梅的步子越走越慢了,离岳父母家越近,他心里越害怕。别看他呆笨,还挺怕羞呢。平时,除了自己的父母和破儿梅之外,他是不愿见任何人的,连自己的妻子也不例外。他从来不敢对着别人面孔讲话,他看到人家的眼睛看他,他心里就发慌,脸就发烧。现在,要和岳父母见面了,要和妻子见面了,心里乱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了。
  “破儿梅,”巴拉梅向他的朋友说,“我只有靠你了。我的心跳得厉害,我的两条腿在发抖。我不能,我决不能到岳父母家去了。你把布带着,交给他们,就说是我母亲送给我妻子的,就说我母亲希望媳妇尽早回到我家,和我母亲一起生活。”
  破儿梅和巴拉梅一样,怕见生人。在巴拉梅的请求下,他鼓了鼓勇气,才答应下来。
  “等等,”破儿梅接过布要进巴拉梅岳父家时,巴拉梅又说,“我在这里等着你,对我岳父母讲话时,千万不要提到我,一句话也不要提到我。”
  破儿梅拿着布,独自壶进巴拉梅岳父母的院子。也巧,一个使唤丫头从屋里走了出来。破儿梅见到这个丫头,就把布交给了她,并向她丢三拉四地重复了一遍巴拉梅的话。丫头接过布,回到了屋里。不一会儿,屋里传出哭丧似的号陶大哭声。他看到一个人从屋里抹着眼泪走出来,便怯生生地上前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人说,巴拉梅的妻子现在是一个寡妇了!破儿梅傻,也不知道寡妇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完成了任务,就跑回到巴拉梅躲着的地方。
  “巴拉梅东家,”破儿梅以仆人的身份说,“你的妻子已是一个寡妇了,她一家人都在屋里大哭哩!”
  “哎,她已成了寡妇了,”巴拉梅无所谓他说,“那我们回去告诉我母亲去吧!”
  二人磨磨蹭蹭地回到了巴拉梅的家。
  “妈妈,”巴拉梅似乎有些着急他说,“我告诉您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