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管自的猫

儿童资源网

自管自的猫


  “好极了,”猫说,“如果真是这样,我的运气来了。”
  在下一天晚上,猫从原始森林偷偷走到山洞附近,一直等到早晨。狗、人和马出去打猎了,女人留下来烧饭。孩子哭了,女人只得放下手里的活,把小孩抱到洞外,给他小石子玩,但孩子还是哭。
  这时,猫伸出肥胖的脚爪,抚摸孩子的面颊,呜呜地叫着,用尾巴在孩子的下巴呵痒,孩子笑了起来。女人听见笑声,也微笑这时,倒挂在山洞口的蝙蝠说:
  “啊!我的女主人,我的男主人的妻子,主人孩子的母亲,原始森林里来了一只野兽,它跟你的孩子玩得多开心啊!”
  “谢谢野兽,”女人伸直腰说,“我很忙,这野兽帮了我很大的忙……”
  亲爱的小朋友,女人还没来得及说完这句话,只听见噗通一声——挂在洞门口的马皮掉下来了,这是在提醒女人同猫之间的协议。女人来不及拾起马皮,猫已经舒舒服服地坐在山洞里“你,我的敌人,我敌人的妻子,我敌人的母亲,”猫说,“你看,我在这里了。你夸奖过我了——所以我要在山洞里世世代代住下去。但你还是要记住:我是猫,我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我要自管自走。”
  女人又生气了,她默默地坐下来纺纱。
  这时,孩子又哭了,他闹啊,滚啊,叫得全身发紫,因为猫离开了他,女人又不能使孩子安静下来。
  “你,我的敌人,我敌人的妻子,我敌人的母亲,”猫说,“你听好,你去摘一段你纺的线,扎在自己的纱锭上,我来给你变魔术。这样,孩子一定马上笑起来,笑的声音象现在哭的声音一样响。”
  “好吧,”女人说,“我已经晕头转向了,但是你记住,我是不会感谢你的。”
  女人把线扎在泥做的纱锭上,放在地上拖。猫跟在后面追纱锭,翻筋斗,把纱锭放在背上,用后腿捉住纱锭,又故意放开,然后又去追纱锭。孩子看了这一切,笑了,笑的声音比哭的时候还要响。孩子跟在猫后面爬着,一直玩到疲劳为止。孩子靠在猫的身边睡着了。
  “现在,”猫说,“我唱支歌,叫他睡一个小时。”
  猫哼哼唧唧地唱了起来,时而响一些,时而轻一些;时而轻一些,又时而响一些。不一会儿,孩子就睡得很甜了。
  女人朝他们看了一眼,微微地笑着。
  “这个工作倒是不错。不管怎么说,猫,你是聪明的动物。”
  女人还没说完,山洞里响起了呼呼声,四周升起了一团团的烟雾,这是提醒女人同猫签订过协议。烟消失后,一看,猫已经坐在火堆旁边,坐得相当舒服。
  “你,我的敌人,我敌人的妻子,我敌人的母亲。”猫说,“你看,我在这里,你又夸奖过我了,所以我坐在这暖和的坑边,我世世代代不离开这里了。但是你还是要记住:我是猫,我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去,我自管自走。”
  女人十分生气,她解散头发,把木柴丢到火堆里,拿了一块绵羊骨,又去变魔术了,为了不使自己第三次夸奖这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