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兄弟

中国儿童资源网

我是你的兄弟

  兰溪镇上有家萧记货栈,以贩卖山货为营生,掌柜的萧老汉靠勤俭持家,日子倒也过得小康。萧老汉有两个儿子,老大叫萧德用,老二叫萧德来,美中不足的是老大萧德用小时候患了一场病,发高烧坏了脑壳,从此变得疯癫,整天望着人傻笑。

  萧老汉把希望寄托在老二萧德来身上,送他进了几年洋学堂。这萧德来也争气,生意学得样样精通。半年前,萧老汉又替萧德来张罗了一房媳妇。

  不料萧老汉在一次进货途中偶染风寒,回家后一病不起,弥留之际他把两兄弟叫进房中。萧老汉紧紧握住萧德来的手,颤抖地说:“老二,这份家业我就交给你了,还有……”眼睛一转,看着呆在一旁的傻儿子萧德用,满脸慈爱惋惜之色:“还有你大哥,你一定要照顾好他。”萧德来点点头,含着泪水说:“爹,你放心,他永远是我大哥。”萧老汉喘了口气:“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要对你大哥说。”萧德来一抹眼泪,低头走了出去。

  不久,萧德来听到房里传来萧德用大喊大叫的声音,他冲进去一瞧,萧老汉已经死了,但圆瞪着眼珠,满脸惊愕,而萧德用撕破了上衣,拿着布条手舞足蹈。萧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此情形,大哥的疯病又犯了。

  安葬好萧老汉,萧德来掌管了家业,对大哥倒也照顾得颇为仔细。无奈这几年军阀混战,生意渐渐萧条,萧德来只得辞掉伙计,亲自打理店铺。萧德来的媳妇柳眉不乐意了,怂恿着萧德来把大哥赶出去,说什么日子艰难,家里不能白养着一个废物。但萧德来顾念兄弟之情,总不肯答应。

  这天,萧德来从外面谈了一笔生意回来,刚跨进家门,迎面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萧德来定睛一看,竟然是萧德用。萧德用拉住他的衣袖,指着自己的嘴巴说:“饿,我要吃饼。”萧德来和颜悦色地说:“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吃饼就去我房里拿。”萧德用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你房里有怪声,我怕。”

  萧德来一愣,八成又是大哥在说胡话。这时,只见一个穿着长褂的人从萧德来房里走出来,这个人萧德来认识,是兰溪镇白镇长的儿子白五。说起来萧白两家也算世交,柳眉以前就是白府的丫头。

  白五拱拱手叫了一声“萧世兄”,两人寒暄了几句,白五便告辞离去。萧德来走进房里,柳眉正坐在梳妆台前,萧德用匆匆拿了桌上的几个饼,一溜烟跑了。柳眉站起身,冲着萧德用的背影狠狠啐了几口。萧德来一皱眉头,问:“白五来家里干什么?”柳眉一撇嘴:“还能干什么,不过叙叙旧。”

  叙旧?那为何大白天关上门?萧德来心里正有些疑惑,柳眉却眼圈儿一红,低声啜泣。萧德来不解地说:“好好的哭什么?”不问还好,柳眉一听哭得更凶了:“都怪你,家里出了一头白眼狼。”萧德来自然明白指的是大哥,劝慰道:“你不是不知道,大哥又疯又傻,你忍让着点不就行了。”

  “我忍让够了!他只要瞅着你不在跟前,装疯卖傻地调戏我。昨天晚上,我在房里洗澡,他趴在窗户上戳了一个洞,睁着两个黑乎乎的贼眼珠盯着我。你说这日子怎么过下去!我索性跟你挑明了,这家里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自己看着办!”说完,柳眉气呼呼地夺门而去。

  第二天一早,萧德来提了一杆猎枪找到萧德用,说:“大哥,你不是一直想捉个兔子玩吗?我今天陪你上趟山怎样?”萧德用乐得咧开了嘴,一个劲地点头。

  一路上萧德来忐忑不安,昨夜他左思右想,觉得柳眉的话也有道理。柳眉漂亮,为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大哥,他就必须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于是他想到了一条毒计,骗大哥上山,到了那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然后……

  萧德用倒显得轻松快乐,他从没出过这么远的门,瞧着什么都是稀奇事,碰到鸟儿,他就唱几句,遇着花儿,他就摘几朵。

  过了晌午,两人才到了山顶。突然,萧德用指着一块巨石后说:“兔子,兔子……”三步两步地跑了过去。萧德来转头一看,萧德用半跪着身体,悄悄往前爬行。萧德来心中一动,摘下猎枪瞄准了萧德用的后背。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