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潭惊魂

中国儿童资源网

贝壳潭惊魂

  我曾在一个山村的深水潭钓过一次鱼。那情景惊心动魄。

  那是一个很闭塞的滇南小山村,群山环抱,林木蓊郁。一到雨季,与外界相通的那条土路就成了烂泥路,车马不通。我们是为建一个烟叶收购站到那里去的,住在一个农家木楼上。一天和房主大林喝酒,说起钓鱼的事,他指着窗外东山脚那片林子说,林中有个深潭,叫贝壳潭,有大鱼。但潭里有条黑龙,很少有人敢去钓鱼。曾有人见过黑龙跃起,骇破了胆,变成了疯癫。故村人多谈潭色变。大林的话勾起了我的钓鱼瘾,他却极力劝阻我。据他说此潭从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起就有了。从前是一片海,现在成了个潭,还是深不可测。立在潭边,便觉得寒气逼人。那里面定有什么怪物藏在其中。他说他不骗我,叫我不要去冒险。

  看大林那认真的样子,我不禁哈哈大笑。我在村旁砍了一根节密梢细的罗汉竹,配上随身携带的粗线大钩,带上一个煮得半生不熟的红心番薯,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天气里,我独自向东山走去。

  出村,在稻田中左弯右拐,个把钟头后就到了林子。林中到处是贝壳残骸。这里两亿年前曾是滇黔古海,这些贝壳不知是什么时代遗留下来的。林中有一条清澈的溪流蜿蜒而出,溪边长满蒲草和芦苇,墨绿的苔藓在溪中缓缓摆动,溪水流进林边稻田中。

  我沿溪而上,到了潭边。不看则已,一看我不禁吸口冷气:潭那么幽邃凄清。它卧在山麓石凹中,有个篮球场大小。褐色的山石怀抱着潭水。潭水从山石一个豁口流出,成涓涓小溪。靠山一面有棵大榕树,遮蔽了大半个潭面。潭水墨黑却澄明,可见水中黑黝黝的树根和石洞,深不见底。立在潭边,顿觉阵阵寒气袭人。这潭确实令人有些害怕。

  我将红薯切成一厘米见方的方块,穿在钓钩上,放了五米长的水线,扔进潭里。但见孔雀毛浮漂倏地没入了水中,撸到十米,漂照样站不住;撸到十五米,钩还是没到底。我不禁头冒冷汗,心中发怵——这潭像是没有底。再放,线已不够,只得将铅丝坠子解去一截,钓起空中钩来。

  雨过天晴,太阳出来了。潭面上金光闪动,像无数条金蛇在游动。几声鸟鸣使山林越加幽静了,静得让人觉得异乎寻常。我眯着眼,望着潭面上红白相间细长高耸的浮漂……等了很久,浮漂还是一动不动。正想收线换饵食,却见浮漂缓缓地送高起来。一抽竿,手感很重,竿梢弯曲急剧颤抖。我兴奋地稳住鱼竿,几经周旋,扯出一条黑咕隆咚的东西来,将它拖离潭边细看,原来是一条50多厘米长的老鲤鱼。我将鱼放进尼龙网兜中,养在小溪里。原来潭中真有大鱼,我穿上薯块,又将钩扔进潭中,屏住气息凝视着五米开外的浮漂。

  不过十来分钟时间,浮漂又没入了水中……来了我猛地起竿,却纹丝不动。糟糕,钓钩大概钩在了岩石上。正欲松线,线竟自己动起来了,簌簌地往下坠。我想稳住鱼竿,却是徒劳,竿梢很快被拽下水中,已经不像钓鱼,倒像拔河。幸好,鱼竿剩半截后不动了。停了一会儿,线松了,我绷紧竿,感觉线还挂着水中之物。随着线在潭中缓缓地画圈子,潭水竟起伏晃动起来,发出凄厉的嗡嗡声;水波涌动凸起,分明有巨大的物体在上升,嗡嗡之声越加凄厉,连大榕树的枝叶也在簌簌地颤抖……我突然醒悟:水中之物并不是我拉起来的,它在自动升起。蓦地,我想起大林说的怪物,像甩一条毒蛇一样甩掉鱼竿,飞快逃离潭岸,在高处惊恐地望着潭面……

  潭水不住地涌动,只听“哗”的一响,水花分处,露出一条两米多长的黑脊梁来,我惊得叫了一声——那决不是鱼,那脊上无鳍倒像一条水牛脊背,在水面上缓缓地游动,劈出一条三角形水线。不多一会儿,背脊又沉入了水中。

  我心跳得自己都听得见,战战兢兢地靠近潭边观看:钓竿已无踪影,只有夕阳照在潭面上,一片辉煌;潭平如镜,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