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恨鸳鸯楼

中国儿童资源网

情恨鸳鸯楼

  苏州陕西巷有个鸳鸯楼,鸳鸯楼有个姑娘名叫柳莺娘。这柳莺娘才貌双绝,只卖艺不卖身,哪怕是再大的官,再有钱的人,她也绝不破例。

  这天,街上的一个叫花子拿着一锭银子走进鸳鸯楼,点名找柳莺娘。老鸨子认钱不认人,招呼堂倌提茶带客,把叫花子送进了柳莺娘房间。

  也就一盏茶的工夫,柳莺娘尖叫着从楼上跑了下来:“死了,叫花子死了!”老鸨子吓了一跳,上楼一看,叫花子果然死了,七窍流血,五官挪位。人命关天,老鸨子赶紧派堂倌报了官。

  官差赶到,仵作验尸,捕快验场。仵作说,叫花子是中毒身亡。捕快说,ⅡLI花子茶杯里有毒,柳莺娘床下有半包毒药。二话不用说了,柳莺娘有重大嫌疑,捕快铁链子一抖就把柳莺娘带走了。老鸨子体似筛糠:“官爷,这死人……”捕快一摆手:“刨个坑埋了吧。”老鸨子赶紧叫来堂倌,把死尸抬走了。

  柳莺娘被关进大牢,听候审讯。柳莺娘冤啊,叫花子的死跟她没有关系。叫花子进屋,堂倌倒茶,柳莺娘到窗前打扮。等她回过身来,叫花子已经倒在地上死了。她跟牢头喊冤,牢头使劲摇头:“姑娘,你跟我喊没用啊,你冤是不冤得王大人说了算。”

  王大人就是新任苏州知府王连举,刚刚到任一个多月。柳莺娘被关进大牢的第二天,王连举前来探监。屏退牢头狱卒之后,王连举小声对柳莺娘说:“柳姑娘,你的官司全凭本官来断,说你有罪你便有罪,说你无罪你便无罪,你是想有罪还是无罪呢?”柳莺娘跪倒磕头:“大人,民女无罪呀,还请大人明察。”王连举嘿嘿一笑:“你若想无罪,就得答应本官一件事,出去之后就得与本官……啊,哈哈……”柳莺娘一听,抬头看了一眼王连举,不禁一惊:“大人,你就是那日去鸳鸯楼的王大官人?”王连举点点头:“正是本官,现在你总该从了本官吧?”柳莺娘低下头,咬紧了嘴唇。

  其实,这王连举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刚到苏州,与当地商贾名流喝酒,听说鸳鸯楼的柳莺娘貌美如花,只是卖艺不卖身,再大的官,再有钱的人也沾她不得。王连举有气,我一个堂堂知府,难道连个娼妓都螵不了吗?他穿便服来到鸳鸯楼,自称王大官人,见到柳莺娘之后,出重金要与柳莺娘共享鱼水之乐。柳莺娘不理他,只顾弹唱,王连举要来硬的,柳莺娘就喊来r堂倌,把王连举劝走了。

  王连举咽不下这口气,知府办不了娟妓,那还当个什么劲儿?出门之后,王连举看见了那个叫花子。他先是一愣,那叫花子有点像他见过的一个人,这个人对他还有很大威胁,只是把不准叫花子是不是那个人。王连举眼珠一转,管他是与不是,先办了他,再嫁祸柳莺娘,一举两得。

  王连举回到衙门,找来了捕头吴三,说那叫花子与他有仇,想让叫花子死在鸳鸯楼柳莺娘房中。吴三是个拍马屁的高于,王连举如此一说,他就什么都明白了,把胸脯一拍:“大人,弄死一个叫花子比踩死个蚂蚁还简单,您就放心吧。”

  吴三买通了鸳鸯楼的一个堂倌,把五锭银子和一包毒药交给堂倌,让他把叫花子毒死在柳莺娘房中。堂倌给了叫花子两锭银子,让叫花子去见柳莺娘,然后在叫花子杯中下毒,又趁柳莺娘到窗前打扮的机会,把半包毒药扔到柳莺娘床下。堂倌一走,叫花子端起茶杯,一声惨叫,便躺倒在地,七窍流血死了。

  叫花子死在柳莺娘房中,柳莺娘就成了杀人嫌犯,小命就掌握到了王连举手中。王连举让柳莺娘顺从于他,不然就“公事公办”。

  柳莺娘低头半晌不语,抬起头时,已泪流满面:“大人,民女并非那等下流之辈,流落青楼,乃是情非得已。”柳莺娘一字一泪,诉说了她的身世。

  柳莺娘本是大家闺秀,真名叫刘墨香,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媒婆给她介绍了无数富家子弟,可她一个都看不上,偏偏爱上了城中的穷秀才。她与穷秀才私订终身,被父母发现。父母与她断绝关系,将她逐出家门。她无怨无悔。甘为穷书生伴读。穷书生学业猛进,却愁无钱进京赶考。为了穷书生前程,她悄悄将自己卖身鸳鸯楼,让穷书生拿着钱进京了。可穷书生这一去,便没了音信,她也便困在了鸳鸯楼。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