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锦长抱得美人归

中国儿童资源网

徐锦长抱得美人归

  徐锦长生在塞外,久慕江南名胜,于是一路游来。这日他行到杭州境内,听说半山有座寒光寺,年代久远,名人字画颇多,索性多住几日,正巧有个借读在寺里的书生叫陈列洪,两人论书谈画,不亦乐乎。

  这一天,陈列洪有事早早下山去了,徐锦长闲来无事,就往后山去了。此时正是初冬,刚落过一次雪,雪厚处白茫茫一片,雪薄的地方支棱出几叶草。徐锦长怕湿了鞋袜正踌躇中,却见寺后门一响,又走出一个人来,这人也是书生打扮,却是面生得很。徐锦长正无聊,见有人忙上前搭讪,“兄台也住在寺中,怎么一向没见过?”

  那书生想不到还有人在,受惊非浅。徐锦长走南闯北见得多了,现在仔细一看这个书生,就愣住了。这书生虽然是男人打扮,可是那身段,那张粉面,那双秋水般的杏眼,怎么看都是女子。近来皇上大选秀女,吓得有头有脸的乡绅都把女儿藏了,徐锦长想到这里就明白了。这些年他到处游玩,居无定所,自然没有娶妻,今日不知怎么就动了凡心,这样的大家女子见识广,自己一介穷儒只怕难入她的眼,不如下点狠药,徐锦长打定主意,上前嘻皮笑脸就来捉那双玉手:“兄台不如一起走走吧。”

  书生吓得往后一躲,涨红着脸说道:“你这人真是无礼,亏你还是读书人。”

  徐锦长笑道:“难道兄台不闻,一万丈红尘软陌,叹无知己;三千里青山野寺,盼有同人。既然有缘,一同赏雪有何不可。”

  书生听徐锦长越说越不像话,就想杀下他的威风,冷笑道:“你既是读书人,我就出个对子考你一下。”说完转眼四下一看,不远处的小路上有枝迟开的花,有了主意,吟道:“野径无人花放肆。”

  徐锦长大笑道:“空涧有香蝶逍遥。”说完向前一步做出嗅香的样子,那书生早气得粉面通红,转身往回跑去。徐锦长远远叫道:“兄台,难道我这对对得不好吗?我还有一对你来对对如何?北方男遇南方女,绝配——”

  书生转身恨道:“那你听听我的下联,东方僧拜西方佛,难求!”

  书生说罢进得门去,却把个徐锦长呆在原地,这个女子不但容貌娇好,学问竟然也不在自己之下,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再说这假扮的书生,原来是庙里住持的亲侄女,名叫蒋双凡,也是有名的才女。她确是为逃避选秀躲进寺中的。平日里跟徐锦长和陈列洪隔墙而居,早就对徐锦长有了好感,今天虽然见他突兀,可是细品他的联对得灵巧,不由人不爱。可是转念想,自己的祖父本是退养的官宦,父亲不做官也是江南名士,家资丰厚,再没有把女儿嫁个穷书生的道理。蒋双凡辗转难眠,这时更长漏短,月上中天,依然听那院已经传来徐锦长朗朗的读书声,她不知不觉绕到院墙的小月亮门处,见徐锦长正弯腰在池中洗砚台,不由想起一个绝妙的上联,脱口而出:“洗砚鱼吞墨。”

  徐锦长眼前晃来晃去都是那假书生的影,突然听到有声音,从水池中乍见一个倩影儿,心神一荡,对上一句:“流云月穿衣。”从那日起,徐锦长和蒋双凡就有了默契,来来往往对联不下几十幅,相互倾慕之心日重。偏陈列洪这阵子不知为什么总往前院跑,倒给二人机会了。

  可是好景不长,这天住持差人告知徐陈二人,原来皇上巡幸江南,要来寒光寺上香,闲杂人等都要离寺,明天就要他们搬出去。徐锦长一听就傻了,跟蒋双凡一别只怕相见无期,正好陈列洪偷着带上一瓶酒来,两个人偷偷喝了。徐锦长心事重重,不知不觉就醉了。

  半夜时分,徐锦长突然觉得腹疼如割,猜想是吃坏了肚子,急惶惶跑出去如厕,外面雪已下了有寸许深,照得四下亮如白昼,徐锦长无力远走,就在后面的小树丛中蹲下,半晌才起身捂着肚子低头就走,不想劈面被人抓住,大叫起来:“贼捉到了,快来人!”没等徐锦长分辩,几个僧人已经扑过来将他反剪双臂捆成一团。

  徐锦长被人架到大殿,只见寺内众僧皆在,为首的寺中长老喝问道:“你把镇寺石鱼儿藏于何处?”徐锦长一惊,抬头一看,大殿的供桌上果然少了一样东西,就是这寒光寺的镇寺之宝石鱼儿。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