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龙脉

中国儿童资源网

断龙脉

  慈禧老家姚在叶赫,不然人们怎么总称她是叶赫那拉氏呢。

  慈禧这人阴险狡诈,一肚子坏下水。她总担心自己的权不牢靠,疑心可重了。有一年冬天,正是各地向宫廷交贡品的时候,叶赫噶珊达,早己派人把各种贡品收齐全,什么人参、鹿茸、紫貂、银狐啦,棒子、山碴、白蘑啦,还有祭祀用的松籽,年旗香,足足装了四四一十六辆花枯辘大车。叶赫地方不大,贡品怎么这样多呢?原来,叶赫是慈禧的老祖宗根儿待过的地方,每年都得把这里的特产一样儿一样儿地送到宫里,让她尝鲜儿。 这次进京,与往年不同,噶珊达派他二十岁的儿子喜勒泰亲自督运,面见慈禧请安,好讨个一官半职。  老噶珊达听说,在京城不管是王公大巨,还是贝勒、贝子,凡是想进宫见老佛爷的,都得递上银子,那叫“宫门费”。噶珊达备足了银两,好贿赂内务府官员和宫内的太监。为了讨慈禧喜欢,噶珊达还编造了一个吉祥的消息,作为给慈禧的见面礼儿。 喜勒泰到了京城,先贿路了内务府,把贡品交上,又给宫内总管太监李莲英递上了银子。李莲英收了银子,就每天留心慈有的动静,好见机行事。 这一天,慈禧梳完头,打扮整齐,用过早点,闲着没事儿,正在琢磨着怎样开开心。 李莲英见机会到了,急忙跪下亲道:“启享老佛爷,老沸爷……”李莲英有个毛病,每逢向慈禧禁报啥事儿总得先把她给逗乐了,然后再开口。

  这次慈禧又被李莲英给逗乐呵了。她说:“李莲英,你又想出什么好点一子来了?说出来咱娘们儿都乐呵乐呵。”李莲英说:“老佛爷,听说老佛爷家乡叶赫来人啦!”接着就数叨起那些贡品。慈禧听了就说;“既然今年贡品这样好,就让内务府多给点儿赏银吧!”李莲英一看慈禧对这些都没在意,又说:“老佛爷,听说叶赫来的人还给老佛爷带来一个亘古少有的吉样消息呢。”慈禧一听“吉祥”二字才动了心,叫李莲英快把来人叫来问话儿。

  一眨眼工夫,喜勒泰就被带进宫来,跪倒在地:“奴才叶赫噶珊达之子喜勒泰给老佛爷请安!”慈禧虽说是叶赫那拉氏之后,可她压根儿没到过叶赫,那里是啥模样她可从来不知道,也从来没召见过叶赫的来人。这时见了喜勒泰,少不了虚情假意地打听一番。喜勒泰也就哆里哆嗦地唱起喜歌来:“托老佛爷的福,叶赫今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姓安居乐业……”说到这儿,李莲英怕慈禧听腻了,忙提醒他说:“喜勒泰,你不是说有件新鲜事儿要讲给老佛爷听吗?”这时,喜勒泰才想起临走时阿玛教给的一番话。他忙跪前一步说:“老佛爷,这次奴才带来一个大吉大利的好消息。”慈禧催他快讲。喜勒泰说:“老佛爷,咱们叶赫出了‘二龙戏珠’啦!”

  慈禧一惊,问:“什么‘二龙戏珠’?”喜勒泰说:“老佛爷,叶赫城东、西两边平地生出两条漫岗,像是有头有尾的两条龙一样,它们一直朝着北边的珠山往前长。人家都说那两条龙若能够着珠山,叶赫就能出个皇帝。奴才是特地给你老报喜来啦!”慈禧疑心本来就重,这些日子,她正和光绪怄气,心里最忌伟听“出皇上”这句话,就拉着长声儿说:“你说的可是实话?”喜勒泰说:“回老佛爷,奴才说的全是实话。

  咱们全噶珊的人都说叶赫是宝地,出过两位娘娘,还要出位皇上。”慈禧这时瞪起双眼喝道:“胡说,只有三岁的娃娃会相信这些鬼话!”喜勒泰原以为把阿玛教的话儿一说,慈禧准会眉开眼笑,赏他一官半职,没想到慈禧却突然翻了脸,直吓得他脸色发白,浑身筛糠似的,不住地叩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李莲英一见不妙,赶忙说:“还不快下去!”这时走上两个太监把喜勒泰拖下殿去。 李莲英见慈禧真的动了气,猛然想起这是犯了老佛爷的忌讳啦。

  有一年,慈禧听说醇王府有一棵古柏长得挺拔,树冠郁郁苍苍,传说有王气。她找个借口亲自跑到醇王府,假意说盖宫殿缺木料,相中了这棵树。这不是怪事吗,堂堂皇太后要盖宫殿还自己选木料。后来,大树砍倒,运到宫里并没做木料,而是烧毁了。李莲英想到这里,急中生智,跪下说:“老佛爷息怒,别说两条土龙,就是两条真龙,也有法子治服。”慈禧忙间:“如何治服?”李莲英说:“奴才小时候,常听老人讲,遇到土龙出现,就得挖龙脉,把土龙拦腰挖断,让它永世够不着珠山。”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