蛐蛐擒凶

中国儿童资源网

蛐蛐擒凶

  明朝嘉靖年间,江南泾县城里,有位男子名叫周志松,以画画卖画为生。这年秋天,他忽然不画画了,却迷上了斗蛐蛐。
  
  周志松以前从未斗过蛐蛐,为了尽快学会斗蛐蛐,他一看见别人斗蛐蛐,就会一路小跑赶过去,仔细观察。日子一长,他便看出了一些门道,也能像模像样地斗蛐蛐了。
  
  大概因他刚人行不久,斗蛐蛐的经验少,他总是输多赢少,很快便得了个“常败将军”的绰号,但正因为如此,愿意同他斗蛐蛐的人越来越多。
  
  转眼,一年过去了。这天,周志松刚要出门去找人斗蛐蛐,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忽然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只古色古香的瓷罐。
  
  那男子自我介绍叫马大根,住在县城西郊,听说周志松喜欢斗蛐蛐,因此慕名前来,要与周志松较量一番。
  
  周志松点了点头,请马大根坐了下来。马大根把手中的那只瓷罐轻轻地放到了桌上。周志松拿眼一扫那只瓷罐,先是一愣,然后不动声色地仔细察看起来,紧接着,他心中一动:“这只瓷罐终于出现了!”
  
  周志松也捧出一只装着蛐蛐的瓷罐放到了桌上。
  
  两人将两只蛐蛐放在一只瓷罐里,工夫不大,便分出了胜负:周志松的蛐蛐斗败了马大根的蛐蛐。
  
  马大根失神地望着周志松的那只蛐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都说周志松是个“常败将军”,今天他的蛐蛐怎么这么快就赢了?
  
  马大根哪里知道,以前,周志松与别人斗蛐蛐时,所使用的蛐蛐都是个小体弱的,因此总是输多赢少,而今天他所使用的蛐蛐却个大力猛,这样一来,马大根的蛐蛐岂能不败北?
  
  看到马大根哭丧着脸,周志松轻松地说:“算了,我也不要什么赌注了,你那只瓷罐很好看,就用它抵赌注吧。还有,你能否告诉我这个瓷罐的来历呢?”
  
  马大根叹了一口气,道:“这只瓷罐是我从邵东山的手里买来的。邵东山是我的朋友,住在县城东郊,上个月的一天,我去他家做客,在他家见到了这只瓷罐。我痴迷于斗蛐蛐,我一看见它,便知道它是一只用于养蛐蛐、斗蛐蛐的罐子,而且,它古色古香,很有些年头了,于是我就买下了它……”
  
  马大根说完,又长叹了一声,留下那只瓷罐走了,周志松则悄悄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一路七弯八拐,终于,马大根走进了县城西郊的一幢房子里,显然,那是马大根的家。
  
  望着马大根家的房子,周志松在心里头默默地盘算:马大根家的房子很是平常,不像是暴富之家,而且马大根虽然身材不小,但却很文弱,似乎做不了那么大的案子……看来,马大根所言不虚,下一步,我得去会一会那邵东山。
  
  接下来,周志松便天天在县城东郊一带转悠,悄悄打听邵东山家住哪里,以及他的相貌、家境,以何为生。几天后,他终于得知:邵东山四十多岁,身材矮小,身体瘦弱,以种田为生,家境一般,而且,他并不喜欢斗蛐蛐。
  
  周志松不禁感到很疑惑:邵东山也不像是暴富之人,而且以他的身体状况,似乎也做不了那么大的案子,但是,他既然不喜欢斗蛐蛐,那么,那只用来养蛐蛐、斗蛐蛐的瓷罐,为何出现在他的家里,并被他卖给了马大根?
  
  左思右想一番后,周志松决定找个由头,结识邵东山,探一探虚实。
  
  这天下午,周志松又来到县城东郊,藏在一棵大树的后面。不一会儿,从一幢房子里走出了一个男子,那个男子正是邵东山。
  
  周志松从那棵大树的后面转了出来,迎着邵东山走了过去,装着无意的样子与邵东山撞了一下。紧接着,周志松连声向邵东山道歉,并邀请邵东山一道去附近的一个酒馆里喝酒。
  
  来到酒馆,两人进了一个单间。周志松酒量很大,他频频向邵东山敬酒,而邵东山很贪杯,很快就喝得面红耳赤、晕头转向。
  
  周志松见时机到了,于是说起了马大根,并说他是马大根的朋友。而邵东山则大着舌头,不时地插上几句话。
  
  说着说着,周志松把话题一转,说起了马大根的那只古色古香的蛐蛐罐。邵东山又喝了一杯酒,道:“那只蛐蛐……蛐蛐罐,是……是我卖给马大根的。”
  
  周志松连忙追问:“你是怎么得到那只蛐蛐罐的?”
  
  邵东山忽然警觉起来,闭上口,不再说话。周志松心里不禁一动:那桩案子,难道真是邵东山做下的?
  
  周志松正在心里猜测着,邵东山忽然压低了声音:“说……说实话,那只蛐蛐罐,是我顺手从崔腊生的家里拿……拿的,这事,你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呀!否则,若是传到崔腊生的耳朵里去了,那可就糟了!崔腊生有一身的好武艺,打起架来,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周志松赶紧又问:“崔腊生是谁?”
  
  邵东山道:“崔腊生是……是我的邻居,有一天,我去他家串门,见他家无人,便在一个墙角处顺手把那只蛐蛐罐拿回了家……”
  
  醉了酒的邵东山说着说着,竟趴在桌上睡着了。周志松结了账,出了酒馆,又悄悄地打听起崔腊生来。
  
  工夫不大,周志松便打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崔腊生有一身好武艺。以前,他以打鱼为生,近来他不知怎么的忽然发了财,不但建了一座大宅子,而且还买了田地……
  
  周志松连忙赶回家,连夜写起了状纸,一边写,一边在心里头说:肯定是崔腊生做下了那桩案子……表兄,你们一家人被害的真相就要大白于天下了!
  
  第二天一早,周志松怀揣着状纸,手里捧着那只蛐蛐罐,赶到了县衙,将状纸交给了刘知县。刘知县阅罢状纸,连忙派出捕快去捉拿崔腊生,并派出衙役,传唤马大根、邵东山前来县衙作证。
  
  那只蛐蛐罐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为何周志松要顺着它的来龙去脉,一路追查,查到了崔腊生的头上?
  
  原来,周志松有位表兄在泾县城里开了一家绸缎铺,生意做得很红火,富甲一方。一年前的一天深夜,周志松的表兄一家人在家中被杀,而他的表兄因为在外地采购货物幸免于难。此案发生后,刘知县曾亲自查办了一个多月,却没有发现什么破案线索,此案就此成了一桩悬案。事后,周志松问过表兄,家中被劫了哪些财物?表兄告诉他,家中除了被劫走金银细软、银票之外,还被劫走了一只祖上传下来的蛐蛐罐。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