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向我开枪

中国儿童资源网

兄弟,向我开枪

  拉尼和艾克在集中营里相识。这是一座特殊的集中营,这里集中了纳粹多名生化专家,他们利用集中营里的关押人员,夜以继日地进行生化武器试验……端掉这个生化武器制造厂营救所有人出去,成了他们伟大的目标。

  拉尼是一位爆破专业的少校军官,艾克是一位侦察连长,也是一位优秀的狙击手,制造一批炸药。搞到一把枪……一项绝密的计划就这样在他们二人中间悄悄形成了。

  他们联系到了集中营地下组织。

  不久,一把狙击步枪和一些制造炸药的材料陆续交到他们的手上,艾克把枪藏在了房顶上。拉尼在大家的掩护下,开始偷偷地制造炸药。两个月后,炸药终于制造完成,炸药虽然体积很小,但一旦爆炸威力无比。拉尼和艾克开始寻找最佳的机会,力图将这些纳粹生化专家一网打尽。

  在集中营的日日夜夜里,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使命,在战斗中结下了深厚友谊,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拉尼常对艾克说:“如果有一天我牺牲了,希望纳粹不要打中我的头,最好打在我的胸部。”艾克十分不解,总是问为什么?可拉尼却说这是他家乡的规矩,如果战死,最好不被击中头部。

  两个月后机会终于来了。纳粹总部派人来集中营。要将这些生化专家接回柏林,组织他们进行20天的疗养。集中营要搞一次欢送午宴,午宴在一个戒备森严的房子里。集中营害怕出问题,将整个集中营守备得像铁桶一般。这样一来,炸药根本无法安放,他们心急如焚,如果这个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好机会了。拉尼沉思了一会儿,告诉艾克他有办法。他让艾克爬到房顶,拿着枪在上面等着,他会给艾克指令。艾克在众人的掩护下爬上了房,拿着狙击枪等待着拉尼的指令。

  两个小时过去了,纳粹生化专家一个个醉醺醺地随着长官走了出来。就在这时,拉尼从一个角落里冲了出来,拿着一把尖刀直接冲向纳粹长官,可他哪里能接近纳粹,没冲几步,他便被摁在了地上。

  集中营看守狞笑着对纳粹长官说:“长官,看来我们不用进实验室看实验了,这个送死的家伙,我们就在这里给你演示一下新研制的毒剂吧。只要在他的脸上滴一滴,他的五官就会移位……”

  这时拉尼大声地喊了起来:“该死的家伙,难道你要看着我的五官变形吗?难道你要看着我活受罪吗?兄弟,快向我开枪!兄弟,快向我开枪!你知道要打哪的,兄弟……”艾克听到这个话,心如刀绞,这个时候也只有这样做了。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拉尼曾不止一次地和他说过,无论如何都不要打他的头,最好击中他的胸部,想到这里,艾克瞄准拉尼的胸部,扣动了扳机……

  多年后,纳粹多名生化专家在一座集中营里被一枚不知哪里飞来的炸弹全部炸死的传奇故事引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前胸已挂满了军功章的老人艾克对这一故事进行了认真的还原,他说:“我当时只是想让拉尼少受点罪,考虑他曾经和我说过牺牲时最好打中胸部,我便一枪打中了他的胸部。可我没有想到拉尼那天会把炸药放在胸前,这一枪瞬间引爆了炸药……后来,我慢慢回想此事,才醒悟拉尼不断给我灌输如果有一天他牺牲了,希望能被别人击中胸部这件事。其实他是考虑到了纳粹防备那么严。根本没有地方安置炸药,只有把炸药放在胸部,然后我用狙击步枪击中他,这个办法才最适用……”

  艾克说完,已泣不成声,他说没有拉尼的牺牲,盟军说不上会有多少人死在生化武器上。

  艾克还原的故事一时间引起了人民的强烈共鸣,“兄弟,向我开枪”这个壮举也迅速传播开来,拉尼也用一次无悔的牺牲诠释了他的忠诚和勇敢:他告诉我们,在军人的世界里,牺牲是对使命的最有力、最高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