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拉

儿童资源网

索拉

  索拉一家住在一个没有窗户的一个小小的洞穴里。索拉的爸爸是个非常严肃的爸爸,姐姐弟弟包括索拉都很害怕他们的爸爸。

  这天,姐姐米拉、弟弟基拉都低着头,裹着一件深黑色的衣服,和索拉一样沉默着。他们从不在爸爸严厉的眼光中交谈或者看其他的乌鸦。那些乌鸦总是用五颜六色的叶子做成各式各样的衣服,在脖子上挂着奇形怪状的核仁。

  冬天的第一场雪飘落了下来。索拉趴在桌子上,听着雪花飘落的声音。

  “冬天的洞穴很暖和。”爸爸开口打破了沉寂,因为一个家里面如果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会让一个父亲恐慌。

  “可是我想看雪。”索拉壮着胆子,在姐姐和弟弟惊愕的眼神中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那些树上的傻乌鸦早就已经冻僵了。如果明天没有太阳,他们肯定会来敲门的。”爸爸嘲讽道。他嘲讽别人时鼻子总是一吸一合的,很有节奏。

  米拉和基拉没有出声,他们早已习惯了爸爸的口吻。在这种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表面上尊重他。

  “昨天你也这么说,但是今天他们依旧飞来飞去。”索拉没有停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停不下来,或许是今天她不小心看见了住在森林里高高的杉树上的一家。他们真的很不一样。如果愿意,他们甚至可以栖在一朵云上。现在,他们可以把雪花戴在胸前,虽然雪花很容易融化,但他们可以不停地接。

  爸爸不吭声了。当他理亏时,他就会假装肚子疼而离开。

  现在是索拉、米拉和基拉最快乐的几分钟。他们围拢在一起,像一群真正的孩子,热烈地讨论着。当然,话题总是离不开杉树上的那一家或者冬天的雪。

  说实话,他们在这个冬天从未走出过这个洞穴。爸爸总是不停地说外面很冷,会冻坏的。他们只能蹲在洞穴的小门口前望一眼雪。真是忘不了那白色的花儿,那么耀眼,那么安静,像心灵里飘扬的曲子。

  “孩子们,睡觉啦!”爸爸的声音充满慈爱,但透出一种不可抗拒的命令语气。

  三个孩子迅速飞回自己的小屋子,关上了灯,当然,他们都睁着眼睛,听雪的声音。

  “咔咔”声表示雪落在了一棵树上,“嚓嚓”声表示老树的枯枝被压断了。后来就只剩下“窸窸窣窣”的声音。

  “嗯嗯嗯……”这又是什么声音?

  索拉分辨不清楚,她屏住呼吸,悄悄地起床。

  屋子里很暗,爸爸吹熄了最后一盏灯。

  “我出去看一下‘嗯嗯嗯’的雪,然后就回家。”索拉想。是的,反正只看一下,不会像爸爸说的那样被冻坏的。

  索拉打开门,是一只流浪的松鼠。他的家被雪压坏了,他正冻得瑟瑟发抖。

  索拉把他邀请进洞穴。

  爸爸也起来了。他没有责怪索拉,而是帮松鼠冲了一杯热茶。

  “这个房间真暖和。”松鼠喝着茶由衷地说道。

  “洞穴就有这种好处。”爸爸肯定地说,然后望着索拉,似乎在说“你听听松鼠的话,还是老实地呆在洞穴里吧。”

  索拉才不愿理睬爸爸那一套呢,虽然这里的确很暖和,不过她宁愿冻着,只要可以好好欣赏一场雪。

  索拉透过还没关好的房门,对着飘飞的大雪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