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公主 (2)

中国儿童资源网

两位公主 (2)

  她刚扇了三下,在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这个人便是杜荷国的苏巴?可含国王。小公主吃惊地揉揉自己的眼睛,年迈的苦行僧坐在那儿目瞪口呆,好几分钟说不出话来。最后他问:“请问,漂亮的先生,您是谁?”

  国王边向公主鞠躬边说道:“我是杜荷国的苏巴?可含。这位女士召唤我,我便来了!”

  小公主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召唤你了?我以前从未见过你,也从未听说过你,这怎么可能呢?”

  于是,国王就告诉他们自己是如何听说在杜荷城里有人要买耐心,又是如何给那个人装有扇子的匣子的。

  “扇子和匣子这两样东西都有魔力,”他又补充道,“任何人用这把扇子扇三下,我就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如果把扇子折起来,放在桌上敲三下,我便又回到了家。这个匣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把它打开的。您看,是这位美丽的女士想要耐心,这刚好是我的名字,所以我就来了,愿意为她效劳。”

  伊玛妮公主兴致勃勃,她急于合上那把扇子,敲三下,想试试看把这位国王送回家。然而,年迈的苦行僧很喜欢他的客人,于是在苏巴?可含离开之前,他们一起共度了一个开心的夜晚。

  在这之后,他经常被召唤来。苏巴和老人都喜欢下棋,而且都是很好的玩家。他们常常坐在那里下到半夜。最后,这座房子里有一个小房间就变成了国王的房间,如果他待得太晚了,他便睡在这个房间里,然后第二天早上回家。

  不久以后,库朴提公主就听说了一位富有英俊的年轻人常常拜访妹妹的家,对此她很是嫉妒。因此,有一天她去了妹妹家,假装对妹妹的房子,对他们的生活方式,和那位神秘高贵的来访者很欣赏和感兴趣。两姐妹从一个地方来到了另一个地方,伊玛妮把苏巴?可含的房间也指给她看。姐姐立刻找了一个借口,独自溜进了这个房间,迅速地在床单上撒了许多经过细致碾磨的毒玻璃片——这些玻璃片是她早就准备好藏在衣服里的。不一会儿,她便向她的妹妹告辞了。临走时,她还表示一直都没有来看过妹妹,简直无法原谅自己,以后她会经常过来的。

  就在那天晚上,苏巴?可含又来和老人下棋了,像往常一样,他们下到了很晚。苏巴非常疲劳,向老人和小公主说了晚安,便进了房间。他一躺到床上,几千片有毒的玻璃片就扎进了他的皮肤。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一会儿,玻璃片就扎满了他的全身,他感到从头到脚都快要爆炸了。但是他一声不吭,忍受着身体的剧痛,坐在那里过了一夜。他猜自己是中毒了,这竟是在伊玛妮的房子里,一想到这个,他就感到无比痛苦。第二天早晨,他疼得差点晕厥,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后来借助魔扇的威力他被适时地送回了家。回到家,国王便召集全国所有的医生,但是没有一个能查出他得的是什么病。就这样,他拖了好几个星期,尝试了任何一种可以想到的办法,度过了许多充满痛苦的不眠之夜。最后,国王似乎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

  与此同时,伊玛妮公主和年迈的苦行僧感到十分困惑,因为不管他们怎么扇动魔扇,库巴?可含始终没有出现,他们担心他已经厌倦他们了,或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小公主整天都被这种怀疑和不确定所折磨着,最后她便决定亲自前往杜荷国,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女扮男装,装成了一个年轻的苦行僧,然后便独自步行起程了。

  一天晚上她来到了一片森林,在一棵大树下躺下了,准备就这样过一夜。然而,她无法入睡,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库巴?可含,想着他会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她听到两只大猴子在她头顶的这棵树上谈话。

  “晚上好啊,老兄,”一只猴子说,“你从哪儿来啊?有什么新闻吗?”

  “我从杜荷国来,”另一只说,“我听说那里的国王要死了。”

  “哦,”第一只猴子说,“听到这个消息真难过,因为他是位善于杀猛兽的高手啊。他出什么事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