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聚在北京

中国儿童资源网

我们相聚在北京

  飞机徐徐降落在首都机场,快速滑行,减速,再减速,最后,终于停稳了。我背上行装,捧着鲜花下了飞机。我还保留着南国初秋的装束,似乎忘了自己已来到北方。走在空旷的飞机跑道上,我还真觉得有点凉飕飕的。这更让我确切地感觉到,我来到北京了!

  小汽车把我送到了团中央招待所。真巧,住所就在天安门广场斜对面,是个好地方!安顿下来后,已是晚饭时分。我匆匆来到餐厅,一进门,便看到几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女孩正忙着给大家盛饭。

  正当大家穿梭般地往各个座位上端饭时,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孩引起我的注意——孙岩!我的脑海里立刻闪过这个名字。我走到他的身边:“你是孙岩吧?我是黄思路。”

  “哦,思路,很高兴见到你!”

  他热情地向我伸出手来。我注意到他用的是“见”这个字。他虽然眼有残疾,却有着同健康人相同的心态。他的脸上带着自信而又友好的微笑,昂起的头始终朝着正前方。

  一转身,我看见对面一个佩戴着团徽、红领巾的大男孩。他瘦高个,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一看便是个“小博士”。他正向我们作自我介绍:“我是上海的杨叶,‘杨树叶子’。”啊,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杨叶。报上说,他在学校开设物理课前,就自学物理,还获得了全国物理奥林匹克知识竞赛一等奖呢!可真是个人物!我好奇地问:“你的理想是什么?”他一笑:“科学院院士。”

  我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小巧玲玫的戴眼镜的女孩,那是北京的华卉,大家就叫她“花卉”。她有一副甜甜的笑容和甜甜的嗓子,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她的兴趣十分广泛,学过钢琴、书法、篆刻,还当过小主持人。可是,她对着一桌丰盛的佳肴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兴趣。原来,她患了一种先天性胰腺病,终生只能吃白水煮的青菜。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面对大家投来的同情的目光,她笑嘻嘻他说:“符合现代饮食标准。”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一个羞答答的小女孩,她正认真地听大家交谈,光笑不说话。她站起来时,跟别人坐着时差不多高。我问她:“你从哪儿来?”“湖北。”哦,她就是自强自立的何蓉——最小的“十佳”队员!我和我的同学们在《中国少年报》上读过她的事迹。她的爸爸瘫痪了,妈妈患了晚期胃癌,小小年纪就早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我也看过她的照片,可是见了何蓉还是暗暗吃了一惊:她实在是太小了!

  比何蓉大一点的是辽宁来的孟娜小妹妹,她是“手拉手”互助活动的带头人。她把与自己“手拉手”的农村小姐姐接到家,安顿在8平方米的陋室里住下,还为这个小姐姐联系到市体校免费训练长跑。她交了好多朋友,还帮助全国各地好多少先队员交上了朋友。

  “孟娜,你现在一共有多少朋友了?”大家问她。

  “300多个吧。”她歪着脑袋想了想,不太肯定他说。看来,她已经是个小“社会活动家”了。

  来北京之前,我想象不出四川的古力是什么样子——因为我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世界冠军呢!古力是去年世界青少年围棋锦标赛少年组冠军、六段棋手。现在他就坐在我旁边,跟我们班上的男生好像没有什么区别。这位少年棋王也不过是个淘气的小男孩,咧嘴一笑,便露出缺了半颗牙的两排牙齿。

  我们当中还有一个草原上的“赛汗小巴拉”(汉语:好小伙),他是来自内蒙古的包八斤。他有个弟弟叫七斤,还有个妹妹叫六斤,这使我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九斤老太的故事。当然啦,八斤在兄弟姐妹中是最棒的!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