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允许我,这样迎接你的青春

中国儿童资源网

请允许我,这样迎接你的青春

  在那个芬芳的角落,

  你为我雕出一朵永不凋谢的荷

  浮尘若梦,我爱

  何者是实,何者是空

  何去何从

  ——席慕蓉

  Today

  “喂?”一个陌生的声音,不是你。

  “呃,叔叔您好…,我找小涵……”

  “他人没在…”果然,我暗自苦笑。

  “他在加拿大,我知道的…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八月就回来了,你是?还有,我是他爷爷。”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是他的同学,请您让他回来后和我说一下。嗯,谢谢爷爷,再见。”

  半年未见,小涵,我可否像从前一样面对你的存在?

  Three years ago

  “你太看不起人了吧!锁门有什么不会的?还要你教!”

  “你注意要这样的……”

  “嗯,好好我知道了,卫生委员大人,请回府!”

  你无奈得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背著书包跨出门去,又不放心得回望了一下。

  确实不能让人放心啊!我那一天,拧坏了班门的锁。学校叫人来修,也没有弄好。

  我惊恐得告诉你,得到的是你无奈而镇静的轻笑。

  那一年,有一个叫小涵的十一岁男孩,明亮而纯净的眼睛,能从中看到繁星一片。

  Two years ago

  “这是今天的作业。”

  “爱卿,近来真是让朕愈加满意了!继续努力,再倒一杯水吧。”

  看着你笑眯眯得拿着杯子愈行愈远,这样的画面每天都要上演,我在一个高我一头多,大我快一岁的男孩面前,厚颜无耻的满口爱卿得叫。总是和你开玩笑,你也从未有异议。想了想,撕下一张纸,飞速写下一句话,轻放在了你的桌上。

  拿着温热的水,我装着无视你惊喜的目光,因为我知道,你看到属于我的独特字迹上写着,“你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相信,你的未来一定非常美好。”

  身为英语课代表的我,竟未自己发过几次作业,而却也很少自己打扫卫生,都是你啊,你用无限的平和的心,面对我一次次无缘由的生气与呼喊,报以温暖的微笑。

  那一年,有一个叫小涵的十二岁男孩,灿烂而单纯的笑容,如一树一树的花开。

  One year ago

  八十天,我没有和你说任何一句话,卫生自己打扫,水自己接,本子自己发,作业在学校拼命全部写完。那是我此生只有一次的,中考前的八十天。

  八十天前那一天,我看到了你给我的那封信。信中的话很把握分寸,却是那样的让人失望,我难以接受我们之间的关系超出普通朋友间的友谊,我觉得那样是多么的陈腐而幼稚,于是,当晚,我回给你一封长信,拒绝得如你的分寸一般委婉。但我的行动却并非如此,在走廊里,在教室中,我都不再与你说话。

  其实还有另一方面,中考对我真的很重要,这是证明我自己的最公平的机会。

  最后,中考成绩出来,天不负我,我超过了那些我想要超过的人,向所有想要证明自己的人证明了自己,在学校提出奖学金和出国交流的条件后,我决定继续留在母校的高中。在志愿填报的确定键按下时,支持我的力量忽然松懈了。

  这时,我想起了你,想起了你能看到繁星一片的眼睛,想起了你如一树一树花开的笑容,拿起电话,我竟毫不迟疑得拨下你的号码,原来,纵然八十天不相言,我也并未将你的任一忘却。

  “喂?”一个熟悉的声音,温和而热情。

  “小涵……”我竟不知说什么了。

  ……

  “啪”,挂掉电话,泪水从我本强笑地早已僵硬的脸上滴滴落下,它们如同急切得要看世界的孩子,顺着嘴角流入我凉冰冰的心里。

  在电话那边,你轻轻告诉我,你要去加拿大了。

  那天晚上,看到你发来的短信,“陛下莫伤心,请陛下也到此求学,臣乃可继续辅佐陛下。”

  我快速打下一句话,犹豫了一下,按了发送,只那发送成功的提示音叮得一响,又敲出了我没出息的眼泪。

  “爱卿,从朕决定考雅思开始,那个有古老历史的国家,就是朕的归宿。”现在还自称朕呢!真是个本性难移的家伙啊。

  梦,是那种总是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出现的东西,那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存在。从那一天开始的一个月里,我总是做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梦,在那个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心中满溢着快乐,只是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

  高中开学的几个月,我和你并不再同一个班,但每天放学的教室门口,我仍能看见你温和的脸。只是,每一天,我都在心里默默计算,眼睁睁的看着你离开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一次次想着要用怎样的方式与你告别。

  十二月……

  “小涵你要走了吗?”

  “嗯,你哪里?”

  “我正在青岛转机……”

  “……你,去韩国交流?现在?”

  “嗯。我要登机了,再见。”

  终于第一次没有称“朕”的我在机场,以这样的方式,与你告别。在我到达春川那一户善良的人家之时,也正是你飞抵彼岸的日子。

  席慕蓉在《无怨的青春》中有一句话,让我不忍心翻过,她写道,“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着感激,感激他给了你一份记忆。”

  小涵,请允许我,这样迎接你的青春。请你原谅我,你给了我那么多的时间,所做的一切,而如今的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一纸溃朽的乌墨。

  谢谢你,给我于纯真的岁月,有了最纯净而真切的友谊,给我于将逝的及笄之年有了友谊深刻的烙印。

  我并不担心,我们仍青春年少。得失与一切悲欢,都终将在岁月的逝去中被冲得寡淡,唯留下心中温存的记忆。

  我并不担心,我们仍青春年少。我们不用痛婉“此地曾轻别,楼空人去”。也不用悲吟“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我并不担心,我们仍青春年少。纵使终有一天,我们的双脚都未踏在最熟悉的土地之上,我们都在为自己的生活于广阔的天野之中洒下我们热忱的汗泪。

  我并不担心,我们仍青春年少。真诚的友谊终平淡而长久,所以,我们不怕分隔,不怕离别。

  不正是,如今,八月,在即。

  再来时,我清茗盈杯,与君对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