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状元林一文

儿童资源网

新科状元林一文

  皇上命人端来一支蜡烛,将状纸放在烛光下一看,果然把上面的字看得清清楚楚。原来,30多年前,吴安耀与同窗好友郭青朋一起在古祠内苦读诗书,准备考取功名。吴安耀回家探望患病的父亲,郭青朋一个人在祠内无聊,在地上捡到一支狼毫笔,一时兴起,便画了一幅美人图,那画中美人真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郭青朋也不禁为之着迷,将画置于书案之上,整日观摩。郭青朋用刀削梨吃,不小心割破手指,那血刚好滴在画上美人的身上。正在惋惜毁掉一幅好画之际,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血被画完全吸了进去,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接着,画上美人的眼睛眨了一下,竟活生生地从画上走了下来!郭青朋好不吃惊,却听得那美人说:“郭公子,你可知‘画龙百睛’的典故?叶公画龙,点上眼睛。龙便活了;郭公子画了小女子,又以鲜血养之,小女子也活了。”郭青朋大喜,遂为那美人取名“春画”,与之双宿双栖。春画也是精通琴棋书画,熟读诗书,郭青朋在她的帮助之下,学业进步得非常快。半个月后,吴安耀回到古祠,得知此事,见到春画倾国倾城的美貌,已经垂涎不已。再加上怕郭青朋的学业超过自己,便心生歹念,将郭青朋杀死。埋在古祠后面。

  皇上看完状纸,大怒道:“大胆林一文,竟敢在朝堂之上妖言惑众!画上之人,如何能活?”林一文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万岁,欲知真假,用此画试过便见分晓。”说完,将朱砂画拿了出来,摊开,说:“吴安耀害死郭青朋之后,逼春画委身于他,春画不从,欲到衙门喊冤告状,却被吴安耀抓了回来。春画知道难逃魔掌,用羊奶写下状纸,希望以后有人看到状纸能替她和郭青朋平冤。吴安耀不知从哪里学来妖术,用朱砂下咒,画上一座无门无窗的房子,将春画困于屋内。”

  宰相吴安耀走上前,指者林一文说:“真是一派胡言,无凭无据,胆敢污蔑本相!”又向皇上跪拜道:“万岁,林一文完全是妖言惑众,请务必将其治罪!”林一文说:“是不是妖言惑众,一会儿便可见分晓!吴宰相,你敢不敢与我鲜血两滴?”吴安耀愣了愣,脸上变了颜色。“你要本相鲜血何用?”

  林一文对皇上说道:“万岁,吴安耀所下朱砂咒,必须用他自己的鲜血,在画上的屋子上画上一扇门,方可把被困之人放出来。”皇上想了想,说:“吴丞相,你与他鲜血两滴亦可,权当试一试,如果林一文确是在胡说八道,朕定当严惩不贷!”吴安耀却拂袖说道:“如果本相不答应呢?”皇上龙颜大怒,说:“吴丞相,你敢违抗皇命?”

  不料,皇上话音刚落,突然抱住了头,敢情是头痛的毛病又犯了,大殿上下一片慌乱,吴安耀却哈哈大笑起来:“我是违抗皇命又如何?老实告诉你,你的头痛病,也是我下的咒!我就是要控制住你,控制住你的江山!”

  皇上指着吴安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吴安耀笑着笑着,身体渐渐出现了变化,竟然变成一条巨大的蜈蚣!原来,真正的吴安耀早就在30多年前被蜈蚣精吸去精魂,而蜈蚣精又将自己附在吴安耀的肉体上,在人间作恶,害死郭青朋,困住春画之后,又进京考取功名,成为宰相。

  蜈蚣精狞笑着,挥舞着巨大的爪子向皇上抓去,百官及皇上身边的宫娥太监和侍卫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哪里想到要救驾?林一文见此情形,来不及多想,急忙一跃而起,挡在皇上面前。因他身穿火红的状元袍,蜈蚣精也要惧他三分,遂后退了几步。林一文脱下状元袍,一边朝蜈蚣精挥舞,一边朝文武百官叫道:“快,快去抱一只公鸡来!”

  蜈蚣精一听“公鸡”,顿时慌乱起来,想要夺路而逃。林一文哪肯放他走。急忙拦住,但他一文弱书生,即使有状元袍做护身符。又如何斗得过蜈蚣精?眼见他体力渐渐不支,突然传来一阵“喔喔喔”的鸡叫声,蜈蚣精听到鸡叫声。一头栽倒在地上,又恢复了吴安耀的体形。接着,只见一条大约一尺长的大蜈蚣从吴安耀的体内爬出,慌慌张张朝墙角爬去。一只大公鸡跳过来。正要去啄食蜈蚣,林一文急忙大叫一声:“不可!”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公鸡赶走,用状元袍盖住了大蜈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