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状元林一文

儿童资源网

新科状元林一文

  林一文命人拿来铁钳。将大蜈蚣钳起来,拿到殿上,用刀割开其皮肉,以毛笔醮其血,在皇上额上点了一下,顿时,刚才还头痛欲裂的皇上,一下子觉得神清气爽起来,见林一文已将蜈蚣精擒获,便下令侍卫将那蜈蚣拿去火焚。

  林一文又醮了一点蜈蚣血,才将大蜈蚣交给侍卫处置。他把那幅困着春画的朱砂画摊开在地上,用醮着蜈蚣血的狼毫笔在屋子的墙上画了一扇门。

  皇上和堂上文武百官都伸长了脖子看那画会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过了片刻,只闻得一阵清香,堂上竟是多了一位千娇百媚的女子,此女的美貌真是天下无双,后宫三千粉黛与之相比,皆黯然失色。

  林一文笑道:“想必姑娘就是春画小姐了?”那女子微微一笑,向林一文鞠了个躬,说:“正是,多谢公子大恩!”林一文说:“蜈蚣精已被除掉,春画小姐自由了。”春画点了点头,看着躺在殿外的吴安耀的尸体,凄然说道:“我只道是吴安耀如此狠心害死同窗好友郭公子,却不料原来他也早就遭蜈蚣精毒手,是我错怪他了。”

  因为除妖护驾有功,皇上决定重用林一文,当即封他为宰相,官居一品。春画则被安排在皇宫别苑内暂住。皇上见过天生丽质的春画之后,整日念念不忘,心荡神驰。一天,皇上派亲信告诉春画,说欲封其为爱妃。春画一怔,便婉言谢绝,言自己已经是郭青朋的妻子,虽未曾明媒正娶,却有夫妻之实。

  皇上闻言不悦,顾及颜面,不敢从硬,便叫林一文去劝春画,以为林一文对她有救命之恩,她应该会服从。哪知春画见到林一文来访,便已猜出他的来意,不等他开口,便说:“皇上如果再苦苦相逼,我只好以死明志了!”林一文急忙说:“千万不可!容我慢慢想办法助你离开皇宫。”春画轻道:“公子,如你真心助我,请你在那支狼毫笔上滴一滴血……”

  林一文听完,方知在古祠托梦送笔之人,便是郭青朋。而那支狼毫笔则是古祠先人的遗物,此笔需忠心赤胆之人鲜血,才能施展法力。

  于是,林一文咬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狼毫笔上。然后,依春画之意。提笔在墙上画了一道门……

  第二天,春画在皇宫中莫名消失了。林一文情知皇上会责怪自己,不久后主动提出辞官还乡。后来,在草长莺飞的江苏,常见一对男女,泛舟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