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公主(俄罗斯)

儿童资源网

霞公主(俄罗斯)


  霞公主说完这句话就哭了,她边哭边说: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
  但是无论怎样劝小伙子放弃求亲的念头,他也不同意,他连听都不愿听这种话。
  “霞公主,你一定会成为我的爱妻,一定会的。我决不能把你让给任何人。我一定能抓到幸运的石子!”
  霞公主痛苦到了极点。怜悯使她心如刀割。因为这青年会白白地送命,他决抓不到白石子的。为什么呢?……因为柯萨尔王放在金碗里的两粒石子都是红色的;不论抓到哪一粒石子,反正同样得送命。
  半天她也不能下决心把这话告诉青年。说亲生的父亲这种话,多么难出口呀!……她又难过,又害怕,但结果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青年。
  “两粒石子都是红的?”青年发起愁来了,犹疑了片刻,心想:这可怎么办?  后来,他忽然提高声音说:
  “那样更好!”
  大家都吃惊地望着他,他又用肯定的口气说:
  “如果两粒石子都是红的,那我就可以千真万确地说:霞公主,你一定会成为我的未婚妻!”
  他高兴得年轻的面孔容光焕发,就好像听到的不是一个可怕的消息,而是最好的喜讯。
  “明天见,霞公主!……明天见,亲爱的鲁凯丽娅好妈妈!别忘记你们的忠实的、幸福的彼列雅斯拉夫!”
  他说完这句话,两位弹古丝理的歌手便匆匆忙忙地走了。


                  六

  集合的喇叭声在陡峭的河岸上响起来了。
  柯萨尔王坐在他的金帐篷前,时不时朝台上望一眼。公证人手捧金碗,刽子手拿了铁链子,站在台上。悬崖下面,宽阔的河水哗哗地奔流着,那是所有来向公主求婚的人的坟墓;一群白鸥在河上空飞翔……头上面是晴朗的蔚蓝天空,阳光普照,周围充满了生机和乐趣……  彼列雅斯拉夫从七色帐篷里走了出来。他是那样的年轻,体态挺拔。他身穿朴素的旅行服装;淡褐色头发一鬈鬈披在肩上。他长得非常漂亮,喜气洋洋,他胸前别着一朵白色的香花;这朵花是霞公主派人给他送去的——为了祝他幸福。他后面跟着他的忠实朋友,那个化装的驼背歌手,也是个体格匀称的英俊青年,走到台旁就停住了脚步。彼列雅斯拉夫走上了台。今天柯萨尔王这里来了许多贵宾,连邻国的国王和王公都派来了使节。在柯萨尔王的金帐篷里今天还有妇女——面如土色的霞公主和鲁凯丽娅妈妈都在那里。
今天霞公主的心像白杨叶子似的抖个不停,她害怕得呼吸都困难了。
  霞公主目不转睛地盯着金碗和手捧金碗的刽子手。当彼列雅斯拉夫走过去时,她已经什么东西也看不见,什么人也看不见了。她吓呆了,浑身哆嗦着……她相信彼列雅斯拉夫,但也知道这会儿金碗里没有白石子。彼列雅斯拉夫究竟想出了什么主意?他怎样能免去那无法避免的死亡呢?——霞公主不明白。因此她在等待灾难临头。她的心都要碎了。这时,刽子手已经把铁链子缠在青年身上,免得他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