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审案

中国儿童资源网

玉帝审案

  今天是周五,是玉皇大帝专门接待众仙告状的日子。一时凌宵宝殿神仙云集,袖带飘飘,香气缭绕,好不热闹!玉帝魏峨高坐,面容祥和,声音洪亮,“众爱卿,今天开庭审理掌管风、雨,雾三位神仙的冤屈,请被告依次上殿。”

  第一位上前的是风婆婆,她身着绿衣,头插金簪,胳膊挽着灰色的风口袋。她走到玉帝面前,大声呼喊,“我状告减少的森林,增多的楼房。千百年来,我风婆婆兢兢业业管理风口袋,春风化雨,夏风熟麦,秋风扫落叶,冬风开梅花。江河湖海鼓帆送航,密林花海拂绿送香。我并不求夸赞,只是尽职尽责。可是现在我屡屡被谴责成制造沙尘暴的罪魁祸首,心里实在委屈,请玉帝明理。”

  玉帝捋捋胡子,问风婆婆,“你受委屈了,只是与森林和楼房有何关系?”风婆婆说,“请我的证人太白金星。”

  太白金星须发皆白,水袖飘飘,面如满月目似朗星,他快步走出仙班队伍,走到玉帝面前深鞠一躬,然后,从宽大的袖筒里掏出一个宝物往空中抛去,刹那一只硕大的眼睛 浮在大殿上方。

  金星说:“这个是我近年打造的宝贝,叫地球时光眼。记录着500年来的变化。”

  大家“嘘”了一声。

  只见金星朗声说到:“回到从前的森林。”

  话音刚落,大眼睛里出现了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林林总总高大粗壮的松树白桦山杨,遮天蔽日密不透风,松鼠杜鹃在枝头跳跃,斑斓猛虎在林间散步,野狼在游荡赤狐在假寐,在这片浩瀚的绿色海洋里,飞禽走兽和睦相处。

  正当众仙看的入迷,金星大声说:“出现今天的森林”。

  大眼睛眨巴一下:参天的密林被一个个巨大的原型树墩代替,上面成百上千的年轮仿佛一道道伤疤格外刺眼。老虎,豺狼,狐狸早已绝迹,杜鹃松鼠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在树墩深处,有几个小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原来是几个伐木工人在休息,电锯在旁边,香烟在手上,脚下一个未掐灭的烟头点燃小草在燃烧。所有的树已全部砍完,大把的钞票正向他们招手。

  “森林消失后,这里很快被沙化,哪怕微风也能扬起尘土。随着沙化越来越厉害,吹过的风裹着漫天黄沙就形成沙尘暴,风婆婆很无奈啊。”金星一边摇头一边说。

  玉帝点点头,问到:“森林消失是沙尘暴的罪魁祸首,那越来越多的高楼有何罪过?”

  金星微微一笑:“陛下请看。”大眼睛眨了一下出现一片绿树合抱的村落,青砖红瓦掩映树叶之间,绿水环绕阡陌纵横,鸡犬相闻金鳞游泳。微风吹过,水波兴,稻花香,浣女唱,老农笑。

  正当众仙陶醉其中时,眼睛忽然转换另一个画面:挖掘机长长的手臂在地下使劲掏,仿佛要把大地母亲的肠子掏出来,每掏一把都是满满的泥土,堆在一起;推土机如同所向披靡的坦克对着一排排房屋摧古拉朽,尘土滚滚,遮天蔽日。瞬间,昔日弥漫泥土清香的村落成为钢筋铁骨的城市,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把脚伸进大地母亲的肚子,抓着五脏六腑,把头钻到天空的怀里,恨不能刺破云霄插进凌宵宝殿。沥青水泥的马路,歪歪斜斜的小树,一阵风过扬尘无数。

  众仙无不惋惜,风婆婆说:“请玉帝明断,如果我这风只带给人间灾难,我就烧掉口袋,不再刮风”。

  “不行不行,千万不能,风婆婆,我那花果山万亩蟠桃园还需要您的风授粉呢,我那风力发电机还指望您发电呢!”

  大家哄堂大笑,齐声说:“还是悟空聪明。”

  玉帝沉思片刻,低沉的说:“风婆婆,你的委屈我知道了,请先退下休息,是否还行风再做商议。请司雨的龙王代表东海龙王诉说冤情。”

  东海龙王已经是个耄耋老人,驼背躬腰,走起路来颤颤微微,说起话来哼哼唧唧。

  老龙王对玉帝说:“我状告数不清的工厂和密密麻麻的烟囱。我作为龙王,大海是我的家,可是成千上万的河流都变成干裂的土沟,长此以往我这东海也就没有水了,我将无家可归。我管理着行雨的大事,滋润大地,灌溉庄稼,辛辛苦苦为人间造福,但是这些年招了很多骂,因为我的雨成了酸雨。它酸化土壤,使沃野变成死亡之土;它腐蚀建筑物和古迹,让人类文明满目疮痍;它污染水体,叫种类繁多兴旺的水族大家庭遭受灭顶之灾。”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