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帝审案

中国儿童资源网

玉帝审案

  说到水族的消失,老龙王涕泪纵横,那些微不足道的鱼鳖虾蟹都是他血浓于水的亲人。

  大殿内一阵鸦鹊无声,听的见沉重的心跳。

  停顿了一会,玉帝对金星说:“请再睁开时光眼,让众卿看看吧。”

  金星长袖一甩,时光眼闪现百年前画面:人间遍布清澈见底的河流湖泊,水草参差,鱼虾肥美。云来雨飘,人间欢腾:孩童仰着粉嫩的小脸张开小嘴吞咽雨水,大人用盆盆罐罐盛装雨水淘米洗衣;田地里庄稼如饥似渴的吸收雨水,一派茂盛;山野大地房屋小路花草树木,世上万物都在雨中洗了一个痛快淋漓的澡,焕然一新。

  看到自己曾经给人间造福,龙王无限感慨。

  可是眼睛一眨,展现出成片的工厂,不计其数的地下管道像血盆大口,延伸到几百米下的地下,贪婪的吮吸地下水,眼看着浩渺澄清的地下湖在缩小,在消失,地上河在沉降,在干涸。一片密密麻麻的烟囱,像一条条凶恶的火龙,吐着火舌冒着浓烟,数不胜数的硫化物氮化物,弥散到空气和太空,遇到龙王撒落的雨滴,便毫不犹豫的融进去,把原本纯洁干净的精灵变成肮脏污秽有毒的酸水。

  面对这一幕,老龙王痛苦万分,他浑身发抖,声音哽咽:“玉帝,这雨咱还下嘛?”

  “陛下,把火焰山重新点燃,让人间永无半点雨滴吧!”牛魔王一字一句,气呼呼的发表自己的观点。

  玉帝一脸凝重,摆摆手让龙王退下休息。

  最后告状的是七仙女,这是玉帝最疼爱的小女儿,掌管天宫落入人间的精灵,雾。七仙女美丽善良,心灵手巧,她一身粉红的纱裙,长长的裙摆和飘带,袅袅婷婷走到玉帝面前,深深万福,“父皇在上,孩儿状告川流不息的汽车和污秽浑浊的空气。”

  玉帝满眼怜爱,温和的说:“皇儿,它们与雾有啥关系啊,说来听听。”

  只见七仙女从袖口中拿出一卷白纱,轻轻扬手,白纱自动展开漂浮空中。这是一种很特别的纱,晶莹剔透,洁润欲滴,远看是纱,近看是一片银丝连缀的水。

  七仙女温柔的声音如同天籁,只是此时充满伤感,令人落泪。

  她说:“父皇,这就是我用百分之九十五的瑶池琼浆,百分之五的普陀天虫丝织成的云锦,因为水多丝少极难成功,耗费我所有的心血和功力。它们在高天是飘荡的云,在地面是弥漫的雾;早晨在树林,晚上在原野;缠绕大山增加伟岸和神秘,游荡大海制造海市蜃楼;是文人墨客笔下的主角,是才子佳人心中的精灵。雾是纯洁的水,只给人间美,绝不害人。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雾已成霾,遭万人痛恨。”

  说完,七仙女慢慢拽下漂浮的云锦,走到玉帝跟前,把它放到水晶龙案上。

  玉帝仔细端祥,不时摇头和点头。龙案上这片宝贵的云锦,已经不是纯洁无暇的样子,这里一片淡淡的红,那里一片朦朦的黄,还有黑,绿,说不清的颜色。

  众仙见玉帝脸色越来越青,正在纳闷。突然玉帝大手一挥,案上云锦一下腾空,逐渐放大,放大,直到一个个水分子,都看的一清二楚。

  众仙定睛细看,只见很多水分子已被乱七八糟的杂质取代,他们形状各异,五彩斑斓:有圆球,有长条,有绞链,有长剑。有的像刺猬长满刺,有的像毛毛虫都是毛。有的松软如土,有的坚硬如铁,有的略带甜香,有的奇臭无比。好端端一块天宫至宝,已经被糟蹋的面目全非。

  众神无不痛心不已。

  玉帝苍凉的声音传来:“金星,打开时光眼,让大家看看吧”。

  时光眼里,是水泄不通的汽车,跑着的暂停的,无一不在冒烟。林立的工厂,数不清的烟囱,看不到边的油罐,无休止的放炮开山,浓烟混着沙尘,一股脑的弥散弥散,钻进雨钻进雾,清新透明的空气一点点浑浊,越来越找不到原来的颜色,变成笼罩数十里的霾……

  再看一眼可怜的人间吧:雾霾之下,公路封闭,飞机停航,回家的人如热锅上蚂蚁。还有可怜的倒霉蛋,连环事故中死的死,伤的伤。有人戴口罩,有人光着脸,不论蓝的黑的白的花的,薄的厚的布的纱的口罩,统统挡不住那些隐藏在霾中的杂质,他们张牙舞爪兵不血刃长驱直入,占领肺泡的各个角落,然后用刀砍用剑刺用针扎,使出浑身解数。直叫原本粉红的肺泡慢慢成黑色绿色,原本均匀有力的呼吸逐渐急促逐渐微弱。过不了多久,这个伤痕累累的肺脏要么生出肿瘤,要么不能扩张,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便随之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