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惩罚

中国儿童资源网

哥哥的惩罚


    我是出生在一个南方的一个非常有钱的家庭里。家中,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父母在我3岁时双亡,留下80万的遗产,哥哥比我大8岁。弟弟比我小2岁,如今我14了,哥哥22岁。弟弟也12岁了。哥哥非常疼爱我,但是对我的家教相当严格。他有一个深爱的妻子,就是我们的嫂子,刚刚过我家门不久。她长的非常漂亮,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她很疼我和弟弟,每次我们受罚,她都会在哥哥面前替我们求情。在我们家里,哥哥对我和弟弟管得都非常严格,弟弟经常挨打,是脱了裤子,趴在床的那种挨打,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每当我惩罚就是禁足。一犯错就让我们和朋友隔绝一段时间,没有自由,而且必须在房间写悔过书。在学校,许多顽皮的男孩总是不停的说着自己挨打的丰功伟业,而女孩们,只有在秘密的聚会时才会说出,毕竟这样的处罚,还是离我很远的。  
    当我在这年纪时,开始会有一些冒险的想法,跟男孩外出、饮酒、和开舞会等等;当然,这些活动并不是很能够实现的,因为我的时间都被哥哥管紧紧的,没有办法一一去做。这对已经处在叛逆期的我,似乎觉得生活是过得那么无趣。  
    有一天上课,“珍,你看看这是什么?”坐在隔壁的贝蒂偷偷的从抽  
    屉拿了一包小东西。  
     我仔细定了眼一看,是百乐门香烟,我们早在几个星期前就约定好了  
    ,要在学校尝尝香烟的滋味,我慧心的向她微笑,诉说着我们即将施行的  
    诡计,我朝着附近的几个女孩使了使眼色,意味着放学后,我们会有一段  
    时间留在学校享受吞云吐雾的滋味。  
     最后一节的钟声,催促着大家迅速往校门移动,已经计划好的我们这  
    五个女孩,慢慢的收拾我们的物品,由于明天就是周末了,每个人都迫不  
    及待的回家,我们已经预测好了,今天就是实现冒险计划的好时机,因为  
    学校的老师们也急着回家陪陪自己的家人度过周末。  
    “珍、安妮、苏珊……快一点”贝蒂等人一走光,迫不及待的喊着我  
    们的名字,我们也快速的赶到学校厕所-一个我们认为学校内最安全的地  
    方,作为行使冒险之旅的最佳场所。贝蒂给了我们每人一支烟,大家手忙脚乱的点着烟,这烟味真是呛人,对没有抽过烟的我们来说,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眼睛留着泪睁不开,  
    喉咙也咳的说不出话来,大家只是边咳着边笑着对方狼狈的神态。  
    就在这时,一阵大门开启的声音出现,吓坏了我们这五个女孩,我们  
    还来不及在烟雾中清醒,只见到模糊的人影从外面慢慢移动进来,吓得我  
    们连手中的烟也忘记扔了。
    “小姐们,你们在做什么?”传来熟悉的声音“你们还未成年,抽烟  
    是违反法令的!”
    校长尼尔森先生,他怎么会在这里?大家的心中都惧怕的想着这个问  
    题。“走,跟我到校长室去”没有等大家的头脑思考太久,我们这一行人  
    只能带着证物‘香烟’,跟着他往校长室走去。
    到了校长室门口,尼尔森先生请我们排队站在门口,并且询问我们的  
    班级、姓名还有家长名字、联络电话等,然后通知警卫带我们到校长室外  
    头的沙发上坐着等待。我们这些想冒险的女孩,每个都低着头不发一语,  
    静静的等待着。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感觉就像一世纪般长),尼尔森先生  
    出来了,手中还拿着一些纸张。
    “孩子们”尼尔森先生先开口“我已经和你们的家长说明了今天所  
    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同意我所做的决定,从下周一起,你们每个人都停学  
    二天,并且交出一千字的悔过书,这里是关于你们今天犯错的纪录表,请  
    拿回去给你们的家长。”  
    “贝蒂”……有,贝蒂默默的接起了纪录表。
    “安妮”……有,安妮默默的接起了纪录表。
    “珍”………有,我伸出颤抖的双手,接下了记录我犯罪行为的纸张  
     回到了家中,哥哥早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了,他的表情是那么的严肃,  
    同时又非常的愤怒,总之他的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只是默默的看着我向  
    家门走去。一到门口,他只是冷冷的说到:“珍,今天下午尼尔森先生已  
    经打电话来说过发生的事情了,我几乎不敢相信我耳朵所听到的事情!”  
    哥哥近乎咆哮的对着我说:“我一直以为?是个会自律的女孩,我相信你  
    不会对我们家做出很羞耻的事情来,没想到……”哥哥伸出手来跟我要了  
    记录表,并且指示我先上楼到房间先思考一下我犯的过错,对于哥哥的指  
    责,我只是象征性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表示一下我的忏悔。  
    “大概又是禁足几个周末吧!”我心里这样想着,因为哥哥总是用禁  
    足的方式,我对这方式到还能忍受,毕竟只是几个周末不能外出,我想大  
    概这整个月我都不能出去了,这是我想到哥哥能对我最大的处罚。
    “珍,赶快下楼来吃饭了”嫂子在房门口这样叫着;嗯,这也是该宣  
    布对我的处罚的时候,哥哥总是在晚餐后告诉我们犯错该禁足了,然后周末就得在家写份悔过书,反正威尔森先生也是要我们写个悔过书,这样反正写个一份让大家都看看好了。至少我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这一次的处罚却超乎我的想象了。  
    下到楼下的餐厅,哥哥嫂子和弟弟都已经在餐桌上坐定,大家都沉默不语,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我在学校抽烟的事情了,我当然也不好打破这沉静的情况,只是默默的吃着盘中的餐点。哥哥的脸上,多出了平常没有的愤怒表情。今天嫂子看上去,眼睛里也闪出了一种失望,无奈的神情。
    终于结束这诡异的晚餐了,大家还是默默的坐在自己的餐盘前面,等  
    待着哥哥的指示,大家都知道这顿晚餐后哥哥会说明关于我的处罚-在我  
    家每个小孩只要犯了错,哥哥都会先通知家里的每个成员,晚餐后宣布犯  
    错者的处罚,大家都会在晚餐后坐着等待哥哥进一步的指示。“禁足吧!  
    ”这念头还是一直在我脑海中闪过。
    “珍,?的过错带给我们很大的羞辱”这是哥哥对我们犯错时一向会  
    先说的话,对我来说已经不稀奇了。“我和?嫂子认为,这次的错的确太  
    大,让我决定改变对?的处罚方式,我要让你认识到作为女孩子要知道耻辱是什么。”
    这句话可真是震惊我了,哥哥可从来没有对我们用别的处罚方式呀!  
    这句话的确让我的心头颤了一下。  
    我想禁足对?已经起不了作用了,我想狠狠的打?一顿屁股,可以  
    让?永远远离香烟。”
    “打屁股?”哥哥还没说完,这句话已经从惊恐的我的嘴中跳了出来  
    。已经十八岁的我,屁股已经发育的很大的我,竟然要被哥哥打屁股?我心中一阵慌乱。
    “对,打屁股,而且是重重,狠狠的,打在?裸露的臀部上”这句话一出,  
    我的小弟汤姆,也跟我一样张着大嘴,瞪大了眼睛!
    “打光屁股……可是……”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可是哥哥,我已经十八岁了。我不能……”
    “我认为这是给?最好的处罚方式。你没有选择了。”不等我说完,哥哥已经  
    展现他的权威,宣判了我的处罚,脸上满是怒气。
    “珍,等一下?先下去洗个澡,换上?的睡衣,然后到平台上面接受?的处罚”我默默的点点头,因为哥哥的威力我已经领教过了,再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他对我的处罚。
    “今天?的处罚必须在全家人面前执行,让汤姆也学到不能犯跟?一样的过错,现在时间是七点,?要在八点的时候准备好上阁楼来。”
    “天呢!哥哥要当着我弟弟的面,打我的光屁股!……”我不禁夹紧了双腿。“哥哥打,我没办法,可弟弟已经十六岁了,我却要当着弟弟的面,脱下衣服。”霎那间,我知体会到了女孩子的害羞。
    哥哥一点时间也没让我浪费,立刻叫我赶快到浴室洗澡,老实说洗澡  
    也不用花很多时间,换上了睡衣,我坐在房间的床上,看着时间一分一秒  
    的过去。
    七点五十五分了,我想该是去阁楼的时候了。我慢慢的走上三楼的平台,平常这花不了我半分钟就走的上去了,只是觉得今天脚步好像特别的  
    沉重。我走到了阁楼的门口,开了门走进去,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我看看  
    手表,不过七点五十八分。这阁楼平常是用在当客房使用,当有亲戚朋友  
    来时就暂时住在这一晚,里面有一张床、一张简单的桌子,上面摆了个小  
    电视,还有一张椅子。今天这个阁楼也是和平常一样的摆设,只是多了几  
    张小椅子,和一个搓衣板,应该是哥哥刚才拿上来的,准备让大家坐着看我受打用的。我  
    还没时间多想,身后的门又咿呀的响着打开了,这次哥哥、嫂子、汤姆都进来了。弟弟朝我的屁股扫了一眼。
    “珍,?倒是非常准时。”哥哥一边说着,一边指示每个人坐在椅子  
    上头,大家都依序坐在位子上。
    “珍,这就是今天要处罚?的用具。”哥哥在我面前展示了一条很宽  
    的皮带,这是在健身房举重选手用的护腰皮带,比平常的皮带要宽上数倍  
    ,而且厚了许多,这一定是哥哥在健身房里拿来的,我以前也在他的健身房看过这样的皮带。现在看着这条皮带,等一下就要打在我屁股上,我不自主的把屁股的肌肉夹紧了一下。
    “珍,现在把?的睡衣裤子脱了,内裤也脱下来,”用手拉着裤腰带,怎么也不敢在大家面前脱下,我咬紧了牙齿,眼中含着眼泪。'哥哥,求你,不要让我露出屁股,我知道错了。'
    我的话间刚落,便遭到了哥哥一记耳光,'不要浪费时间了。快点!!'
    '哥,,求您,我跪下去求哥哥,希望哥哥不要这样做,这时我了嫂子一眼,在暗示她
    帮我求情,哥哥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严厉的对我说,从现在开始,我对你的处罚,不会在有人给你求请,然后转过头对嫂子说,如果你不想让我对她加倍的处罚,那么你就不要帮她求情,从哥哥的话语中,我听得出来,哥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非得打我不可了,他很爱我的嫂子,从来不对她这样说话,可是今天────,我便苦苦的求着哥哥,不要让我当着弟弟的面。挨打。'
    '不,你有责任用你的行动教育你的弟弟。'
    我跪在那儿,哥哥也不赶我,只是顺手挥挥手上的皮带,发出一点声  
    音。
    '天啊,哥哥竟然让我当着一个十六岁异性的面被打光屁股。要知道,就算只有嫂子看,我也觉得是天大的羞辱了.'
    我把睡衣的裤子脱下到大腿上,只露出内裤。
    '求您,让我穿着内裤。'
    哥哥又给了我一记耳光,这记耳光,告诉我根本不可能。
    我双手卡在内裤上,慢慢的,慢慢的褪到大腿上,我把屁股暴露出来。
    “珍,把裤子和内裤脱到脚碗,?不遵守的话,我会再加重?的  
    处罚。”在大家面前脱裤子已经是我最大的处罚了,我想哥哥认为这样  
    还不够,我照着哥哥的意思,把裤子、内裤褪到了脚碗,把整个屁股和大腿露了出来。我看看大家,每个人都盯在我的屁股上  
     。“撅着”哥哥一声令下我便把屁股撅起来!。不知为什么,哥哥像是不满意,啪,给了我一皮带,然后高声命令我说,在撅,给我撅高,我立刻又高高的撅起屁股。看着我的屁股在半空中等着挨打。我只想赶快结束这处罚,赶快穿上裤子
    “珍,?这次犯下的错误,要打三百下屁股,?以后要永远记住这个  
    教训。”我趴在床上默默的点点了头,想着这三百下打下来不知我屁股变  
    的怎么样了,很快的,恐惧感就笼罩着我,让我不敢再多想什么,只是等  
    待着第一下的到来。
    我想哥哥应该很快就要执行我的处罚才对,很奇怪的并不是这样,阁  
    楼里面还是一样的安静,没有什么声音,我想这是哥哥希望多增加我的羞  
    耻感吧,让我去细细体会挨打前的恐惧。  
    过了大约五分钟之久,一股凉凉的感觉从我屁股上传来,我知道哥哥  
    已经把皮带放在我的屁股上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力去承受第一下  
    。
    啪……这条笨重的皮带并没有在空中发出什么声音,反倒在我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记,我紧缩了一下屁股,想把疼痛减少一点。这第一下打来,我屁股立刻热热辣了起来,带着很沈的痛感,从屁股的深层肌肉传传到了表层。
    啪……第二下也下来了,我连深呼吸的机会都没有,又是一阵痛觉。  
    ……啪……啪……啪……皮带沉重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的屁股肌肉随着  
    打击的节奏晃动着,我预期每下落下时,都把屁股夹紧着希望能减轻痛苦  
    ,可是这似乎没有用,颤动的屁股,把我的痛苦告诉了每一个人。
    也许是我已经十八岁了,我的屁股虽然很痛,可是我却极力忍受着,  
    咬紧牙根,眼泪虽然已经濡湿了被单,可是我并未呼号。
    天台上里面只有皮带打在我屁股上的声响,每一道声响,就像我屁股发  
    出的哀鸣一般,在空气里飘荡着。
    啪……啪……啪……啪……大概已经打了一百多下了吧,我的屁股感  
    觉已经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的痛了,不过那劈啪声还是很响亮,我身上的衣  
    服也已经被汗水淋湿了。
    啪……啪……大概打到二百多下了吧,哥哥打我屁股的节奏有些慢了  
    ,同时力气也加大了点,我屁股感到是一阵麻麻的痛感,并且还发着热,  
    这热力传到我的腰和大腿都感受的到,我不知道我的屁股现在是变的怎么  
    样的凄惨,我挨打的时候可是眼睛连睁都不敢睁一下,更何况我的屁股是  
    在后面,就算我张开眼也看不到屁股的惨状。只有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皮带还是一下一下的、重重的落在我的屁股上面,疼痛感这时候已经  
    扩散了开来,我全身的肌肉都已经因为撅着挨打的僵直姿势感到酸痛了起  
    来,哥哥每一次的痛打,都像是要把我屁股的皮肉撕裂,打的我都有点站  
    不稳了。
    也不知道挨打到数了没有,痛苦的打击让我有点昏沉沉的,只知道最  
    后还是恢复到挨打前的寂静,我大概顿了半分钟,没有感觉皮带重重的打  
    在我屁股上,我想爬起来,一个沉重的力量又把我压了下去。  
    “珍,好好的撅着”哥哥用手把我给压了下去。“现在每个人都要看  
    ?受到教训的成果。你现在跪到床上,尽量把屁股抬高,向你的弟展示一下。”
    我跪在床上,屁股传来的是无法形容的痛和热,这大概就是皮带的威  
    力吧,事后带来的痛苦才是让人无法忍受的。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屁股受到  
    的损害如何,只知道大家都在我的身后看着我肿痛的屁股,还听到汤姆的惊呼声,我想我的屁股真的是受到很严重的损害。
    “珍,现在?不可以穿上裤子,回到房间休息。”这句话让我不知所措,为什么不可以,可能是由于我的屁股被哥哥打的非常疼痛,我便没有力气做声,只是默默地听哥哥给我的要求,哥哥说,你下床,跪到洗衣板上,我挺直身体下了床,按照哥哥的要求跪在了洗衣板上,这时哥哥要求我把屁股撅高,然后哥哥又下了一条让人吃惊的命令,就连嫂子也很吃惊,哥哥说,让弟弟离开了平台,然后哥哥让我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让我在这里一直撅到天亮,不准起来。他对我说,你这回挨打表现的不是很好,你不是不会撅着吗?那就一直撅到天亮吧,如果这个期间你的的屁股要是撅不到我的指定高度,我就会对你加重处罚,低一点抽100皮带,你听明白了吗?我强忍着泪水,应了一句,哥哥便扔下手中的皮带离开了平台。弟弟还在那里坐着看着我被打的肿肿的屁股,而我,莫大的耻辱让我真的不知所措了,为了屁股不在受我也只好按哥哥的要求撅好屁股了。这一个晚上,我因为没有撅好屁股,挨了300皮带。
    第二天一早,哥哥和嫂子还有弟弟在下面天台去吃饭,而我还在那里撅着,跪了一晚上的搓衣板,我的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屁股火辣辣的疼,我真恨我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正当我这样想着,哥哥走上了天台,我忙把屁股使劲的撅了撅,哥哥走到我身边,对我说,珍,你知道错了吗?我哭着说,哥,我知道了,我以后在也不敢了,我以为哥哥会被我的衷心的认错而感动,饶了我,可是没想到哥哥却说,珍,你现在可以起来了,不过,以后的一个月里,你每天放学回家都要脱了你的裤子,在天台上等着,挨打,然后在这撅着。什么时候我让你起来,你在起来,这样先打一个月,我听了哥哥的命令,委屈极了,天呀,难道我还要坚持一个月呀,但是我不敢违抗,只好应了一句,是。于是哥哥便扶起了我,让我到屋里休息去了。以后的一个月,我每天放学回家都不能吃饭,第一件事,就是上天台脱下裤子而且是全脱下,在那里撅着,等着哥哥的皮带。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月,我的屁股也受了一个月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