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17-祥哥的胡琴

儿童资源网

稻草人-17-祥哥的胡琴

   一条碧清的溪旁,有一所小小的破屋。墙壁穿了,风和太阳光月亮光在那里自由出进。柱子露出了,好像粗松的酥糖,因为蛀虫在那里居住。屋面铺着的稻草,转成了灰白的颜色;原来的金黄,给东方南方西方北方的风吹去了,给云端里雨洗去了。那屋子的影子倒映在溪底,快乐的鱼儿们可以看见。月明的时候,影子又铺在溪岸和田面,半夜醒来的鸟儿们可以看见。
   破屋里住着祥儿和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临死的时候,一件别的事情也不叮嘱,只指着墙上挂着的胡琴,断断续续地说:“阿样,我没有什么家产传给你;只有这胡琴,你受领了我的罢!”祥儿不懂他父亲说的什么;他母亲却哀伤到哭不出声音了。这时候他父亲就死了。
   这胡琴是他父亲时常拉着玩的。本来青色的竹干,因为手的把握,转为红润了;涂松香的地方磨蚀了好些,成深深的低纹;糊着的蛇皮也褪了颜色。繁星满天的夏夜,轻风吹来的秋晚,他父亲拉着胡琴,奏出许多的调子。种田倦了,割草乏了,也拉这么几曲;正像别个农夫休息时候,一定要吸几筒旱烟。便是极冷的冬天,白雪软绵绵地盖着屋面,鸟儿紧挤挤地歇成一团,我们也可以听见他从屋子里发出的胡琴声。
   父亲的棺材被抬出去了,胡琴还挂在墙上。风从壁洞里吹进来,只见那胡琴轻轻地左右摇摆。阳光和月光射进来,在墙上显出个模糊的影子,正像舀水的瓢。祥儿看着,很觉得有趣,以为这摇摆是神仙的法术,影子是神仙的图画。
   母亲织了一会草席,便指着墙上的胡琴说:“阿样,爷将这东西传给你,你也像爷这样会拉了他,我才欢喜呢。”祥儿不大明白这些话,只对着墙上这东西呆相。当吃饭的时候,母亲又指着墙上的胡琴说:“阿样,爷将这东西传给你,你也像爷这样会拉了他,我才欢喜呢。”祥儿还只是呆呆地相着。明天早上,他从母亲怀中醒来,母亲又教训他了:“阿样,爷将墙上这东西传给你,你也像爷这样会拉了他,我才欢喜呢。”
   到样儿四岁满足的时候,母亲从墙上取下这胡琴,授给他手里。她说:“现在你能够拉这个东西了。我希望听你拉出好听的调子,同你爷所拉的一样。” 祥儿手捧着胡琴,这正是天天见面的老朋友。但是怎么拉法,他全然不懂。偶然移动这弓一般的东西,却发出锯木似的声音。他就这样的移动着。母亲看着他,脸上现出笑容,道:“我的聪明的儿!”
   移动胡琴上这弓一般的东西,是祥儿的新功课了。他不但在家里做这功课,他还走到溪边,走到市集,也一样的做他的功课。打鱼的汉子坐在溪边下网,笑他道:“锯木头似的胡琴,也算接续你的爷么!”洗衣服的王老太蹲在岸头,也笑他道:“可厌的声音,不如留下胡琴送给我们!”他不去听他们说些什么,只拉着弓弦随处游行。
   他也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四围只望见高山,较近处有很大的树林。他手拉着弓弦,听着所发的声音,很觉快活。忽听一个声音道:“小弟弟,想拉成好听的调子么?我可以教你。”他四面寻看,一个人也没有。奇怪极了,是谁在那里说话呢?正在疑惑,那声音又说道:“小弟弟,我在这里,你低下头来,就看见了。”他低下头看,原来是一道清澈的泉水,活活地流去,唱着幽静的曲调;底下有许多五色的石子,圆滑得十分可爱。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