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花泪

中国儿童资源网

白花泪

  白花飘零泪飞扬,在一个白花纷飞的季节里,一个不该走的人,永远地走了……

  一

  天空不情愿的下起了小雨……

  我行走在这条不知自己已经走过了多少遍的道路上,步履沉重,心,凄清而冷漠。爷爷,你累了吗?

  爷爷走了,在一个孤独拧成的日子里,他悄悄地孤独地走了,告别了奶奶,告别了我们,告别了他一辈子相依相伴的农田,也告别了这个他爱过和怨过的世界。

  悄悄闭上的眼,闭上的不仅是一个久爱的世界,还有亲人们脸上微带期盼的泪滴。

  归乡,仿佛遥远的路径在回首眺望的目光里渐渐瘦去,路上,我不断地想象着那个悲凉的场景,昏黑的灯光,空荡的灵台,那个熟悉而又遥远的身影,无力而又安静地躺着,旁边只有鬼哭阵阵,婉转,哀鸣,悲凉,穿透一切的悲凉,把一切都无情地带走……

  天空阴沉沉的,天,你想说些什么,难道你也要哭了吗?

  二

  天空被一片阴云染成灰色,好似亵渎,无情地看着这场闹剧。

  等我回到老家的时候,爷爷已经去世有三天了,院子里正办着热闹的“白喜事”。大大的棚子下,飘扬着亵渎又低俗的歌声,把人们悲伤中的心灵都吹地柔软了。

  三跪与九拜。

  在灵堂的中央,静静地摆放着爷爷的照片,照片上的爷爷,笑的有些拘谨,就像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这照片是今年春节爸送给爷爷的礼物,没想到,一下子就摆到了这里……

  我的额头在爷爷的面前沉重地叩响,“冬、冬、冬……”

  奶奶对我说:“看,爷爷在看着你笑呢。”我不语,对着奶奶苦笑。

  我转身,离开。

  几天的时间,爸爸的眼睛却已深深地凹了下去。

  几天的时间,奶奶黑白相间的发思一下子被“染”成了全白。

  生命,竟会如此地脆弱,在死神的面前,一切都是如此的无助。

  病床上微握的手失力地荡了下来……

  三

  为爷爷守夜。

  昏黑的烛火幽幽地流淌在爷爷阴冷的灵堂里,不灭的香火忧郁地点着一片黑暗,田间的蛙声带着哀鸣与恐怖从远方传来。

  没有别人,一个也没有。

  我依着烛光小心地掀开盖冰棺玻璃的黑幕,无声地望着自己无比熟悉但现在却十分陌生的爷爷,我想再靠近些,但却被什么东西,像一道看不见的光幕,挡住了,无法再向前。

  棺内的爷爷穿着寿衣,身体出奇地瘦弱。那张熟悉的面孔静静地躺在灵堂深处的冰棺里,表情还是病床上那急促呼吸的模样,但是却干枯了,失去生气,空洞,凄冷。

  我无言了,还有什么话可说呢,一个自己至亲的人,在短短的仅仅6天之内就从健康到失去了,一切,尽有如此地飘零吗?

  无情的岁月,抹去了他。

  四

  悼念祭文的晚上,大伯,双腿跪地,眼神里空洞似无物,但好象有什么东西在那双失去神采的眼睛里,安静地闪烁。

  原本寂静的灵堂里突然传来了奶奶招魂似的哭声,她口中不停地吱呀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凄惨刺骨,像是一只半夜里被重石压住尾巴的猫的嚎叫,世界好象顷刻间寒冷了下来,我的心一下子被刺伤了。

  第二天上午,爷爷生前所用过的所有的东西,在亲人们充满哀伤的目光中,在无情的熊熊大火之中,化作尘灰。其中还包括爷爷一辈子都爱戴在头上的大毡帽和那件补满了补丁的兰色粗布革命外衫。

  燕子从门外归来,飞回巢中,一眼看见它,我的心不知怎的突然一阵剧痛,泪水上冲,我冲出了门,跑到远离了爷爷的竹林里,痛苦了一场“爷爷!我的爷爷啊!”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