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阳光今朝暖

中国儿童资源网

当年阳光今朝暖

  2013年1月2日 星期四 苏小曼

  用一转的秋波,你能从诗人的琴弦上夺取一切诗歌的财富,美妙的女人!

  但是你不愿听他们的赞扬,因此我来颂赞你。

  你能使世界上最骄傲的头在你脚前俯伏。

  但是你愿意崇拜的是你所爱的没有名望的人们,因此我崇拜你。

  你的完美的双臂的接触,能在帝王的荣光上加上光荣。

  但你却用你的手臂扫去尘土,使你微贱的家庭整洁,因此我心中充满了钦敬。

  ——泰戈尔

  偶然间,我直视母亲的眼睛,在微愣的一瞬,我仔细地描摹着我从未正视过的母亲的双眼。

  然后我发现,母亲的眼睛很漂亮,心中不免惊讶。

  母亲的眼睛是很淡的棕色,像是水化开的琥珀,很清澈。

  我曾看过母亲年轻时的照片,很高挑的女子,穿着棕色的皮夹克,梳着马尾,漂亮而带着倔强。

  母亲是那么好的人。

  我矫情地想,母亲不该在这儿的。

  她本该过得更好,像泰戈尔的诗中那般,风光无限。但她却愿呆在这普普通通的家里,付出她的血汗泪水,拉扯一个任性的女儿长大。

  她应当得到更好的生活。鲜花、掌声、赞美,而不是呆在这渺小的家里,日复一日地操劳。等她白发苍苍,皱纹爬上额头,却依然计算着楼下的菜价是不是又高了。

  她理应得到更好的,比现在好千倍万倍。因她是我母亲。但她却选择呆在我和父亲身旁,只为能在我们进门时送上一杯暖暖的水。

  岁月与生活磨去了她的光华和骄傲,使她同千千万万人般挣扎在生活的沼泽中。

  天下的母亲都是这般,她们曾有过自己年轻时的意气风发,犹如太阳般的夺目光华。

  但最终她们选择平凡,在寒冷中叮嘱自己的孩子戴上手套。

  我对此感到不甘。

  在许多个普普通通的下午和晚上,你是否想起你年轻时的阳光?我的母亲,那时天空明媚,阳光正暖。

  我无法给你那样的天空了,于是只能在这时,送你一杯暖暖的茶,希望那丝暖意,能带去丝许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