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

中国儿童资源网

花开花落


      
    在那年花儿开得最艳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少年。 
    他,背负着第四代火影之名。 
    记忆里他的轮廓已经淡然模糊,我却始终记得,他有着一双淡蓝色却坚定的眼。 
    我时常梦见,他笑着,对我说: 
    “等我,不需要很多年” 
    可我没想到,这一等,便是无际无边。 
    二) 
    他第一次踏入我的小苑的时候,我正在考虑要不要种一虑要不要种一个新的花种,他的突然闯入吓得我差点魂飞魄散。我下意识催动查克拉,以花枝为剑,连发数枝。 
    只见他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一面冷静地接住,一边连声说‘抱歉抱歉,我刚才在躲避追杀,没想到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 
    怎么可能,我在小苑前面精心设置了无数道机关,还布下了无数秘阵,多少年来,有多少人都葬身在那里,怎么可能有人这么轻易就可以走进来? 
    看着我依然疑惑防范的表情,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这样吧,那我立刻离开吧,抱歉~” 
    他转身的那一刻,我忽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有一双很清澈的眼。 
    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么?那么,我是不是只能选择接受? 
    我忽地淡淡一笑“你能进到这里来也算是有缘,要坐下来喝杯茶么?” 
    这次,换他愕然,他一脸诧异地望着我,我自顾自地泡起茶来“追杀你的有12个吧,现在已经有7个在我的迷阵里来回奔走了,不等他们精疲力尽再一网打尽么?” 
    他又是一霎那的愕然,紧接着便毫不客气地转身坐下哈哈大笑。 
    “你真是个有趣的女子。” 
    “彼此彼此”我笑着递过刚泡好的自制花茶。 
    “哇,好香,这是什么茶阿?” 
    我撇撇嘴,示意他向外看,门前,花儿开的正艳。他再次瞪大了眼“难不成门前那些花都是你自己种的? 
    “你认为这里还会有别人来帮我种么?”我反问“这里除了你我,大概只剩下鬼了吧。” 
    他又笑了,我发现,自己竟然蛮喜欢看他的笑脸,那样地干净,那样地清新,带着阳光的味道。 
    但,我知道,他不是像他的外表表现出来的那样的普通少年,怎么说呢,我从他的身上闻得到异常强大的查克拉的味道,虽然,他现在带着惬意的表情在和我谈笑,可我知道,要是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下一瞬就会换上修罗的脸。 
    “咦,这是什么?”他望着我的桌上一堆的种子,诧异地问。 
    “如你所见,种子。” 
    “你现在要种么?” 
    “如果你没有进来,我现在已经在种了吧。” 
    他有点愧疚地笑笑“那看来我是非得弥补自己的过失不可了?我可以帮忙种么?” 
    这回换我诧异了,我呆愣了几秒。 
    “你会么?”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哎呀,说得也是,哈哈” 
    结果,他最终还是帮忙松了土,当然,不是用锄头,是用他的查克拉,何止松了土,简直松得漫天黄沙,或许,他是从未用过查克拉来做这种事情吧。他手忙脚乱地想弥补,却越帮越忙,我也只好动用我的查克拉,才把漫天的黄土制止下来。 
    “咦,你也是忍者?”或许是他注意到我的查克拉与众不同 
    “算是吧,不过已经是过去式了,我现在只想种种花。”我没有告诉他我隐居在这里的真正目的,其实也无所谓了,这么多年来,我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淡然的生活方式,甚至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否就真的要这样安稳地度过一生一世。要不是时常会被那只九尾的怪物惊醒的话,我是很容易去忘记我本来的目的。 
    “其实,如果可以,我也想拥有一处这样的栖身之所,向你学种花,还有学你那些淡然的生活方式。”他坦然地说,我却有些讶然。 
    “不过,我不能,我的身上,背负着太多人的期望,我不能辜负他们,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落寞,不过,只是那么一瞬,他的眼神马上又换成斗志昂扬的姿态 
    “我有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要保护他们,用我的双手,用我的生命。” 
    等我回神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没有说再见。 
    大概,他是认为没有必要吧。紧接着,我便看见漫天血色的樱花飘舞,这小苑外,又添了几道亡魂了吧。我笑笑,他之所以这么强,大概就是因为他口中那些他必须要保护的人吧,人阿,总是这样,可,我想要保护的人,已经都不在了…… 
    (三) 
    自那之后,他常会在不经意间到访,有时十天,有时好几个月。 
    他总是在品完一杯新鲜茶以后转身离去,从不说再见。他每次来的时候,身上总是会带着隐隐的血腥,大概,他是每次完成了任务之后顺道来喝杯茶吧,没想到他还真把我这里当成休憩的客栈。 
    他常笑着对我说“昕,你知道么,我的理想,就是让我的村子变得和这里一样,成为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让所有的村民都能安居乐业。” 
    但,他知道,这,或许只能是一个梦想,作为忍者,总会有免不了的厮杀,总是会与危险并存。作为那样一种存在的忍者村,或许永远也成不了世外桃源。而我也明白,这里,不过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不过是我逃避的乐园而已,自从我的忍者村覆灭以后,我就一直隐居在这里。 
    但我却始终没明白,我们这样两个世界里的人,怎会突然交集在一起。 
    他的神色一天比一天飞扬,他的视线,总是能穿透我,看着更远更远的方向,我知道,这样的男子,是不会被这小花小苑所牵绊的。可,我心底还在期盼些什么呢。 
    还记得他笑着对我说,他带了三个下忍,他说,他很喜欢那三个可爱的孩子。 
    他说,他已经是为人师表了,虽然,在我看来,他自己,也还只是一个孩子。 
    他每说起他们时,脸上总带着异样的神采,一种难以言语地骄傲的神采,一种异样的慈爱。他很爱他们吧,我为自己突如其来地嫉妒无奈地摇摇头。 
    在他转身的背影中,我恍惚看见,昔日那少年的模样似乎已经逐渐地远去,从我的记忆里…… 
    (四) 
    日子一天一天这样过去,他脸上的表情却一天比一天严峻起来,直到,有一天,我在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当日那个纯真少年的表情。 
    我知道,在外面那个世界,应该有很多很多重要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完成吧,毕竟他是那样一个值得信赖而且能担当重任的男子。 
    于是,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我早就知道,却又一直不敢去想的日子。 
    那天,他来的时候给我带来了一包花的种子。 
    我问“这是什么?” 
    他说“不知道,别人送我的,听说是一种很美很淡雅的小花。” 
    他陪我一颗颗地把种子种下去,忽的,他抬头,问我“昕,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再来了,你,会想念我么?” 
    我不语,只是撇过头去,不敢迎视他的眼睛,我害怕,害怕在那样的眼神下我会忍不住哭泣。 
    转身,进了屋,背轻抵着门板,慢慢地滑坐在地上。有泪,却倔强地忍住…… 
    他没有跟进来,我隐约听见,他说 
    “我,做了第四代火影……” 
    说完,他沉默了,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再不可能如此随性地做任何事情,意味着他挑起了整个忍者村的重任,意味着??梦醒了。 
    静静地,静静地,我们隔着薄薄的一扇门,却是久久地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见他用低低地声音说着“昕,保重了……” 
    那一刻,泪,竟不由自主地绝堤蔓延开来。片刻的错觉,我竟看见满庭满苑的淡紫色花朵迎风摇怡,可那张笑脸,却渐渐地远去,最终隐没在花丛中…… 
    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唤回我残存的一点点思考力,我踉跄地跑了出去,甚至来不及思考,已经破口而出 
    “我会想你,用我的一生来想你!” 
    在他诧异的回首中,竟是再次的相对无言,只记得,他的眼里,也有某种压抑的悲伤的情絮。 
    那天,他没有回去。 
    一切都似乎只是一场美丽而虚幻的梦。 
    梦里,我的长发纠缠在他的指间,如浮动在水底轻柔的藻…… 
    他整夜地做着噩梦,豆大的汗珠,沁湿了他的额头眉间??原来他也会害怕,他肩上,究竟是背负着怎样的压力?竟然压得梦里的他都快喘不过气来。 
    突然,从他口中冒出了我的名字: 
    “昕,昕……” 
    我心里一颤,千言万语,竟比不上这低低地几声轻唤。 
    我不假思索握紧了他的双手。他渐渐平定,直至安详的熟睡。 
    忽然,脑海里竟没来由地跳出这样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与子偕老,这对我们而言,又是何等的奢望啊,我们有将来么?我拒绝思考。 
    天亮了,他走了,他没有要求我跟他走,就正如同我没有要求他留下一样。 
    我们就像两条交会的平行线,一霎那的交会之后便是永恒地背道而驰…… 
    (五) 
    下一次听到关于他的消息,是从另外一群忍者的口中,他们似乎同样被追杀,疲于奔命,误闯了我的小苑,看见他们额头与他一样木叶的护额,我竟然破天荒地手下留情,让他们全部活着走了出去,还顺便帮他们疗伤。这完全不像是以前我的作风,从前的我从来不留活口的,在这之前,擅闯进来的人,能活着回去的只有他。 
    或许,是我的心态不同了把,我轻抚微微隆起的小腹,生命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一个新的生命的存在竟然会让人做很大的改变。或许,我是潜意识里不愿意让我尚未出生的宝贝见到那血光漫天的景色吧,因为,我和他手上都沾满了太多太多的鲜血,我不想让我的宝贝走上这条同样的血光之路。 
    那群忍者临走之前告诉我,木叶刚经历了一场浩劫,他们重要的三忍叛变的叛变,失踪的失踪,再加上和别的忍者村冲突连连,现在的木叶异常混乱,全靠有第四代火影带领,木叶才能勉强度过难关,他们的脸上,写着无与伦比地敬重,当他们提到第四代火影的时候。 
    我笑了,心里有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该替他高兴呢,还是为他悲哀呢,他的肩上,竟然压着如此沉重的负担。 
    其实,于我又何干呢,我们不是早就成为陌路了么,既不回头,又何须不忘呢? 
    不过,上天还真是眷顾我,虽然让我们分离,却又给了我这样一份珍贵的礼物,这孩子会长得像他么?会有那样一双淡蓝色的眼眸和那样一头漂亮的金发么? 
    忽然想起那群离去的忍者中有一个眼神看起来很像他的少年,那个少年临走的时候看了我几眼,似乎欲言又止,回想起来,他刚进我的小苑的时候就流露出几许惊诧,而且对我的迷阵似乎略有所知,和他有关么?我摇摇头,不愿意再深想,过去的就过去了吧,多想无益。 
    本以为一切都会回到原点,但命运总是喜欢在不经意的时候捉弄你。 
    几天以后,那个有着酷似他的眼神的少年又来了,少年说,自己叫做卡卡西,是第四代火影的弟子。我早该想到的吧,他不是早就在我面前形容过许多次这个他最爱的弟子了么。卡卡西把一个袋子递给我,我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他淡淡地开口 
    “火影大人让我转达他的谢意,他说,这是木叶最漂亮的花种子,一直想要送给你。” 
    我接过,这个叫做卡卡西的少年接着说“听说花的名字叫紫苑” 
    我心里一震,紫苑……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是曾经告诉过他一些花语的,而这紫苑的花语,便是??生生世世的思念。 
    生生世世的思念…… 
    我转身背对着少年,不让他看清我脸上的表情。 
    “他还好么?” 
    “如果好的标准在于是否活着,那么,他很好。” 
    我笑了,真是个有趣的孩子。 
    “那么,也请转告他,我很好。” 
    “您不打算告诉他这件事?”他斜眼看了一眼我微微隆起的小腹。 
    “就算我让你转达你也未必会同意。” 
    “现在的木叶百废待兴,火影大人分身乏力,我们都很需要他。“说着,他顿了顿”但是,如果你希望他知道,我会转达的。” 
    “那就永远不要告诉他吧。” 
    …… 
    (六) 
    这些年来,我常会被同样一个恶梦惊醒,梦里,那只九尾的妖怪对着我讪笑着,似乎在嘲笑我的无能。我知道,那是我心里永远也挥不去的阴影。 
    几年前,我的忍者村被一只怪物毁于一旦,那只怪物有着九条尾巴,动其尾,则山崩落,海啸起,怪物其名九尾妖狐。 
    我的祖先便是负责看守那只九尾,并在它危害人间的时候封印它。那日我正外出执行任务,当我回来的时候,村庄已经尸横遍野,不知何人解开了九尾的封印,而摆脱了枷锁的九尾一出便大肆作乱,几乎将整个村庄夷为平地。 
    奄奄一息的长老们告诉我,九尾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生物,只要元神不灭,就会永远存在,而消灭它的元神,估计世间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唯一的办法,便是封印他,用我的忍者村代代相传的封印式。长老们甚至来不及完全告诉我封印的办法便吐血身亡,这些年来,我隐居在这里,一直在琢磨长老口中那个没有说完的封印式。 
    长老只是告诉我,要封印九尾,首先要有必死的决心,九尾的强大是凡人不可想象的,如果不做同归于尽的打算,是不可能战胜它的,除非有足够强大的查克拉去封印它,但是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封印的人一定要有纯净的灵魂。 
    长老说,九尾是种有着极度邪念的生物,而且有着极度强大的意念。如果把它封印在邪恶的灵魂里,九尾的邪念将会侵蚀封印者本身,那样将会后患无穷,比其九尾本身更为可怕。 
    纯净的灵魂,我在心里讪笑,我这样曾经沾满鲜血的人会有纯净的灵魂么,可什么样的灵魂才算是纯净呢?这是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于是,这些年,我一直潜心躲在这里修身养性,希望可以纯净自己的灵魂,可,我知道,再怎么努力,我是怎么也淘不尽心中那尘世的纷扰。 
    起风了,一阵不详的风,风带来的味道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近日来天象异常奇怪,山林小兽也极其地狂燥。这些天来,心里也出奇地烦乱,说不出的不安感逐渐涌上心头,那种有些烦乱,有些忐忑的感觉,就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似曾相似,似乎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我努力在心中回想,对了,想起来了??九尾出现的时候,我也曾有过这种心悸的感觉。 
    我的直觉一向很敏锐,精准到了我自己都厌恶的地步,我不得不怀疑九尾妖狐是否真的又重现。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如果是往日,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小苑四处寻访九尾的踪迹,可,现在…… 
    临盆之日不远,我这样的身体,可以长途跋涉么,我没有太大的信心。 
    可,离这里最近的村落便是木叶忍者村,如果九尾真的袭击木叶,他们有办法阻挡么……我闭上眼,不经意想起他那坚定的眼神,他会为了他的族人和九尾同归于尽么…… 
    会,他一定会,我几乎在心里肯定了这个答案。 
    可,如果不知道那个传说中的封印式,就算他牺牲生命也不一定能阻止九尾啊,想到此,我已经不能有丝毫的犹豫…… 
    (七) 
    到达木叶的时候,满目地苍痍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遍地的血迹和尸首,那个情景,就像是多年前我的村子覆灭时候的情景重放。 
    我的直觉果然是正确的,九尾果然袭击了木叶,可,他,现在怎样…… 
    我顺着大多数忍者奔走的方向追去,可偏偏这个时候小腹传来阵阵地剧痛,腿一软,我瘫坐在地上……天,不会这个时候孩子要出生了吧。 
    “乖宝贝,再忍耐一阵子好不好,娘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喃喃地说着,汗如雨下,可怎么也站不起来。 
    “咦,你怎么在这里”我抬眼,是那个有着和他相似眼神叫做卡卡西的少年,我急忙抓住他的衣襟。 
    “火影在哪里,快带我去见火影”我急急地叫嚷着,腹部钻心地痛着,可现在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虽然我觉得自己地声音都已经在颤抖。 
    “他正在去追九尾的路上,抱歉,我也赶着去追九尾”说完他急着要走,我一把拖住他。 
    “带我去火影那里,只有我才知道九尾的封印式”他似乎有些怀疑我的话,可已经等不及他回答,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紧接着便是昏天黑地的一阵疼痛,不知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