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

中国儿童资源网

奶奶


    那年1951年,荒芜干秃的沂蒙山没有歌中的美丽风光,无力供养着我王氏家族。48岁的奶奶带着18岁的大爷,15岁的二大爷,12岁的爸爸,5岁的姑姑,3岁的大叔叔,怀里抱着8个月的小叔叔,加上两个包袱,蹬上了闯关东的列车,时值深秋,瑟瑟冷风,无边落叶。送行的家族人默默无语,泪眼婆娑,通往关东的路上有多少山东人的坟头?奶奶无意识地屡了一下头发,望着故土难离的小村子,突然脑袋底了下来,奶奶这个强人此时翻江倒海。路多长不知道,路前方是哪不知道。这一低头是这个女人对生活生存无奈的渴望。这一低头她深谙背井离乡后的那一天,荒冢一堆,明月照,短松岗?
     还是那年1951年,人烟稀少的长白山脉,初冬的寒风吹凝了小溪水潺潺。一无所有的奶奶,借住赵姓北炕。稻草铺席,没有被子就用烟扇子(此物是鸿毛工草编制,两面几根架条用铁丝绑好,可以折叠,怕关东烟被雨雪浇湿,盖烟用具)盖。寒冷是长白山的特征,半夜外面北风狼嚎一般,屋里满墙厚厚的霜雪。脑袋上都是白的。日子极限中过着。
     那年又过了两年。承受着常人不可想象压力的奶奶倒下了,身上长的是疔,按理是不能死人的,可奶奶走了,走的仓促急噪,没和任何人商量,带着对儿女的眷恋,带着不甘心的意志,走过了内奈河,走向了长白山深处。一个解放前的地下党员,农会干部,善良勤劳勇于开拓的奶奶面对贫穷不能回天,临走时对大爷说,不要把弟弟妹妹给人。这个冬天是寒冷的,冷的残酷,冷的另人绝望。小叔叔离开了他妈妈悉心照料,在那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找我的奶奶他的妈妈去了。小叔叔你不能迷路呀,妈妈在等你,你知道她最疼你的。苍天呀大地呀,苦难不幸有没有尽头?5岁的大叔叔,在院子里拉屎,被饥饿的大公猪一口咬着了小鸡鸡,几个月后不治而亡。我不能想象幼小的身心缱绻在那土抗上,无奈的呻吟还是冷漠的麻木?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苍天无眼,大地无情/和你的弟弟一样伴着一把稻草,乘着凛冽的风瓢进了山谷。你和你的陪葬稻草是一样的,不。你不如他,你瘦弱的尸体是被狼叼去还是被乌鸦吞噬?叔叔你的灵魂块块跑,去找你的妈妈,呵护你的弟弟